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给你个教训
半钗泠月2018-03-29 14:243,553

  在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简悠然终于镇定了下来。

  这些灵谷都是她亲手种下的,每天松土,灌溉,检查是否生有虫害,可以说,每一棵灵谷,她都非常熟悉。

  成精什么的,简直是匪夷所思。

  虽然也有许多千年老树机缘巧合之下,诞生出一抹灵智,逐渐修炼,化成人形。

  可这是获得了天大的机缘,修炼数千年的时间才能到达的境界。

  而眼前这片灵谷,从一颗小小的种子长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才三个月的时间。

  诞生灵智?

  打死都没人相信。

  既然不是诞生了灵智,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现象发生?

  或者说,自己的身上是有什么东西,对这些灵谷造成了吸引?

  “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简悠然站在田地边上,看着附近的灵谷受到吸引般的伸长绿油油的叶子,拥簇在她的身前,到也有一些可爱。

  简悠然轻轻抚摸灵谷的叶子,这些灵谷仿佛回应她般轻轻摇摆,她看着高兴,歪头笑道:“算了算了,管它什么原因,只要没什么危害便好了。”

  “简师姐,简师姐!”远方忽然传来呼喊之声。

  简悠然一转头,就见一个穿着杏黄色衣衫的少女飞快的跑过来,边跑边喊,“简师姐,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你忘了今天是董执事巡视的日子了吗?大家都早早的到灵植院外面候着了!”

  “呀!”简悠然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为了研究这个“成精”的灵谷,她都把这个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快走快走!”简悠然慌忙的迎着少女跑过去,“谢谢你啊,小香!”

  在外门弟子之中,董执事可谓权利滔天。

  虽然这职务放在宗门之内毫不起眼,可是他却掌管着给外门弟子分配功法以及修炼资源,这可是实权。他要是看谁不顺眼,谁的修炼生涯基本就完蛋了。

  小香见她已经跑过来,便停住脚步,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竹竿,双手掐诀往天上一抛,纵身跃在上头,道:“我先走了,一会在灵植院外见吧!”说着,脚下竹竿一闪,已自半空中飞走,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去得甚远。

  简悠然也同样从怀中掏出一个竹竿抛在半空。

  这竹竿虽然简陋短小,可里面却刻着一个小小的飞行阵法,是金粟门给予外门弟子用以代步的器具,连低级灵器都算不上,顶多算个符器。

  只不过她这竹竿上布满裂痕,显然是用得时间太久,里面的阵法被耗损得即将崩溃了。

  但有总比没有强,哪怕即将崩溃,用以代步,也比用双腿跑来的快!

  乘坐竹竿向前飞不多远,便看见一座陡峭的山峰拔地而起,宛如冲天之剑,却在探入云端之时,如被巨刃横削,峰尖突兀变为平坦地势,上面隐隐的露出一座气势恢宏的山门。

  哪怕离得这样远,那山门上“金粟门”三个金色的大字依然让所有人都能看的清楚。

  金粟门坐落于灵佑山上,占据整个青冥山脉,据传灵佑山原本陡峭冲天,险峻逼人,金粟真人看中这里灵力浓郁,便一剑斩掉高耸的峰头,于云端露出平缓之势,这才开山立宗,建成今日的金粟门。

  灵植院便在山门之内。

  每当飞到灵佑山麓,望着山顶那金光闪闪的门户,简悠然都有些羡慕,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进入那座门户,住在里面,成为内门弟子。

  忽然,半山腰里突然飞出一队少年男女,青色的内门弟子法衣,脚下青锋飞剑光芒四溢,速度极快,几乎眨眼之间,就从她头顶飞了过去,没入远方的山脉之中。

  简悠然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又见远处青光一闪,其中一个少年竟然又操控着飞剑飞了回来,剑光在天空华丽的陡然停转在她身前,面容严肃冷峻,声音更是清冷,“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虽然在问她,可眼中神色却异常轻蔑,似乎向她问话,便有辱人格一般。

  “简悠然。”简悠然连忙停下飞符竹,恭敬的回答,面对内门弟子,她一向知礼守矩。

  “那就是你了。”

  少年哼了一声,突然出手,剑光闪过,简悠然坐着的竹竿猛然发出嘭的一声爆响,符器裂开,再也无法承载,直接将坐在上面的简悠然摔了下去。

  幸好这竹竿飞行高度很低,简悠然摔得不重。

  半空中的御剑少年冷眼扫过,“韩师姐让我给你个教训,免得你忘记了礼数,看你下次还敢挡了韩师姐的路!”

