第019章 去你大爷的兄弟
夜酒朝歌2017-10-16 14:043,227

  院士仍旧是笑眯眯的模样:孩子总要解决孩子们的事情。

  这三位全都是进士出身。

  等这一番议论,已经彻底的结束之后。

  院士方才清了清嗓子,笑眯眯地说:“大家都知道,我已经十年没有收过关门弟子了。”

  这样的开头,就让人知道接下来的话是什么。

  赵令仪猜到了,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不过这种事情也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毕竟有本事的孩子谁不喜欢。

  “既然十年都没有收关门弟子了,那就消消停停的安稳晚年吧。”

  这般说着,有人推门而入。

  众位学子怒目而视,正想看看是哪个没规矩的,然后程世子就从容的踏步而来,众位学者瞬间就蔫儿了。

  二十多年前,边界一股小族兽人因为发展良好,壮大了人脉,一时之间兴起了不好的心思,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绕开了边城的守城士兵,冲入了最近的一个城市,占据了城市不说,还屠杀了全城百姓。

  同时联系了各族兽人,一同进攻我大唐,而大唐当时因为围剿叛军,国力虚弱。一时之间,两边都是危险重重,便是在这个时候。异姓王临危受命,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彻底清剿叛军,在确定对方没有反扑之机之后,立刻率领部队,击退兽人,并率领士兵深入草原,将兽人击退八百里,屠杀干净之后,方才收兵。

  这一战,获得了无数的信仰之力,一举封圣。

  也是这一战,彻底改写兽人和大唐的局面。

  兽人当中只有一位大祭司,而大唐却有两位圣人,至此,兽人彻底偃旗息鼓,还我大唐一太平盛世。

  对于程世子,不仅仅是因为异姓王身为尊贵的圣人,同样也是打心里底的感激,感激此人及时调兵遣将,保卫我大唐,保卫大唐的黎民百姓,没有遭受到战乱的侵袭。

  程世子速来一心学习其父,对于男女之情并不感兴趣,所以如今已经弱冠,身边也未曾有一女,可以说是多少闺阁女子,心中所想之人,然而此人并不经常的抛头露面,经常动不动就消失,身上又添加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此时见到此人,每个人都用那双眼睛不停的盯着,只觉得自己见到了神仙一般的人物。

  那三位大人,也都纷纷起身行礼,甚至让出首位之座。

  程世子爽快地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坐,就是来一趟。

  这般行径让所有人都起了疑惑之心,不少人还低声议论,相比之下,赵令仪倒是冷静多了,这人出现做什么?还打乱了自己要拜师的事情。

  紧接着,就发现程世子向自己走了过来,没错,他就是向赵令怡走了过去,然后指着人道:“这个是我徒弟,我有事儿要教导她,就先将人要走了。”

  说着也不问问赵令仪的意见,拉着人的手腕,就将人拽了出去。

  这人走是走了,留下了满屋子的人,面面相觑,谁都没有说话,可这心里莫名其妙的,似乎知道了什么东西。

  没有人注意到,就在程世子将人拽走之后,穆青也悄悄的离开了,只是那神情,微微有些黯然。

  空余满是静声音。

  程世子长得倒是高大,可以堪称威猛两个字,不仅身形高大,行走坐卧之间也自有一股魄力,可能是因为自幼就在军营里长大,行事作风非常的爽快直接,这想要将赵令仪带走,就毫不犹豫的踢门进去,然后将人拖走,哪怕那小姑娘不愿意。

  将人拽出了酒楼,然后扔到了马车上,还算是完事儿。

  程世子也跟着坐上马车,然后觉得这个马车,实在是太小了,抱怨道:“要不是你不会骑马的话,我才不坐马车呢。”

  “劳烦程世子放我下去,我不在这里了,你也不用坐马车,咱们两个都图个消停对不对?”赵令怡眉心直跳,青筋暴起,此人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无法无天?不由得冷冷一笑:“不放我下去也没关系,反正我也不讨厌坐马车。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辄以犹欢。”

  当庭拉走人,也就罢了,还不问自己的意愿,也不告诉自己这马车往哪儿走,这算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心中吐槽的时候,程世子的面容却立即严肃了起来,原本刚刚还在抱怨,紧紧盯着赵令仪:“你为什么能中榜首?”

