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关系回到冰点
高轩过2017-11-18 11:032,293

  由于方帅帅私自上节目,他和阮白芫的关系又一次回到冰点。

  具体表现为,当方谨舟拿着一盒榴莲千层,打算用美食打开阮白芫的心扉时,他却发现阮家的大门紧闭,任他怎么叫也不开。

  好吧,别说心门,现在连房门都敲不开。

  看来阮白芫真的很生气。

  方谨舟在大门口枯坐了一会儿,等太阳如日中天时,他不得不把千层蛋糕放在门口,自己慢慢回到了酒店。

  等第二天再来,门口摆着他昨天的蛋糕盒,里面的榴莲千层已经吃光了。

  咳,方谨舟以手握拳,掩饰一丝笑意。

  接下来几天,方谨舟和阮白芫又保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他送来的糕点,她(和叶珈宁)都会乖乖吃光,可是三个人再也没有打过照面。

  直到那一天,澄阳镇下了很大的雨。

  方谨舟从酒店出来时,天上就在下大雨,他把蛋糕盒护在怀中,撑着伞慢慢地走。到了阮白芫家,雨势更加严峻,道路上低洼的地方汇成小河,没过了人的脚趾。

  方谨舟不慌不忙地站在门檐下,对着门里说:“阮白芫,我又来了。”

  他说:“外面雨太大,没地方放蛋糕,那我就在门外等着你,你来取回蛋糕,我马上就走。”

  门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方谨舟想了想又说:“我今天做了焦糖布丁,我觉得你会喜欢。”

  方谨舟不是一个特别热情的人,他对阮白芫的讨好,已经到达了他的底线。所以说完这些,方谨舟不再纠缠什么,他固执地抱着蛋糕盒,在雨幕里安静地等。

  雨水越来越大,没过了他的脚踝。

  方谨舟静静想着心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家大门终于“吱呀”一声打开,阮白芫看到僵成木头人一样的方谨舟,瞬间瞪大了眼睛。

  阮白芫气急败坏道:“你等了多久?不会从刚才说话时就开始了吧?”

  “已经两个小时了啊,大哥!我以为你早就走了。”

  “还好我出来看了一眼!如果我不开门,你是不是要一直等下去?”

  阮白芫穿着一件薄卫衣,戴着帽子,乱七八糟数落了一大堆,方谨舟把她揽到自己伞下,不让她淋雨。

  甜甜的布丁香气,萦绕在两人中间,方谨舟伸出冻僵的手,把蛋糕盒送到阮白芫怀里。

  “给你。”

  阮白芫接过布丁,有点懊恼地说:“就算一天不吃能怎么样啊?你看你都冻成什么样子了,你是不是傻啊?”

  方谨舟淡淡地说:“可是,这些是我特意做给你吃的。”

  “既然为你做了,就一定要送到你身边。”

  “这,是我的承诺。”

  方谨舟的视线带着些灼热,阮白芫不自在地捋了捋头发,觉得伞下的小环境有点闷热。

  方谨舟垂下了眼帘。

  既然布丁已经送到,他也没有再停留的理由,方谨舟见阮白芫没有拿伞,就把伞留给她,打算自己走回去。

  反正衣服早就湿了,也不在乎湿的多一点。

  “喂,你干什么呀?”刚抽身要走,阮白芫却叫住了他,“你不会打算这个鬼样子回酒店吧?”

  方谨舟墨玉般的眸子看着阮白芫,没有说话。

  像一只高傲又委屈地狗狗。

  “上帝,真被你打败了。”阮白芫抓着方谨舟的胳膊,把他往门内的方向拖,“洗个澡,等雨停了再走啊,我去看看,叶珈宁那有没有合适你的衣服。”

  方谨舟在浴室里洗澡,阮白芫抱着抱枕坐在屋子里,吃他带来的焦糖布丁。

  布丁Q弹,像美人细腻的皮肤,阮白芫叉了一口丢在嘴里,吃到了焦糖融化的层次感。

  阮白芫盯着布丁,心里有点嫉妒。

  嫉妒方谨舟对料理的热情。

  她愣愣地对布丁说:“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讨厌啊?”

  雨渐渐地停了,方谨舟洗好澡,赤着上身走到了客厅。他的肩上搭着一条蓝色毛巾,毛巾下是小麦色的,匀称有力的肌肉。

  阮白芫看了他一眼,至少在他的胸肌上停留了十秒钟,才后知后觉地捂住眼睛。

  “啊啊啊,你为什么不穿衣服!流氓啊你!”

  方谨舟无辜地道:“叶珈宁的衣服有点小,穿不上。”

  方谨舟撩起毛巾擦了擦头发,这让他的肌肉线条更加紧绷。

  “再说你不都看过了?现在再捂眼睛,有点晚吧。”

  阮白芫:“要你管啊啊啊啊!”

  阮白芫分开手指,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接下来她发现,方谨舟身上的毛巾大有来头——

  那不是她洗!脸!用的!毛巾吗!

  上面还有一只萌萌的小兔叽,方谨舟你用这样的毛巾,心里不会痛?!

  阮白芫对方谨舟怒目而视:“不都跟你说了,白色那条是叶珈宁的,蓝色是我的呀!”

  方谨舟理所应当地嫌弃道:“我不喜欢叶珈宁那条,透着一股酒店风。”

  所以呢,你喜欢用少女毛巾??

  绣着一条小兔叽的,粉蓝色的,我的毛巾?

  阮白芫突然觉得,她不应该好心收留方谨舟,就让他在雨里淋着吧,又能怎么样!

  方谨舟用吹风机吹干了自己的衬衫,再次人模狗样地坐在她面前。

  方谨舟:“布丁好吃吗?”

  阮白芫不说好吃,也不能违心地说不好吃,她苦苦思索着,如何能不失礼貌地把方谨舟赶出去。

  毕竟刚吃了人家布丁,太直接了不好。

  正在两人对峙的时候,叶珈宁和卫老爹结伴回来了。

  下雨的时候,叶珈宁和卫老爹躲在一家小餐馆里,跟老板侃着大山。雨停后,他们顺带买了些熟食卤煮回来。看到方谨舟在,卫老爹惊喜地喊:“小方,你来了?中午陪外公喝酒!”

  神助攻叶珈宁也不忘给方谨舟开路:“咳,外公,不太好吧,最近小白在生方帅帅的气,恐怕不想方帅帅留下。”

  卫老爹责备地看了阮白芫一眼:“芫芫又怎么啦?这个家,她说的不算!”

  新生物链形成:卫老爹——阮白芫——方谨舟——阮英俊——叶珈宁。

  卫老爹在食物链顶端傲视群雄。

  叶珈宁仍然在底端艰苦挣扎。

  卫老爹话一开口,阮白芫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一脸憋屈地留下了方谨舟。

  方谨舟笑眼弯弯地道:“好,我再去做两个菜,陪外公喝一杯。”

继续阅读:第23章 阮白芫最想毁掉的录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