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道心约誓
半钗泠月2017-10-19 17:023,289

  千御有些想笑,最终却忍住了。

  简悠然误会这梧桐树是他的本体,他并不打算说破。反正这个少女是赤阳老头专门为他放出的鱼饵,他从一开始就打算收下的。

  存活的时间太久,经历了无数的尔虞我诈,修仙修仙,除去天赋资质以外,说白了每个修士都要不断的与人竞争,抢夺更多的资源,让自己比别人更快的变得强大。

  这根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他经历的多了,心也变得麻木许多,轻易不会同情弱者,可是简悠然的一席话,却是修仙界少见的善良之心。

  让他坚硬如铁的内心,竟产生了一丝感动。

  千御手指在眉心一划,一滴鲜血渗出,被他虚托在掌心轻轻一推,向着简悠然的眉心飘去。

  “道心约誓。”

  千御轻喝一声,拇指轻按,这一滴鲜血便随着这一按,落入简悠然的眉心,简悠然立刻赶到眉心一阵灼热如同火烧,一股磅礴之气随着这滴鲜血的渗入涌入身体,瞬间弥漫全身,如同散入全身血脉,最后重新凝聚于眉心,沉伏于此。

  金粟门最高的山峰上,那个精致的二层阁楼上,盘膝打坐的白须老者忽然一振,缓缓睁开眼睛,东方刚刚升起的朝阳,有一抹光辉照在他的脸上,皱纹形成的阴影看来如同起伏的山丘。

  在他身后,有一排木架,架子上面放了十盏铜铸油灯台,每个灯台里放的不是油液,而是一片猩红血液。每一个灯台上的血液并非静止,而是不停的蠕动,有的形成一片微型山丘,有的形成一颗颗草木树林,也有的是一只精巧小剑,一片波涛起伏的水浪,每一个都不尽相同,只有第十盏灯台里的血液例外,其形成的形状,并非一种,而是一半平静无波,一半翻滚如浪,看来甚为诡异。

  这十盏铜铸油灯台都熄灭着,没有点燃,可是在白须老者回头看去时,那第十盏油灯台上,忽然就冒起了火花,一个豆大的火苗蹿了起来。

  第十盏油灯被点燃了。

  白须老者看着这被点燃的第十盏油灯,满是皱纹的脸上缓缓露出笑容,“道心约誓,真是不容易。”

  他一挥手,袍袖抖开,气息一放即收,只听“啪啪啪”连声数响,熄灭的九盏油灯台全部被他一击粉碎,手指微缩,那点燃的第十盏灯台则被他吸入掌中。

  白须老者小心翼翼的盯着掌中的灯台,看着随着灯台点燃,里面一半平静一半翻滚的血液似乎正在产生异变,变得互相融合起来。

  挥掌之间,一个透明的光膜将这灯台罩入其中,防止这灯火被人熄灭。

  “这一百年里,老夫先后培养了九命天赋奇高的弟子,却没有一人成功得到过你的道心约誓,却没想到,最没有希望的这个,竟然真的成功了,哈哈,千御,虽然简悠然是最不被看好的鱼饵,但这十年来依旧得到了最精心的养育,你便慢慢享用吧。”

  千仞崖上,迎着朝阳,天空之中橘色的云朵,仿佛被无形之手纠结成一团,如雾凝实,连朝阳的光芒都似被捏在手中。

  强烈的金色光芒迸飞而出,绞着这漫天的云朵旋转如涡,一个千丈光影猛然出现在半空,鲸吞般一吸,无数的云气翻腾之中,统统被吸了进去。

  连天空都忍不住颤抖,仿佛要被吞噬。

  山崖上的天空,一片开阔,云蒸霞蔚的朝阳之辉仿佛也失去了光芒,有些暗淡无光。

  金色的光芒缓缓收敛,露出站在山崖边的金袍青年身影。

  他缓缓张开眼睛,目光穿过重叠的山峦,如同落入了翠生谷中,“道心约誓?赤阳老头成功了。”

  他泛着红光的眼眸里忽然露出一丝凶光,“终于让我抓到你的弱点。等我破了你的约誓,坏了你的道心,看这灵佑峰上,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沉浮在眉心的这滴鲜血,呈现出的光芒,在简悠然看去,形成了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陪伴终生,不入轮回。

  “咦?这字是什么意思?”她,她只是想尽量的帮他除掉虫害,怎么就变成陪伴终生,还不入轮回?

  她甚至急切的想找个镜子照一照,不会这八个字是刻在她脑门上的吧?

  “什么意思?当然就是字面意思了。”千御不紧不慢的说道,“从今以后,你就要陪伴我之终生,只要我存在一日,你便要陪我一日,就算你寿元耗尽,也不入轮回,化为精魄,永远陪伴在我身边。”

  “什么?这……”简悠然有些慌了,“你难道是想我,想我做你的道侣?”