  赵令仪心头一跳,对方终究还是问了出来。不过转念一想,怕是自己的话提醒了对方,不由得心头大为失策。

  刚才说的那首诗句的意思是,即使喝贪泉中的水仍觉着神清气爽,身在即将干涸的车辄中也是欢乐无比。而自己之所以想起这句诗句,是因为当年孔子路过贪泉时,饥渴无比,却因为这名字不好,而一口都不肯喝。

  自己这个随手所作的诗句,未免有些不尊重圣人,绝不应该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然而,这首诗就在自己的脑海当中,随手一抓就抓了出来。

  然后就引来了麻烦,比如说程世子的质疑。

  按理说如今的自己,即便是认识两个字,也远远不会读那么多的书,因为家中嫡母尚在,不会好好待自己。自己现在脑海当中所有的知识,都是后来成为宠妃之后,一点一点学习起来。

  “其实我读过书。”有些事情早有准备,所以不慌不忙,她平静地看一下,常伯庸的眼睛,每一个字都非常的平静:“我也忘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总而言之,那个时候我母亲还活着。她是个身上有书卷味道的女子,又美又柔,有时候还觉得,她很坚强。当然有可能是我的胡思乱想,因为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脑海当中的记忆并不完全。话有点扯远了,那个时候她很得宠,所以我可以读书,但家里面是嫡母说了算的,即便我能读书,请来的老师教的也并非是儒学,教导的是道学。”

  孔子封圣后,其实陆陆续续百家皆出圣人,但自汉武帝起,独尊孔圣人为天下之师。其余各家圣人渐渐消退,不知踪迹,以至于儒家独大。这种状况延续千年,直到隋朝明帝之际,方才渐渐有了百家争鸣的姿态,然而并未持续多久,明帝便病逝。

  于是再次恢复了儒家制度,其他诸子百家也都存在,只是末微罢了。

  程世子见对方黯然,又陷入沉思当中的模样,微微觉得有些歉疚,因为自己似乎勾起了对方的伤心往事,便说道:“你那嫡母不怀好意,方才叫你学习道家,不过千条大路,条条通京都。我的学习也不好,不过是有运气加身,再加上打赢过一两场仗,身上背一些信仰之力。不过我可以当你师傅。”

  提起这个,赵令仪就一肚子气,本着敌退我进,她眉头一挑,似笑非笑:“不知道你要怎么当我的老师?您擅自跑到我家房梁上蹲下,当梁上君子的事情,我还没有算账,紧接着又胡言乱语,说什么我是你的徒弟?我可不知道程世子教了我什么东西。”

  如今是童生,被记录在册,她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些底气:“您这么做恐怕是不合规矩吧。”

  好吧,还是没有底气。

  程世子仔细的想了想对方提出来的话,倒也真的是认认真真的回答:“你也许不知道,我一直都不是一个喜欢守规矩的人。之前对你还算守规矩,那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小姑娘,我需要克制一下,不过我最近看了你写的诗。就是那一首忠臣赋,当真是不错,所以我决定让你成为我的兄弟。”

  去你大爷的兄弟。

  赵令仪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都忍不住爆粗口了,她眉心直跳,抿了抿嘴说:“县试、府试、州试和京试每年都会开考,我因为身在京都,你别地方的人都占了一些便宜,所以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准备继续参加考试。”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去?我要去沉迷学习了。

  说起来,考试的确让赵令仪很喜欢,也许前世以色侍他人,最后落下那么凄惨的结局,让她有了一定的心理阴影这一辈子,想要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彻彻底底地站住脚。

  程世子微微有些意外,却也一如既往的抓不住重点:“这科举年年都开,其实没有必要这么着急的,身上背负着一个童生的身份,就已经被记录在册,让那些宵小之辈轻易不敢下手。”

  一旦成为童生,就彻底的和普通人拉开了距离,哪怕就是死亡,都会有专门的人,前来检验。

  赵令仪沉默了一下,倒也吐,露出了几分心绪:“之前我嫡母找来了阴阳家的金玉锵,为我批命,这事儿你也知道。虽然自前朝明帝之后,男女地位相近,但多半男子还是喜欢有男丁延续血脉。我必须不断的提高自己的价值,否则我的父亲随时会抛弃我。”

  程世子点了点头,也不知听没听进去,反正掀开帘子,看了看,然后觉得差不多了,便喊了一声,停下吧。

  那车夫立即就停下了马匹,他掀帘便跳了下去,然后回身伸手,将赵令仪接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