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爽约了
必三页2019-08-04 10:372,206

  夏日的早晨,太阳早早地出来了,乌蒙山固有的火风呼啦啦地从西方吹来。扑打在从良睡眼惺忪的脸庞,她大摇大摆地徜徉在林间小道——一条从镇上通到住家房屋的必经之道。

  不得不说从良拥有特别适应环境的能力,在她六岁被送到省城以后,她就没有一天思念过亲娘。

  宴从熙大她六岁,当时心理阴暗得不得了,一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城市女孩,当然不愿意外人来分担她的一切。

  有一天晚上,大家都在沙发上坐着,宴从良看着蜡笔小新扭屁股,毫不怯场地哈哈大笑,要知道,这才是宴从良来他们家的第一天啊!宴从熙眉头拧紧,心里的厌恶感从胸间立即蹿至喉头,她起身假装上洗手间,暴戾地熄灭电灯,趁着屋子漆黑和一阵短暂的骚乱,宴从熙,这个12岁的小女孩,不知是否用了吃奶的劲,硬是活活将宴从良的手臂拧成一大片青紫。然而,从良并没有吭声,这种善于忍耐的能力是从父亲身上学到的,况且,她还有那么一点点善于观察的眼力,宴从熙,是她宴从良惹不起的姐姐。

  “是啊!我是真的惹不起你,大小姐,把我挤走,现在你满意了……”宴从良自言自语,一抹阳光从树叶间的缝隙洒在她的身上,逆着光,心里想着种哥哥这会应该快到了吧!

  知了吱嘎吱嘎地叫过不停,闲来无事的宴从良露出葱白的手臂,捉了知了,它们非常乖巧,仰躺在从良粉嫩的手心,挣扎着却又爬不起来,露出六条腿拼命乱蹬,那翅膀却没有用武之地。

  眼下的宴从良又何尝不是这样的知了呢?她的眼角濡湿,第一次为这些小生命而哭泣!

  “我连一棵可以栖身的树木都没有?种哥哥,你会是我的那棵树吗?”宴从良泪眼婆娑,尘世间,唯一待她好的人,仅仅是见过三次面的种泓益,宴从良便要将自己整个地交给这个既陌生又好像很熟悉的人。不,你这样将自己交给一个连家住哪里都不知道的人,又何尝不是一种赌博?眼下,你要做的,就是尽快赚到一笔钱,先把学费交了,才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对,眼下不是想这些情情爱爱的时候,得找工作先活下来,活下来!宴从良捏紧拳头,举过头顶,像是在宣誓!

  已是日上三竿,昨晚那个信誓旦旦的人,看样子是爽约了,宴从良沮丧地徘徊在斑驳的太阳底下,是啊!自己又有何德何能,能够让种泓益无条件地呵护她?切,宴从良,你赶紧醒醒吧,有钱有权又帅气的种泓益会看上你这个发育不良的黄毛丫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范良俊不是,蒙恩国不是,种泓益更不是!

  正在胡思乱想间,宴从熙打来电话。

  “姐……”

  “亏你还记得我这个姐啊!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哪里与你有关系吗?”宴从良很不愿听到从熙兴师问罪的声音,这不明知故问吗?

  “我告诉你啊,宴从良,你别跟种少走在一起,他们家有权有势,你根本不配和他在一起?”

  “我是不配,那你配吗?”宴从良不想一早就跟她吵,再说,这样被送回老家,明摆着就是要快点断绝关系的呀!

  “我当然配啊!种少给了我电话号码,不然,我怎么知道种少来了你的老家啊?但是,请你放心,种少不是为了你,他有公干……唉!你们乌蒙山很苦吧,种少吃得消吗?要不这样,从良,我跟良俊今天就过来,反正放暑假,我们就当体验生活……”

  “别,姐!我这没地方住,你这尊贵的大小姐,我可接待不起……”

  “好了,咱们说好了就这样……”

  从良撅着嘴,她是真心不喜欢宴从熙。

  “娇娇!娇娇!”

  “姐姐!”

  是母亲和弟弟在唤她呢,宴从良无比失落,怏怏地从密林中走出来。

  娇娇是宴从良的小名,十二年没有用过了,如今听起来怪别扭的,正当她大踏步回家时,一个男人挡在她的面前,她以为是种泓益,惊喜的目光顿时暗淡下来,而且,她感觉到了威胁,这个男人,胡子拉碴,穿着一件背心,露出结实的手臂肌肉,肩膀处纹了身,看不清楚是什么动物图案,总之,很凶猛就是了。虽然外表看起来凶猛,也很强壮的样子,但整个人却没有精神,像是没有睡醒的样子。初见她时目露凶光,但瞬间黯淡下来,用近乎虚弱的语气命令从良,讨要她手中的矿泉水。

  宴从良目睹他像牛饮水一样喝光,狠狠地扔掉空瓶,临走的时候,鼻孔里哼了一声“谢了!”

  “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们找你找得好着急!”

  宴从良嫣然一笑,“没什么!我就是想要呼吸新鲜空气,好了,走吧!”

  农村宽大的木头饭桌,未经油漆的桌面早已漆黑,饭桌上可真热闹,姐姐们的孩子吵嚷着,这不吃那不吃,然而,早餐好像很丰富,这超出了从良的想象,有鸡蛋,粑粑,苦茭头炒茄子,豇豆稀饭,四川泡菜。

  父亲杵着筷子,每一盘菜仿佛都能看清,但他好像胃口不是很好,从良给他剥了鸡蛋。

  “阿芽,我想找一份工作!但我没有回N市的盘缠,您能不能借我一点?”从良喊阿芽的时候,还有一点不习惯,毕竟,爸爸才是正常的叫法。

  “哦!娇娇,宴席山好不容易把你送回来,你这么快就要回去?你想家了?”瞎子爸爸的语气低沉,沙哑的声音仿佛从地狱间传来。

  “到不是想家!只是需要挣钱……”从良嗫嚅着,吧啦一口饭,却被哽在喉间,被抛弃和寄人篱下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一滴清泪似要滴落。

  “去镇长的餐厅帮忙吧!我问一下还要不要人?”母亲颤巍巍地放下给孙儿们剥好的鸡蛋,就要起身打电话。

  “阿妈!那个餐厅是镇长家的?”

  “其实,不是镇长家,准确地说,是前镇长家,姐姐,你傻啊!镇长怎么可能开餐厅,因为蒙镇长当了许多年的镇长,大家都叫习惯了,他哪有钱开餐厅,还不是托他大儿子的福!”

  “哦!”宴从良思索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