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榜首,童生
夜酒朝歌2018-03-27 15:583,235

  院士认真的点了点头,同时说道:“我听说这孩子是家中庶女,前些日子,嫡出的哥哥和他一起落水,嫡出的哥哥倒是病逝了,只留着孩子,怕是在日子不好过。”

  监考官听闻这话,眸间一冷:“有些女子目光短浅,这是一位天才,一定要好好的养着,若是因为一些家族的私人恩怨叫其香消玉损,那可真是朝堂上的损失,国家的损失。”

  虽然这些男人不愿意理会后宅的争斗,可绝非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懒得去搀和,求个表面的平静罢了。

  王尧若有所思:“我派人打听了一下,说着赵令仪根本就没有老师,应该是自学成才,当真属于天才一类,若我此时想要收其为徒,你们觉得如何?”

  “不怎么样,即便是收其为徒,也该是我才对。”院士在这个时候忍不住出声:“你不觉得我才是最合适的吗?”

  监考官瞥了王尧一眼,又将人算计了。

  而王尧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话,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点了点头:“先前监考官给的题词不适合公之于众,所以既然院士想要,收其为徒,便您为她写下这东西吧。”

  几句话的功夫,便把这件事情给定了下来,院长提笔蘸上朱砂红墨,便书写道:其诗绝妙,心怀天下,意壮志,甲。可为首!

  于是乎,名次已定,金榜已定。

  未来,应该是一片光明的才对。

  虽然看不见,但是心,看得见。

  金榜已开,多少人过去围着,就想要看自己榜上有名,人山人海,人来人往。

  多少人就盼着这个机会一飞冲天,因为只要中了童生,就可获得机遇。

  当年孔圣人封圣,将自己得到的天机散布于世间各个地方,后人渐渐将这些天机收了回来,为有后辈能够出世,帮其洗髓筋骨,获得更高的文学,所以立下科举,每进一层,便可获得运气。

  有才学而无运气,注定空有一番才气却无法作为。所以,每当一个人的才学足够优秀,就会给予一定的运气,作为加持。

  哪怕成为一个童生,日子过得也要比其他人好很多,一旦能够攒到足够的运气,和机缘结下关系,那么此一生便会飞黄腾达,王侯将相指日可待。

  所以,别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童子,是确实不如这一运气的一步,最为重要的一步。

  不少的马车停在那里,都在张望着发出来的榜帖,其中最不起眼的一辆,就停在不远处,车帘被掀开,一名容貌俊美的女子,用那双灵动的眼睛,看着榜单。

  她那面容生得冷清,鹅蛋脸,杏核儿眼,身材修长,坐姿笔直,纤细的手指搭在车窗上,不停地望着,然后看到了。

  身边的婢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小姐,您何必亲自来看呢,反正这魁首的位置,肯定是您的。”

  这话刚说完,并与不经意间,就撇了过去,然后就看在榜首呢,烫金的三个大字。

  不是商玉瓒,是赵令仪。

  丫鬟惊呼出声:“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人会比小姐更加优秀?”

  商玉瓒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只是坐在那里,淡淡的看着,然后轻易的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底。

  赵令仪?是谁?

  当榜单贴出来的那一刹那,几乎所有人都很惊讶,都在不停的问,赵令仪是谁?

  那榜首的名字尤为的耀眼,许多人看到之后,纷纷谈论,而原本应该被众人谈论的商玉瓒,那个神童,却好像真的泯然众人矣,哪怕是第二名,可是人们记住的,只会是第一名。

  穆青骑着马,用那双眼睛仔细的扫过榜单,双手抓着马鬃,缓缓地说:“难怪你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仔细告知一下那个叫做赵令仪的女子,原来此人竟是如此优秀。倒是我先前说的劝慰的话,显得多此一举了。”

  与她并肩而骑马的,便是程伯庸,不可否认,他在看到榜首的时候,也是极为的惊讶。因为人人皆知,商玉瓒才是那神童。

  当初若非早亡,该是有一番大作为的。

  可这一次,赵令仪竟然能将人压下,但真是让人惊讶。

  这个祸国妖妃,当真是不简单。

  他之所以要特意让赵令仪去参加科考,就是怕对方再像前世一样,动了入宫的心思。与其去后宫,不如来前朝,学一学那些大儒的风范,总比被人扣上一个祸国妖妃的名头,要好的许多。

  程伯庸终究还是不确定,对方是不是与自己一般都重生了,所以才会特意,想要对方感受大儒风范,想要化解对方心中恨意,眼前这样的局面,也许当真是意外之喜。

  穆青侧眸,见伯庸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烫金的名字,轻声说道:“你喜欢她?”

