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叶杀
半钗泠月2017-10-19 17:023,338

  那只染满鲜血的手掌,在几乎快要碰触到简悠然的脸庞时,才陡然一顿,跟着倏然失去力量垂了下去。

  简悠然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非常快,像是要从嘴里跳出来一样,可是在精神上,却莫名的冷静,仿佛这样杀死一个人,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身处在灵谷之中,身边的每一颗灵谷在她的感觉种,都似乎变成了她可以依靠的朋友。

  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它们的“情绪”,她的情绪跟灵谷们共鸣了,变得有些木讷。

  明明面对董轩的死亡,她紧张的要死,可是她的脑海却一片平静,冷静到没有任何起伏。

  纵横交错的叶剑纷纷从董轩的尸体上抽了出来,沾染了血色的叶剑又恢复了往日的柔软姿态,半垂成应有的模样。

  叶子上的鲜血也没有被浪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透到叶脉之中,成为了养分。

  而董轩的尸体,并没有让简悠然发愁,这些灵谷直接帮她处理掉了,柔软的叶子灵活的卷住,彼此之间互相传递着,不一会的功夫,董轩的尸体便被拖入了灵田深处。

  等简悠然跟过去的时候,董轩的尸体已经凭空消失了,只有地上似乎有些血迹,而这些血迹,相信天亮之前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是吧?我种的灵谷难道真的变异了?”简悠然无奈的看着这些摇摇摆摆,仿佛在跟她邀功似的灵谷,一个尸体竟然转眼间就消失得如此干净,这些灵谷难道突然变成了杀人植物?

  虽然这情景怎么看怎么诡异,可是从灵谷们传递给她的情绪上,确实充满了喜悦,亲近和依恋的,简悠然升不起丝毫惧怕之心。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不然这个董轩……唉,你们帮我处理了也好,相信董执事不会发现董轩的死因了。”

  折腾了大半夜,简悠然也有些乏累,再看看气海内的绿色光点,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光亮程度,而且经过这一夜的修炼,似乎它们变得比之前更有灵性。

  之前只是漂浮在气海中的灵力里,随着灵力的浮动而若隐若现,现在,它们已经开始可以自动游走,如同一个个顽皮的孩童,缓缓的,悠悠的在灵力中游动。

  简悠然因为灵根问题,修为很弱,所以开辟出来的气海也不大,只有一个拳头大小沉在丹田处,这些绿色光点游走了一会,便撞到了气海壁垒上。

  似乎它们也察觉到气海太小,没有太多可供移动的空间,碰壁之后,便转头向后退到气海中央,重新选个方向继续游动。

  简悠然看得有趣,虽然这些绿色光点她还是不能随意的调动,但是从今天的情况来看,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害处。

  既然没什么害处,简悠然便对此安心不少,看看天色渐亮,东方天际已经现出一线鱼肚白,再过一会恐怕天就要亮了。

  她悄悄的返回到外门弟子居住地属于自己的小屋,在床上躺了一会,听见外面逐渐的有了一些人声之后,才若无其事的起床出去,跟着其他早起的外门弟子一起洗漱,食用早饭。

  董轩的是,似乎并没有引起轩然大波,也许还没有被人发现。

  一切整理妥当之后,简悠然忽然就叹了口气。

  唉,差点忘了,今天她还要去翠生谷啊。

  吃过了早饭,董执事特地将简悠然召到近前,嘱咐她道:“在供奉大人面前,一定要小心谨慎,把懒散的性格改一改。简悠然,这或许是你的一次机会也未可知。”

  “机会?”简悠然心不在焉的随口问着,有些惴惴的偷眼望向董执事,昨晚上刚刚杀了他的侄子,现在与他面对面,心里还真是怕怕的。

  不过看董执事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看来董轩的死他还没有发现。

  “你身负水火灵根,这确实不利于修行,恐怕靠你自己的话,一辈子也就在凝脉期混混了。如果你真的想走修仙这条路,那么供奉大人就是你的机会。”董执事沉吟开口。

  他在外门待了数十年,虽然行事风格比较严苛,但为人还算不错,在指导弟子方面,也算尽职尽责。毕竟,这些所以弟子都是从外门逐级晋升,这些弟子都是门派发展的根本。

  一旦某些弟子获得了机会,他在这方面肯定不会藏私,点拨两句也很是自然。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两个出类拔萃,日后修为通天,成为一方尊主,他也算是结下一个善缘。

  “供奉大人修为深不可测,如果你侍奉得好,赢得供奉大人的好感,说不定供奉大人愿意出手帮助你改善体质,解决掉灵根互克的问题。”

  简悠然连忙应道:“是,您的教诲,弟子一定铭记于心。”

