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绵里藏针,崭露头角
夜酒朝歌2017-10-16 14:043,199

  不过即便是在惊讶,此时此刻也没有多看几眼,径直便走进去了,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很多事情,都难以知道,还是老老实实管好自己的事情最好不过。

  她径直走了进去,此时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落座,上手边的位置还空缺着一个,十分的清楚,那个位置就是给自己留下的。先是拱了拱手,道了声罪:“学生来晚了,还请先生,院士恕罪。”

  “若非有人耽搁了,你也不至于来晚了。”院士是看徒弟,越看越喜欢,笑眯眯地招了招手,便让人坐下。

  赵令仪很意外,对方对自己亲热的态度,但也非常乖巧地跑过去坐下。

  这原本的迟到,和刚才不好的事情,就在这温馨的气氛当中,迎刃而解。

  公孙云旗攥紧拳头,那修剪得非常漂亮圆润的指尖,此刻扎进自己的手心当中,疼意似乎在提醒着,要保持理智清醒。然而,看着自己泯然众人矣的位置,看着对方能够谈天说地,和那几个人平静的说话,这心里就越发的不舒服。也许是因为屋里人坐多了,所以有些闷,也许是因为这脑子本来就不清楚,当时丢了脸,现在想要找回面子,总而言之,她是开口了:“妹妹今日怎么不仔细打扮一下,若是穿的好了,总不至于叫人给拦住,瞧瞧你身上这穿得潦草,怕也是你自己偷懒,不肯仔细打扮吧。”

  许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当着众人之前说出来的话,都如此的尖锐刺耳和以往的风格,截然不同,哪怕说话迂回,但在场之人都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那绵里藏针。

  被如此取笑,赵令仪面不改色,反问道:“敢问姐姐我身上的衣着是否整洁?”

  公孙云旗还没回话,就听席的末端,穆青幽幽的说:“若你的衣服不干净,整洁,我的大概也不干净整洁了。”

  赵令怡轻轻一笑,点了点头:“我这是清贫,而非潦倒。士有道德而不能实行,这是潦倒;而衣服破旧、鞋子洞穿,这是贫穷,不是潦倒。这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时运不济’。”

  这话说的委婉,但是就是在说,我是庶女,不受家中看重,连身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公孙云旗脸一红,暗骂这人一点脸面都不要,竟然在人前揭露这样的事情,勉强的笑了笑:“这和时运不济又有何关系?你又开玩笑了。”

  赵令仪的确不觉得这有什么羞耻了,自己所说便是心中所想。反而觉得公孙云旗引出这番话,就是给自己展现自己的机会,所以抓住机会,侃侃而谈:“诸位可曾见过那善于腾跃的猿猴?这些东西生长在树林之间,能够在树林之间悠然自得,速度迅猛,行动极快,即便是世间最好的射手,都未必能够捕捉到其身影。可每个人都有擅长与不擅长的事情,当着猿猴身处于一些柘、棘、枳、枸等,长满刺的树丛之间时,即便是那般厉害的它,也要小心翼翼,侧着身子,战战兢兢的让开。这难道是因为筋骨变得紧张而不柔软吗?”

  穆青听得似懂非懂,所以没有接话,而那几位大人呢?捋胡须的捋胡须,含笑意的含笑意,总而言之,每个人的眼底都有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这个时候开口接话的是商玉瓒,这个神童光芒被赵令仪所夺走,场间也显得有些默默无闻的人,她用那非常冷清的声音说:“是因为所处的地势不便利,不能显示它的能耐而已。”

  这一声吸引到了所有人的视线,包括赵令仪,也是含笑看着对方。

  两个人面面相觑,视线交汇,然后又平静地移开,就像从来都没有重叠上一般。

  既生瑜,何生亮。

  场间议论纷纷,因为提出来的这个观点,极为的新颖。以理据争,以德服人,纷纷各抒己见。这才是文会该有的样子,不是因为一些小家子气而争论不休,是为了自己的观点而讨论。

  这一方观点讨论完毕,便开始上菜用饭,用过之后,话锋一转,讨论起来的便是诗词歌赋。

  这其中公孙云旗也没少用功夫,毕竟之前说的那些观点,她着实插不上嘴。

  不过很显然,即便是诗词歌赋,他一样插不上嘴,这场间说话的其实就是三位大人以及前十位罢了。

  场间大多数的人都在听着,仔细的学习着,即便是有穆青那样,听不明白,也不爱学的,干脆也只是保持沉默,出神,走神而已,并不像她上蹿下跳,却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其实今日她这样的举动倒让平日里交好的人都有些惊讶,因为公孙云旗一直表现的特别淑女文雅,让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位端庄贤淑的姐姐,从未见过对方如此刻薄,不免有些惊讶之余,隐隐觉得不对劲。