  陪伴终生,不入轮回。

  这样重的誓约,除了道侣,便再没有其他的关系会许下这么重的誓约了吧?

  可是……简悠然偷眼看了看千御,虽然他看起来外貌是个青年模样,但是论起年龄来,供奉大人由一棵树修炼成人,那至少得上万岁月。

  由于修士随着修为的增长,寿元也在无限延长,年龄在修仙界其实没有太大作用。但是简悠然今年才十四岁,修炼经验尚浅,还没到那种看淡年龄的境界。

  如此巨大的年龄差异,她还是挺在意的。

  更何况自己还没成年……

  “怎么?你想做我的道侣?” 千御凑近她,声音轻缓。

  男子的忽然靠近,让简悠然的心脏跳得飞快,初开情窦的年纪哪里能受得了一个英俊男子这样暗挑的音色?脸蛋更是滚烫发红。

  只听千御突然笑出声来,缓缓退开一步,与简悠然拉开距离,“你修为这么差,就别做这种不切实际的白日梦了。我的道侣你就不用肖想了,勉强也就做个侍女丫鬟。”

  “你!”

  滚烫的脸颊更加烫人,这次不是羞意,却是怒火!

  修为差怎么了?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修为高深,还不都是慢慢修炼上去的?

  无论天赋高的,还是天赋低的,大家都是靠着自身努力,加上岁月累计,逐步晋升上去的。

  现在修为差,可不代表永远都差!

  简悠然暗自咬牙,一定要尽快提升修为,变得强大起来!

  等她强大起来,就算某人求着她做道侣,她也不答应!

  咦?怎么好像有哪里不对?

  哎,管他呢!反正目标一致,只要自己变强,谁也不敢瞧不起她了!

  千御离开后,简悠然也不想浪费时间下去再上去了,就在这叶片上盘膝打坐,修炼了两个时辰。虽然她还只是凝脉期,但是通过吸收灵气恢复精力,对睡觉的需求并不想凡人那么重要。

  再次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经大亮,经过两个时辰的修炼,身体上的劳累有效缓解,精神上则更加饱满。

  她站起身来,小小的抻了个懒腰,就看一个身影忽然从树下飞了上来,圆弧厚盾带起一抹耀眼的光芒,经过她身边时,忽然停下,张星璇温言笑道:“简师妹,你一夜都没休息吗?今天的任务翻倍,变成二十片叶子了,师妹怕是要更辛苦了。”

  简悠然回以笑容,“多谢张师兄关心。”

  张星璇点点头,道:“这样吧,等我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就来帮师妹好了。”

  “啊?不用了。”简悠然有点意外,这突如其来的关心和帮助是要闹哪样?她和他完全不熟啊!

  “嗯,就这么定了。简师妹,我先走了,一会就过来帮你。”

  张星璇完全没在听简悠然说什么,径自敲定,御着他脚下的圆弧厚盾向高处飞去。

  简悠然有些傻眼的看着张星璇升上高处,落在一片距离她十丈左右的叶子上,脑子里全是疑问。

  “哼。”

  身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哼,就见一道璀璨剑光凌空袭来,刹那就到了眼前,剑光之上韩真真的身影挺拔如松,冷冷的看着简悠然,又抬头看了看张星璇的身影,忽然樱唇微启,带着不屑冰冷之意,“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说完也不等简悠然反应,指诀一掐,飞剑如虹,射向远方。

  简悠然的眼睛只来得及看到飞剑的尾芒。

  这一早上,先是莫名的与千御定下了道心约誓,又莫名的被张星璇示好,现在又是莫名的被韩真真警告。

  今天是怎么了?

  这些人为什么都突然变得莫名其妙起来?

  尤其是韩真真的警告,更是让她摸不着头脑。咦,难道……韩真真喜欢张星璇?警告她是在吃醋?

  简悠然眯起眼睛,抬头看着树叶密集的高处,忍不住摸了摸下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他们俩……昨天晚上一前一后的下去,现在又一前一后的上来,或许……真的有可能吧?哈哈……”

  如果说昨天晚上两人一前一后的飞下树冠,是因为完成任务的时间差不多。可是千御并没有规定每天早上要什么时间开始,他们俩这大早上的,这样突然又先后出现,真的不可能是“巧合”哦!

  “有点意思,张师兄为人看起来还不错。”张星璇是少有的在知道她是简悠然却不鄙视她的内门弟子,如果韩真真喜欢张星璇,她还是很替她高兴的,不过,“你喜欢就直说呀,莫名其妙的跑来警告我干嘛?我又不喜欢张师兄。”

  这可真是莫名遭殃啊。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阻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修仙:种夫得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