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与方先生的同居生活
高轩过2017-11-20 11:072,454

  阮白芫不敢相信地转回了头。

  用“你不是我亲外公”的眼神看着她的亲外公。

  阮白芫:“我不同意!”

  卫老爹:“为啥?小方都是自己人了,为啥让他在酒店浪费钱?”

  阮白芫:“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就是不同意!”

  方谨舟眸色一暗,随着阮白芫的言辞越来越激烈,他轻轻抓住了卫老爹。

  “外公,我还是住酒店好了。”方谨舟很通情达理地说,“反正距离也不远,我可以经常过来。”

  “你别惯着她!”卫老爹脾气很好的一个人,现在也有点生气,“阮白芫这小丫头,就是被我惯坏了!”

  方谨舟的去留已经不重要了,这是一场关乎话语权的战争!

  阮白芫的狗脾气,怎么能平白被她外公卷一顿?她刚想反驳,就听卫老爹口不择言地道:“自从她从C都回来,天天半死不活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了谁!”

  话音一落,满院寂静。

  阮白芫顿时像被抽了两巴掌一样,面如死灰地站在原地。

  她平淡而空洞地看向每一个人。

  卫老爹说完这句话,心里也有点后悔了。但老人家的倔强令他不会道歉,他放低了声调,对方谨舟说:“小方你今天就搬过来,小叶,你跟他去酒店收拾东西。”

  事情有点脱离方谨舟的控制,但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挽回。方谨舟知道,这时候留阮白芫和外公独处会更好,所以他深深地看了阮白芫一眼,跟叶珈宁一起回到酒店。

  空旷的小院子里,顿时剩下阮白芫和卫老爹两个,卫老爹叹了一口气,终于开口。

  “芫芫,你拼命作践自己,不就因为那小子吗?那小子有什么好?你有没有想一想,外公看着自己的外孙女天天愁眉苦脸,心里难道不会难受吗?”

  阮白芫仍然像木桩子一样站着。

  萧如沐有什么好,她回答不上来。但她知道,因为小时候自己为如沐受过伤,外公一直对他有偏见。

  外公喜不喜欢一个人,全看那个人有没有照顾好她。方谨舟一天一道甜点地关怀她,她开心了,他陪她开心,她不开心了,他哄她开心,在外公眼里,这才是一个男朋友该有的样子。

  而萧如沐呢,从小他就是一个孱弱的男孩子,现在,他又不可原谅地伤害了阮白芫。虽然外公看着他长大,但提起他时,只会冷冰冰地称他一句“那小子”。

  外公心里有一杆称。

  他对她的,只是一般老人对外孙女的爱而已。

  阮白芫最终妥协:“好吧外公,我同意方谨舟搬进来。”

  但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不管方谨舟搬不搬来,她都会好好的守住她的心。

  不管萧如沐如何背叛她,在她的心里,还藏着一种不能释怀的感情。如果非要说,萧如沐只是外公口中的“那小子”,却是她心上一道不可触及的白月光。

  是啊,方谨舟很好。他唯一的错误就是太自信,甚至太自负,自负得让人讨厌。阮白芫对他,总有一种淡淡的戒备,她生怕由于他的存在,自己对萧如沐的感情会慢慢被蚕食。

  所以对她而言,方谨舟更像一个侵略者。

  她会小心翼翼地守住这抹白月光,守住她长久以来的坚持。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

  ***

  由于阮白芫昨天的表现,方谨舟意识到,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

  所以他搬进阮家的第一天,就用心制作了非常丰盛的早餐——

  椰汁芒果捞饭,点缀着几只晶莹剔透的虾仁,味道酸甜清爽,泰式炸春卷,配上独家秘制的咸醋汁,还有萝卜大骨熬出的炖汤。

  对此,阮白芫的回应只有五个字——

  “我去外面吃。”

  阮白芫穿着一件短袖连帽衫,白色的帽子向上拉起,罩住她一夜没睡的黑眼圈。叶珈宁坐在餐桌上,真实地扮演了一个吃瓜群众的懵逼:“这么好的早饭,你去外面吃什么鬼?”

  阮白芫嫌弃地看了一眼芒果饭:“我不想吃甜的。”

  “还有咸的呀,春卷嘛。”

  “我也不想吃春卷。”

  阮白芫以倔强girl的目光直视着方谨舟:“只要是你做的,我都不想吃。”

  叶珈宁倒抽一口凉气。

  脑海里又不受控制地爆发了一大波弹幕。

  小姑娘,你这是挑事情你啊知不知道。

  按照韩剧的套路,你下一秒就要被壁咚了!

  按照国产剧的套路,你的(准)男朋友要霸气地承包鱼塘了!

  按照抗日神剧套路,你大概活不到下一集了!

  按照……

  “我跟你一起去外面吃。”

  方谨舟利落地拿上钱包、钥匙和手机,淡淡地看着阮白芫:“你想吃什么?”

  阮白芫:……

  她快被憋出内伤了!

  阮白芫非常不客气地回绝:“拜托啊方先生,我就是不愿意跟你一起吃饭,才苦巴巴决定出去吃的,这一点不会因为你跟我出去,而发生任何改变啊!”

  方谨舟:“不要紧,如果你不想看到我,我可以不跟你坐一桌。”

  阮白芫暴躁地抓乱了头发。

  方谨舟反问:“怎么还不走,不是你要到外面吃的吗?”

  算了算了,路是大家的,他非要跟她去,她还能拦着他不成啊?!

  阮白芫临走前恶狠狠地瞪了叶珈宁一眼:“这些东西,你给我全吃掉,不许浪费!”

  叶珈宁一脸懵逼地看着三人份芒果饭。

  叶珈宁弱弱地说:“可我还要保持身材等通告呢……”

  阮白芫:“浪费粮食可耻,不许拒绝!”

  说罢带着方谨舟扬长而去。

  ***

  因为刚才争执浪费了一些时间,等两人走到街上时,大部分早餐店已经收摊了。

  方谨舟觉得阮白芫快消气了,劝她:“这里实在没有吃的,不如我们回去,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阮白芫气鼓鼓地答:“不用!我宁愿饿肚子,也不吃你做的东西!”

  铿锵有力,义正言辞,像一个立场坚定的女斗士。

  方谨舟不知道什么地方又触到了小猫咪的逆鳞,但既然阮白芫坚持,他也一言不发地跟着她,任由她胡闹。

  因为出门吃早饭是阮白芫提出来的,所以她跪着也要找到一个早餐摊,两个人从街头走到街尾,又从街尾走到街头。

  怎么办,空空如也。

  阮白芫想,看来要自抽两掌,把自己立的flag吃下去了。

  好伤心,好难过。

  正当阮白芫快要放弃,承认这条破街无饭可吃时,她看到某家店的卷帘门缓缓升起,正是一家闪闪发光的冒菜店!

  阮白芫像打折季逛商场的女战士一样,二话不说冲进了冒菜店,好像生怕老板反悔一样,中气十足地大喊:“老板,给我来一碗荤素冒菜!”

继续阅读:第25章 冒菜店与火冒三丈的阮小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