  所以说在攻击别人的时候,首先自己就落入下风之中,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院士屡着胡须,当真是越看越满意,早就已经把对方当成是自己的徒弟,还忍不住出言炫耀:“既然谈到了,诗词歌赋,不能略过的,就是令仪的诗。这首诗便是我见了都忍不住惊叹,已经将此诗推荐给了星空学院,星空学院的院士亲口说的,此事乃是今年童子是第一,也是数百年来,让人觉得最惊叹的一首诗句,堪称是百年第一人。我们几个院士商议之下,已经决定此诗装钉之后,裱上框,挂在星空学院的墙上,仅供后来人,观看参考!”

  这句话出来,场间瞬间就沸腾了,能将自己的诗裱在框上,挂在墙上,而且还是星空学院的墙上,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呀。

  可以说只要有这一首诗,那就可以凝聚信仰之力。

  圣人之所以能够成圣,便是因为有信仰之力不断加持,天下人拜服自称其学生,所以才会舍身成圣。

  运气这些东西由朝廷控制,握在圣人手中,分发给个人,但是,信仰之力则是只能凭借自己的本事获取。

  随着信仰之力不断的凝聚,这些信仰之力会去除身体当中的不好之处,凝聚好的地方,让人越发的清明,形势越发的稳健,最终成圣。

  “身为童生,这好像还是古来第一遭。”

  “这样的事情,可是百年都未曾发生过,身为童生就能做到如此,那日后岂不是一路亨通?”

  “童生、秀才、举人、贡士、进士,你说这人能走到哪一步?”

  “我总觉得应该能走得更远。”

  这一时之间,议论之声此起彼伏。有些人甚至已经忘乎所以,大声争论了起来,毕竟此事非同小可。

  一些人在争论的时候,已经下意识地站到了赵令仪这一边,看的时候,眼睛当中透着一些仰慕,毕竟年纪都不大,遇见了强者,自然会臣服,以及向往。

  这其中最为冷静的大概也就只有,商玉瓒和穆青,后者是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且从进来开始,整个人就昏昏欲睡,也不和别人争辩什么,只是百无聊赖的样子。

  而前者呢,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样子,伸出那纤纤玉指,捏住了酒杯,然后冲着赵令仪敬了过来,嘴唇一张一合,并未发出任何的声音,然而那声音,却传递到了赵令仪的耳畔,除了赵令仪以外,没有任何人听见。

  “恭喜。”

  说热情的两个字也被她说得冷冷清清。然而此时此刻,赵令仪顾及的却并非是此事,而是对方的隔空传音。

  每个人需要运气加身之后,才会变得与寻常人不同。

  可也有一些人,自出生起,便身待运气,也有一些是家族给予,总而言之,运气加身之后,就截然不同。

  在童生的金榜发下去之后,同时也会上禀朝堂,朝堂会赐下童生的运气,现如今还没下来,所以没能分发到各个人的手中。

  在那固定的运气之下,总会发生一些改变,比如说明眸夜视。哪怕是漆黑的夜里,也能看见任何的文字。

  而像是这种能够避开别人的耳目传声,至少是举人才能做到的。

  这究竟是天生带的运气,还是后天家族给的?这种事情不清楚,但是有一点,赵令仪十分清楚,那就是自己在崭露头角之后,碍到了商家人的眼。

  这位神童今日的举动,是在警告自己,还是威胁呢?

  赵令仪神色闪烁,久久不言语。商家出名相,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当初神童的名头叫得那么响亮,也未必没有这个关系。

  不由得轻轻地叹了口气,自己还没怎么样呢,好像就一不小心地招惹到了一个庞然大物,可是有什么办法?自己只是前行,只是不小心超过了一位很大的人物。

  在今后的日子里,这样的行径可能不会少,所以,得罪了就得罪了吧。

  赵令仪坦然的笑了下,拿起酒杯,对着对方举了句,然后痛饮而下,你发招,我接着。

  两个人在你来我往,当然逃不过那三位的眼睛,王尧饶有兴致,给院士传音:你那没入门的小徒弟好像叫人欺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