  程伯庸听见这样的问话,微微有些惊讶,随即笑着否认:“你知道的,我此生追求极致,并不在男女情爱,也从未想着成亲之类的事情,这些事情距离我太遥远。”

  马打了个喷儿,在原地踏步自己的蹄子,穆青因为马儿的走动,肩膀有些颠,双手下意识的抓紧了马鬃,垂下眼帘,并未说什么。

  是啊,早就知道对方对男女之情并无太多的想法,一心所追求的,便是为国为民,心怀天下之大义。

  所以自己才想要追随在左右,既然学文不成,没有机缘加身,那学武也无妨,至少兵书能看得懂,领兵打仗也不在话下。将来能像自己父亲那样,以武入半圣,这便是一生的追求了。

  他既然心无情爱,自己便心怀天下又如何。

  “青儿,你入榜了。”程伯庸轻轻一笑,眼眉一弯,略带一些玩味:“第五十名,刚刚好。”

  穆青撇了撇嘴,早就看着了,无非就是有人动用了手段,否则自己干脆交了一张白色,难不成还能因为卷面整洁,而给自己一个名次?

  “我必须得承认,在读书这方面我的确是没有天赋,你至少还是进士出身呢。”

  程伯庸安慰道:“我也是叫我爹给我走的后门,硬生生给我身上添加运气,叠加上去的。所以说咱们是兄弟,都走后门。”

  穆青撇了撇嘴,谁是你兄弟?谁要当你兄弟?

  不过也只能是兄弟了。

  两个人已把要看的都看完了,自然是拉了拉马绳,调转身形离开,程伯庸驾马而去,最终还是忍不住回眸。

  最应该出现在此地的人,却始终没有出现。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赵令仪。

  此时此刻,被所有人念叨着,好奇着,翻着过往的经历,然后看着此人,是否有朝一日,一飞冲天。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此刻人正在自己的院子当中,坐在秋千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晃荡,她穿了一条鹅黄色的长裙,从背影上看,像极了秋日里面,落了满地的枯黄的叶子。

  飞燕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声音之中透着难以自持的高兴,几乎是用喊着说出来的:“小姐,小姐,您中榜了!”

  赵令仪晃荡着秋千,随风荡漾,青丝跟着飘起几缕,背影迁徙动人,声音缓缓地传了过来:“赶紧坐下休息一会儿吧,瞧你那气喘。”

  飞燕哪里有坐下休息的心情,走过来之后,在原地又蹦又跳,然后又重复了一遍:“小姐,您中榜了,是榜首!而且还是双甲童生,外边的人都已经传疯了,说您日后,定有一番大作为,多少人在门外,都要等着争相拜访呢!”

  “你没看错?”赵令仪心中也挺惊讶,自己最后草草写的上去,那字迹十分的潦草,文人最在乎的,就是笔记痕迹,自己那般交上去,能得个乙就不错了,还得是说,的确是诗好。

  “这种大事,奴婢怎么能看错呢?即便是看错了府外等着拜访的人难道会看错吗?”飞燕越说越激动,还忍不住嘴角勾起一丝坏笑:“小姐是没看见,一群人登门拜访,那表小姐还以为是来找她的,还出去接待了?结果对方一说想见的是咱们府邸里面正正经经的小姐!”

  她还特意,学了一句正正经经,说的时候,特意顿开了,语气加的特别的重。

  早就已经对那表小姐到这府邸里面,作威作福,看不惯了。如今这狠狠的打脸,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

  那云旗别提脸色多难看了,在那么多人面前,当即就下不来台了,饶是心理素质再好,也险些哭出来,勉强离开之后,回去指不定要怎么哭,怎么怒呢。

  本来也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云旗这一次也终于上榜了,中的是第二十三名,算得上是颇为不错的成绩,公孙夫人还想为自己这侄女好好的大办一场,结果这倒好,在案首面前,二十三名着实算不得什么。

  赵令仪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身上有了功名之后,以后别人再想动自己可就难了许多,也不怕公孙夫人胆敢狗急跳墙。

  一旦成了童生,在天下学子簿上,便已经有了记名。这天下学子簿上乃是机缘幻化而成,据说握在圣人手中,而圣人不出世,经过几代下来,已经不知是哪一位的圣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