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书炮灰
碧海幽蓝天2020-05-20 03:393,222

  郭琳意识微微清醒,艰难的睁开双眼,顿时觉得头痛欲裂。

  好一会儿才觉的有些好转,浑身不能动弹,由于长时间没有见光,眼睛睁开时有些刺眼,只能眯着眼睛打量着周围。雪白的墙和被褥,还有有些医疗用品。

  发现自己现在在医院,她心里诧异至极,大脑迅速的转着。

  她还记得,自己和搭档罗凤在执行任务,在任务取得成功那刻,忽然间恒生变故。在最危急时,搭档了七年的同伴罗凤背后向自己下手,给自己来了致命一枪。搭档之间不乏有背后捅刀子的,成为特工这些年来,郭琳一直对于任何人都有所防范,包括一直和自己的搭档罗凤。只是七年来,两人亲密无间,罗凤也没有任何背地里的小动作,郭琳对她的防范就有所放松。

  由于受伤,郭琳的呼吸有些急促,抬头双眼平静的看向罗凤,冷冷的说道:“为什么?”

  罗凤用手摩擦着枪支,抬头,眼睛有些闪躲的看着她,却坚定的说了一句话:“你挡着我的路了。”

  之后便对着郭琳连开数抢,确保她再无生还的可能。就在那一刻,整栋楼突然“碰!”的一声爆炸了。

  郭琳在那一瞬看到对方脸部扭曲的神色,“哼!”地冷笑一声。之前由于这次任务较为棘手,不能放出任何消息。她算计着时间,埋下了炸药,准备得手后,将整栋楼都炸毁,抹去一切痕迹。

  没成想罗琳下手黑她,也把自己坑进了地狱。

  那一刻的背叛,她才恍然间明白,不能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任何人。即使是最亲密的人,也绝不能。

  她本应该死去了的,当时罗凤对她连开数枪,枪枪皆是对准心脏,而且整栋大楼都爆炸了,就算之后被人发现救走,也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更别说还能好好地躺在医院里。

  忽然,房间外传来脚步声,接着病房的门便被推开。她的身体还不能够自由活动,身为特工,多年的警惕使得她立即闭上了眼睛。

  既然对方救了自己,那么自己对于那个人,还是有利用价值的。在情况不明下,即便不知道对方是怎样从那样的情况下救活自己的,以及他们救自己目的究竟为何。装昏迷是最好的选择,知己知彼,是最明智的。

  郭琳感觉那人慢慢的向她走来,脚步轻缓,一步一步似有韵律般地靠近。

  闭目装做昏迷状的郭琳,感觉那人的视线紧紧地盯着自己,带着股恶意,像淬了毒一般,不怀好意一针一针的扎向自己,如同打量本不该存在的垃圾一样。直觉告诉郭琳,这人只怕和自己有仇,大脑迅速筛选和自己有仇的女子。

  有一个声音清冷在耳边道“姐姐,你的命还不是一般地大呢!”那人嗤笑一声,接着恶狠狠地道:“这样都还弄不死你,可不是命大吗!郭安安,你给我记住了。你活着,我也要让你生不 如死!”

  躺在床上的郭琳心中已思虑几转,自己何时有个妹妹了,且这个妹妹和自己有仇,是情仇抑或是家仇。

  又有脚步声从病房外传来,站在病床边的那个女人的动作顿了顿,原本恶意满满的脸,瞬间变成担心害怕,接着低低的啜泣声在病房中响起。

  郭琳听着这人由狠毒的语气转为悲哀的低泣,虽然不明白是因为什么,但也知道,这人前后态度的变化一定是有所图谋!

  门顷刻间被打开,一个身姿伟岸男子走进。一进门,看到的便是一个妹妹担心姐姐,哀着脸默默抹泪的的场景。女子眼圈有些发红,使劲咬着嘴唇,控制自己尽量不让泪水流下来,可是那不听话的泪水,还是充满眼眶,簌簌地流了下来。

  看见女子在哭,那一滴滴的泪,像是滴落在自己的心尖,男子冷峻的脸露出心痛的神色。快步走自女子身旁,心疼地道急忙安慰,可没等他开口。女子便哭哭戚戚开口道:“少华哥哥,姐姐怎么还没醒。”她一边流泪一边自我怪罪地说道,“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劝导姐姐。不然姐姐也不会出车祸,是我的错。少华哥哥……”

  女子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一脸自责泪眼朦胧看着男子。

  男子目光带着绵绵情意,满脸温柔地安慰身边的女人道:“欣儿,乖,不哭了。是她自己任性,不听你好心劝解,怎能怪你!”