  董执事突然表现出来的善意,让简悠然有一点心虚,昨夜杀死董轩也实属无奈。

  董执事见她从善如流,表现乖巧,满意点头,然后从袖口拿出一块玉简,递给她,“这是进入翠生谷的信物,你拿好了。你先去宗门灵植院外候着,还有几人被一同选中,你们一起前去。”

  从董执事那里出来,简悠然把玩着手里的玉简,很普通的玉简,里面有一道清凉的神识,专门用来通过翠生谷的禁制。

  金粟门对弟子的划分非常严格,外门弟子住在灵佑山下,内门弟子住在灵佑山上。

  灵佑峰上的山门依旧气象万千,简悠然沿着山路走到灵植院时,看到了十个内门弟子在其中,规规矩矩的站成一排,一位身穿淡黄色法袍的女子正站在她们面前,看样子是在叮嘱些什么。

  “……到了翠生谷,你们都要谨言慎行,好好珍惜这次的机会!”走的近了,才听到那位女子的声音传过来。

  “是,霍师姐。”

  霍师姐?简悠然猛然止步,连忙抬头看去,竟然是霍师姐?

  金粟门分为灵植和灵兽两个派系,两派虽然同出一门,却是泾渭分明,自分成派系之后,互相之间便多有龃龉。无论在任何时候,两派都会由弟子中最优秀的人物统领,而霍师姐便是她们这一届中,代表着灵植院最高修为的标志性人物。

  霍师姐,霍芸,同样是一步一个脚印从外门弟子晋升内门,被灵植院的掌院大人收为亲传弟子,从小便展现了惊人的天赋,如今修炼不过二十年,修为已经达到筑基巅峰,只差一步便可结丹。

  简悠然对霍师姐虽然耳闻已久,可惜她是最底层的外门弟子,从来也没见过,如今意外遇见,当然要仔细打量一番。

  这位鼎鼎大名的霍师姐,长得相当好看,双瞳如水,粉嫩的唇瓣如同樱花,肌肤白皙,吹弹可破,那身淡黄色的法袍将她高挑的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乌黑的秀发更是简单的在头顶绾了个松松的髻,一部分垂落下来,愈发显得她肤白如雪,发若墨瀑。

  “十年之前,我有幸也被选入翠生谷侍奉供奉大人,蒙大人垂青,指导我修炼一个月的时间,令我受益匪浅,修为更是精进了不少。所以,你们要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才行。十年一次的机会,本就不多,谁抓住了机会,就会获得造化。”

  霍芸的话,说得铿锵有力,灵植院的领军人物绝对非同凡响,“你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是整个灵植院最具有修炼天赋和潜力的弟子,千万不要辜负了宗门对你们的期望。”

  “是,霍师姐!”

  站成一排的弟子们听得群情激动,声音整齐高亮。

  霍芸看到这些内门弟子一个个都精神抖擞,不由满意点头,眼光一扫之间,忽然提高声音叫道:“谁在外面?”

  呃,被发现了。也是啊,霍师姐修为比她高的不是一点半点,也许自己刚刚在外面偷窥她,早就被霍师姐看在眼中了。

  简悠然有些尴尬,连忙闪身进了灵植院,“霍师姐,是我是我,简悠然。”

  “简悠然?”霍芸露出一丝迷茫神色,眼眸一转间,了然微笑,“哦,是你,我听说过你。”

  能够被灵植院的大师姐“听说”,说起来还真是莫大的荣幸,可惜简悠然知道,霍师姐的“听说”只不过是因为她那段不光彩的灵根历史,倒是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霍芸扫过她手中握着的玉简,讶然问道:“你也是被选去翠生谷的?”

  “嗯,是的。”简悠然扬了扬手中的玉简,诚实的点头,“董执事让我来灵植院,跟大家一起进翠生谷。”

  “不可能!”站成一排的内门弟子中,突然发出一个尖利的女子叫声。“我们都是被选出来的万中无一的天才,怎么可能让你这种废物也跟着一起进去?!这绝对不可能!”

  这声音虽然尖利高亢,带着被羞辱般的愤怒,可是听起来却耳熟的很,简悠然扭头一看,“咦,真真啊,这么巧,你也被选去翠生谷了啊,我们可以做个伴。”

  韩真真站在队伍之中,望着简悠然睚眦欲裂,几乎要被她这话气得吐血,她猛然转头不去看简悠然,只冲着霍芸道:“霍师姐,这绝对不可能的!十年才有一次进入翠生谷的机会,是何等的珍贵重要?我听师傅说过,这次一共选拔了十人,从没听说还有其他人也要去!她的那个玉简,肯定是假的!霍师姐,还请明察!要是惹怒了供奉大人,恐怕你我都承担不起!”

继续阅读:第七章 鱼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修仙:种夫得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