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威胁VS被威胁
高轩过2017-10-19 21:312,396

  这场盯梢旷日持久,已经持续一下午了。

  实际上,方谨舟并不知道,阮白芫为什么跟着自己。不过既然她愿意盯,他也愿意在太阳底下暴晒,被她盯。

  四小时内,方谨舟先后带阮白芫经过了花店、理发店、镇子口的幼儿园,不过对于这些地点,阮白芫显然都不满意,她时常露出那种又惋惜、又纠结、恨不得他做点坏事的表情。

  方谨舟站在酒吧门口。

  酒吧原本有个相对洋气的名字,叫“绿岛”。不过由于年久失修,灯箱坏了一点,现在看起来很像“绿鸟”。

  澄阳镇是个相当落后的海边小镇,酒吧还保持着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风格。仅仅在门口站着,方谨舟就能听见那震耳欲聋的乡村电子乐声。所以,他对“绿鸟”酒吧生出一种由内而外的嫌弃。

  因为阮白芫,他竟要纡尊降贵,来到这么一个鬼地方。

  方谨舟心里有点不爽,而且他不能只自己不爽,还打算拉阮白芫一起。所以他唇角一勾,生出一股恶趣味,

  方谨舟猛地回头,假装发现了什么似的四下张望。好看的眉眼,凌厉地扫过每一个角落。

  阮白芫被吓得心脏差点骤停了,只见她“嗖”地一声,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躲在草丛中。草丛微微晃动,是阮白芫在瑟瑟发抖。

  方谨舟这才平衡了一点,嘴角浮起一丝连他自己也没觉察的笑容。

  方谨舟施施然进入酒吧,挑了个显眼的位置,点了一杯鸡尾酒。

  再说阮白芫动作过猛,差点摔了个嘴啃泥。好在,她被一双软胖的手扶住了。

  等等,这草丛里还有人?

  阮白芫惊悚地转身,看到一位宛若被平底锅拍过的胖大婶,大婶手持一块板砖,同情地看着她,问:“妹子,你老公也被这里的小妖精迷住了?”

  阮白芫:“……”

  胖大婶回忆了一下方谨舟令人惊艳的背影,又看到面前白白软软的阮白芫,客观评价道:“从外形来看,你跟你老公的确不般配,可谁让他这个茅坑,被咱们先占住了呢?妹子,别怕,等会儿大姐先杀进去,见到你老公,我帮你一起收拾他。”

  阮白芫:“……”

  谢谢大婶但我跟里面的男人没有半毛钱关系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阮白芫还没来得及说话,平底锅大婶已经如脱缰疯兔,冲了出去。

  阮白芫害怕大婶一仗义,真的一板砖拍晕了方谨舟,所以也一起冲了出去。

  可惜刚冲到酒吧里,阮白芫就狠狠愣住了。

  只见一个长腿辣妹坐在方谨舟大腿上,一手搂住他的脖子,另一手喂他酒,方谨舟一副享受其中的模样,嘴边噙着淡淡的微笑。

  人渣!

  贱男!

  不可饶恕!

  鉴于方谨舟谦谦君子的形象,放在平时,阮白芫真不好意思用这些词骂他。但如她所料,方谨舟果然耐不住寂寞,泡吧撩妹,露出了他的骚狐狸尾巴……

  阮白芫忍不住仰天长笑,不枉她跟踪了四小时,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十秒钟后,阮白芫举起相机,开始偷拍。

  可还没拍几张照片,阮白芫突然被人一推,踉跄了几步,直直冲到方谨舟面前!

  阮白芫心说:“糟糕!”

  ***

  “阮特厨。”

  当阮白芫距离方谨舟不足一米,手肘触到男人鞋尖的时候,阮白芫浑身一凛,终于后知后觉地抬起头。

  这时灯光亮起,音响中传来阿杜深情的嗓音:“我应该躲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看着你们有多甜蜜……”

  阮白芫:“……”

  DJ:“不好意思哈,放错碟了……”

  方谨舟皱起眉,好像刚发现阮白芫跟踪似的,震惊+受伤+不敢相信地问:“阮特厨,你是在偷拍我?”

  偷拍你怎么啦?

  有意见吗?

  方谨舟当然不会有意见,相反,他甚至藏不住唇边笑意,心里巴不得阮白芫拍,拍得越多越好。

  酒吧里的灯光闪瞎人眼,就算是正常人,也照得跟蜘蛛精似的。但方谨舟在这样妖孽的灯光下,还显出了几分洁白天使的味道,只见他俯身,好商好量地说:“阮特厨,从一定程度上说,偷拍行为已经侵犯到我的隐私权,是可以诉诸法律的。不过,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并不会这么做,只要阮特厨你肯……”

  只要你肯……

  “砰!”

  方谨舟还没来及说什么,阮白芫已经甩出她的古董相机,狠狠磕向了他的下巴!

  全场哑然,时间因此定格了一秒钟。

  音乐响起,DJ又应景地放起了歌:“该配合演出的我却视而不见……像个最没天赋的演员……”

  阮白芫竟然还没心没肺地笑了一下,因为她发现,关键时候,外公的古董老相机还是挺好用的。

  阮白芫像一只离弦疯兔,拽着相机拼命往外跑。黄昏微凉的清风,拂起她细碎的刘海,阮白芫跑到酒吧门外,轻轻吐了一口气。

  好险。

  不过还好,虽然过程曲折了一点,她想做的事情,全都做到了。

  第二天早晨九点钟,阮白芫照例起床煮土豆。

  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阮小厨失去了对做菜的全部热情,每天早餐是土豆拌麻辣酱,中餐是茄子拌麻辣酱,晚餐是……

  阮白芫聚精会神,正在想家里还有什么菜可以拌酱,突然,一个身穿亮黄色短跑服,肤白貌美的男孩子跑进四合院,把一份报纸甩在她脸上。

  “阮白芫,你滚过来解释一下!”

  阮白芫停止削土豆的动作。

  抬头看着那个炸毛的男人,

  叶珈宁她的好友,一个即将过气的男模特,性别男,爱好男,身高一米七九。因为属于易胖体质,每天极力控制着体重。

  以上每一个字,都是对叶珈宁的真实形容,但这些话连起来,又会真真切切地冒犯他。叶珈宁对前几条无话反驳,只能针对倒数第二条,再次重申:“我明明是一米八三!!”

  ……在穿着增高鞋的情况下。

  眼看身为模特的尊严已经被践踏干净了,叶珈宁终于想起自己的来意:“这报纸上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叶珈宁手上的,是一份发行量不到一万的当地报纸——《澄阳早报》。报纸头版头条,正是阮白芫昨天偷拍的精彩照片。

  一个长腿美女坐在方谨舟大腿上,搭配题目:“海归主厨high爆酒吧,澄阳镇旅游业取得新突破!”

  叶珈宁:……

  阮白芫喝了一口白开水:“嗯,是我把照片发给报社的。珈宁,你看清楚,方谨舟是百分之一万的纯直男,不可能被你掰弯的!”

继续阅读:第3章 过气男模特的人生信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