  韩师姐?简悠然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灰尘,抬头望去,只见那没入山脉的一队少年男女又折了回来,停在不远的地方,为首的一位是一个紫衣少女,正一脸傲然的望向自己。

  哦,是她啊。

  简悠然有点后知后觉的记起来,曾经,这位韩真真也曾跟自己一样是一名外门弟子,不过她的资质非常好,修炼速度快,入门半月,就被内门长老选中,成为内门弟子。

  在这同为外门弟子的半个月中,自己好像没亏待她啊,尽心尽力的指点她种植灵谷的方法和窍门,在灵谷成熟,还帮她收下来送到宗门去兑换灵石。

  不过等回来要将灵石交给她的时候,韩真真已经被内门的长老挑走了。

  金粟门上下等级非常严明,简悠然身为外门弟子,除非被召见,否则是不能去见内门弟子的,所以这兑换回来的十块下品灵石到如今也还在她手里呢。

  “哦,真真啊,”简悠然露出笑容,还向她招招手,从衣兜里摸出十块下品灵石,“碰到你真巧,正好把这些灵石还给你!”

  韩真真白皙的脸庞上突然变得通红,仿佛受到了极大侮辱,狠狠的瞪着她,更加用力的瞪着她手中那十块下品灵石,几乎要吐出血来。

  下面这个灰头土脸的,曾经贪墨了自己的灵石的外门弟子,如今却装作这样若无其事的要将十块下品灵石还给自己,简直就是在污蔑她的人格!

  如今她已经是内门弟子了,十块下品灵石早就不在她的眼中,又当着这么多同门的面,这根本就是在赤裸裸的打她的脸。

  “你!你好……”韩真真大怒,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旁边一个少年轻轻拽了一下她的衣角,低声道:“韩师姐,咱们还得去给李长老送灵谷,去得晚了又要挨说了,这次就先放过她,等下次再找她算账吧。”

  韩真真听得冷哼了一声,“我们走!”一挥手,调转飞剑,一队人霎时远去。

  “灵石你不要了吗?那我给你留着,你有空记得自己过来取啊!”

  简悠然无比真诚,就见远去的韩真真身子一晃,差点没从飞剑上掉下去。

  只那刚才劝慰的少年回过头来,似有深意的向简悠然望了一眼。

  看她头也不回的飞走,简悠然耸耸肩,从地上捡起那被劈成两截的竹竿看了看,里面的飞行阵法已经彻底坏掉了,不由得哀叹了一声,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这下子,想快也快不了了,只能靠双腿了。

  只是眼前这座大山,等她爬上去,赶到灵植院外,恐怕董执事都巡视完毕了……

  算了,随意吧。

  事不可为,何必强求?

  简悠然的心态一向很好,否则也没办法在外门待这么久。

  她开始认命的爬山。

  一路上,翠林碧叶,鸟语花香,风景倒是很美,可是简悠然走了半个时辰,以她凝脉境的修为,远比凡人强健的体魄,也才不过走了五分之一的路程,仰头向上,金粟门的山门仿佛远在天边,难以触及。

  简悠然擦了擦额角的汗水,有些泄气的停住脚步,破罐子破摔的坐在路旁的草地上休息。

  反正也没办法按时赶过去,不如享受一下这山林中的静谧优美。

  柔风带着草木的清香吹送到鼻端,抚弄起耳边的几缕青丝飘扬,满眼都是充满生机的绿色,山峦之中不时响起鸟鸣,配着远处一条溪水潺潺,听来别有一番韵味。

  “真美,要是能一直坐在这里就好了。”简悠然忍不住感叹一声。

  “那个,你坐在这里我不反对,但能不能别坐在我肚子上?”身下忽然就传来一个声音。

  “啊,是谁!”简悠然惊得跳了起来,低头看去,只见自己先前坐着的地方,竟然不知何时躺了一个人。

  明明坐在草地上,怎么会突然变出个人来?

  躺在地上的那人一条长腿曲起,慢慢挺起上身,右手撑地坐了起来,扭头看着她笑:“想不到你还挺重的。”

  乌黑的头发随意扎在头顶,一些细碎的头发垂落在耳边,随风摇曳,深绿色的法袍,让条曲起来的长腿愈发显得修长,明月般的脸庞上带着温柔的笑意,看起来精致而洒脱。

  简悠然被他揶揄般的话语弄得有些脸红,想着自己竟然坐到人家肚子上去了,连忙歉意的道:“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

  男子轻轻摆手,浑不在意,“你好像挺喜欢这地方的啊?第一次来?”

  简悠然先是摇头,没摇两下又点了点头,男子有些好奇,“这是什么意思?”

  “这地方我虽不是第一次来,但确实是第一次驻足停留。”她虽然是外门弟子,但十年时光,这条通往金粟门山门的山路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回,只是以前都借助飞行竹竿,每次都是凌空飞过。

  男子轻哦了一声,又看了看她身上的衣着,“你是金粟门的弟子?”

  简悠然点头,又吃惊的望着他,反问:“你不是金粟门的人?”若是金粟门的人,是断然不会这样问她的。难道是附近的散修?她不由退后一步,警觉起来。

  散修,因没有门派可以依靠,只能自行修行,生活艰苦,能获得的修炼资源有限,所以一般比较凶狠,经常会有抢夺门派弟子,干一些杀人越货的事情。

继续阅读:第三章 宗门恩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修仙:种夫得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