  男子眼眸中尽是种种柔情,余光瞥了一下病床上昏迷的郭琳,脸上的柔情瞬间被阴森的冷意取代。

  郭琳自是看不到他的表情变化,只听到这两人纠纠缠缠的说话声。

  病床边刚毅的男子不断安慰着娇嫩少女,尽是情话,男子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欣儿,你很美好,我会解除婚约娶你的,等我安排……一通甜言蜜语后保证道。

  女孩嘴里满是:不行,不行,这样对不起姐姐!我们不能这样,少华哥哥。但是一双含情带意的眼直怯怯地看着男子,眼里脸上却全是满满的笑容。

  男有情,妾有意,接着郭琳就听到非礼勿听的声音。

  之后没多久,两人一起离开了病房,将自己来到这个地方的目的,抛之脑后。只留下敞开着的房门,以及病床上装昏迷的郭琳。

  两人离开病房后,病床上的郭琳,猛地睁开了眼,眼眸中流露出无限的冷意。

  从他们的对话里听出来,一个叫少华一个叫欣儿,郭琳并不认识这两人,但这两个名字她却是不陌生地,而且,他们叫她郭安安……

  想来自己是重生了,只是重生在了别人身上。郭琳慢慢地眯起眼,轻轻嗤笑了一下,用沙哑声音喃喃道:欣儿,少华真有意思啊!

  她重生前接了一个任务,是要一个财阀的命。财阀有一个癖好,恋童癖,喜欢爱做梦,清纯,天真,活在故事里的女孩。

  为了接近目标任务,她狠狠恶补多本浪漫言情小说,培养梦幻情操,无意中却错拿了一本末世的书。

  只记得末世吸引了自己,便翻开看了,现在她还清楚记得故事情节。

  书中,郭安安和郭欣欣是中等军政郭家的同父异母的姐妹。

  郭安安的母亲容长月是富商容家的长女,嫁给了郭家的郭书庆。在安安两岁时,容长月还怀有身孕,却发现丈夫有外遇,外遇对象正是容家的私生女,她名义上的妹妹容贞月。容长月被气得早产,结果难产去世,孩子也没有存活。

  恰巧容贞月却是在同一天生下一个女孩,也就是郭欣欣,郭书庆和容贞月为了名声以及容长月留下的遗产,隐瞒了郭欣欣的身份,对外称郭欣欣是容长月生下的孩子。

  只是郭书庆没有想到的是,在安安刚出生的时候,容长月就已经立下遗嘱,继承人只有郭安安,本想着等自己肚子里面的这个出来再重新立遗嘱,只是没有想到一尸两命。

  一个月不到父亲郭书庆就娶了的刚刚生下欣欣的小姨子容贞月。外人只道容长月生下一女郭欣欣难产而去世,小姨子为照顾侄女,嫁给姐夫。但是在那些火眼金睛的老一辈眼里,这里面的门道儿哪有看不清的。

  由于容贞月刚生产不久,郭家也就没有举行婚礼,世人只道小姨子为家姐去世伤神住院了,皆说姐妹情深。

  容贞月当然更加喜爱自己亲生的女儿欣欣,用心教导。而对于死去的姐姐生下的安安却是过度溺爱,有求必应。

  但在别人眼里,她这继母对郭安安宠得上了天,就连郭书庆都以为容贞月是在补偿安安。一直认为母亲更偏爱姐姐的郭欣欣则暗中记恨。

  姐妹俩逐渐长大,性格上的差异也凸显出来,姐姐郭安安骄纵霸道不学无术,妹妹郭欣欣善解人意知书达礼。在外人眼里,容贞月作为继母该做的都做了,也没有亏待过郭安安,郭安安长成这副不讨人喜欢的样子,完全是因为她自己不学好,怪不得容贞月。

  在安安20岁生日时,郭书庆代替安安到银行取出容长月的巨额遗产,贪心作祟,私心隐瞒,并没有告诉安安。后郭欣欣18岁生日,从容长月的遗物中拿出了一枚蝴蝶首饰作为生日礼物送与郭欣欣。

  不久末日来临,安安无意中得知母亲逝去的真相,对郭家产生怨恨之心。郭书庆察觉了安安的心思,再加上身边有一个容贞月不时的吹着枕头风,最后,在丧尸爆发的时候,郭家人抛弃郭安安而走。郭欣欣更是在临走时陷害安安,让她陷入丧尸的包围,之后安安再也没有出现在文中了。

  而夺走遗产并抛弃安安的郭家人,路途中由于郭欣欣一次受伤,血滴落在了蝴蝶首饰上,开启了空间。之后郭欣欣便伪装成空间异能者,一路艰辛地到达了一个D城基地。

  但是在基地里面,慕少华遇上水系异能者洛蝶(女主),并被其清纯外表吸引,立马变心死心塌地爱上女主。等到郭欣欣发现,心上人竟然喜欢别人后,顿时黑化,就和其他女配一起处处与洛蝶作对,多次陷害,欲制洛蝶于死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女配之空间在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女配之空间在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