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承认错误
必三页2019-08-04 13:102,226

  “行了,妈,你干嘛派苏媛跟踪我?她不用上班的吗?”种泓益焦头烂额,他实在是想清净一会儿。

  已经给宴从良说过今早将与她会合一起去西溪,可眼下这个苏媛像一名间谍那样把他盯得死死的。要怎样才能体面地把她给甩掉呢?种泓益费尽心思。

  “种少,无论你去哪里?你都要把我带上!”苏媛斜靠门框,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彰显出她的能干得力。

  “不是,苏媛,你放着美好前途不去奔,干嘛跟着我这个被削了的人?”种泓益铁着脸,任谁也不喜欢被跟踪吧?

  “正因为你遭了难,我才有责任对你全权负责……”

  种泓益冷笑一声:“拜托,你的好意我领了,你还是早点离开我,对你自己负好责就可以了,Ok!苏媛,你快点离开!”

  苏媛嘴角勾起,微笑着走到种泓益身边,将双手搭在种泓益的肩膀上,“我既然说了对你负责,就不会临阵脱逃,你放心,你做什么我不干涉,但你会一直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种泓益撇了撇嘴角,露出不屑和厌恶的表情,他是一个不善表达的人,苏媛一定是抓住他的弱点,才能这样肆意妄为,但是,他对她说了这么些不客气的话,以他对她的了解,苏媛还不至于这么厚颜无耻,这背后一定有太后在给她撑腰。

  在他责问徐丽丽为什么派苏媛监视他以后,徐丽丽倒也爽朗承认。

  “儿啊!你不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现在闹得满城风雨!我派苏媛在你身边,就是要堵住这些人的嘴!”

  “那不雅照是谁传出来的?”种泓益一想起来就窝火,那晚的事,他根本不愿提起,可越是那样,越是想要努力还愿那一晚的情节,每一个细节都不愿放过,他要亲自晓得是谁这么不厚道?表哥?范总?他们和自己是一条线,况且,那一晚除了喝酒,根本就没有谈工作上的事情,即便是他们设局让他难堪,那工作审批上的事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你呀?还是年轻了,母亲徐丽丽的声音再一次回荡在耳畔,是啊!是年轻啊!不过25岁,国内顶级学府高才生,国际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参加工作不过一年就被委以重任,任N市区府经济开发办处长职务,这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即便是资历足够,若没有一颗强大的头脑,那也不能平步青云。

  种泓益绞尽脑汁也没有想清楚害他的人是谁?便被母亲安排进乌蒙山。有关网上的传言也就适可而止,但他总感觉这事情很蹊跷,这网上传得沸沸扬扬,还惊动了市领导,却不见有人来过问他。

  他再次仔细看了一下那些图片,确实有宴从良的正面,但男主几乎没有正脸,你本可以抵死不从的,母亲这样教导他。

  他怎么会是那种人呢?酒后乱性,刚一出道就栽了一个大跟头,这能怨别人吗?

  “那女孩是自愿的吗?”徐丽丽凌厉的目光像是要把种泓益看穿。

  “我、我不知道啊!”种泓益确实想不起来,甚至想不起来他是否和她发生过关系。

  “只要那女孩不说、不闹,这事情也就会过去的,往大了说,不过就是离开N市,你本来也没结婚,交往女孩也是正当的,如果女方安静,我完全可以找人确认那背影不是你,可你到好,一开始就满口承认,那是我们的敌人所期待的呀?人家就是要你往口袋里钻,他们早就设下的陷阱,从今往后,你要更加小心行事,不要落人把柄!”

  也许是对方已经达到挤走种泓益的目的,总之,不雅照事件已经掀不起任何波浪了,网络世界就是这样,新的热点很快取代了这件事,可徐丽丽还是放心不下,她相信自己有能力找出那个害了儿子的人,她发誓会让那个人付出不一般的代价。

  “我的苦心,难道你看不出来?刚刚苏媛给我打电话了,你呀,请认真对待苏媛,不要再让我操心啊!”

  苏媛倒也懂事,至始至终没有问他与那女孩是否真的有关系,虽然如此,但在苏媛明亮的目光下,种泓益感觉做错了什么?这让他以为所有人都在指责他。

  我这样拥有丰富社会经验的人尚且感受到排山倒海般的压力,可那女孩能否承受得住?想起她茫然走向江心的镜头,他不禁内心一凛,感谢上天,让我来到她的身边,他好像想清楚了自己需要做什么。

  种泓益从蒙恩国手里要过宴从良的住址,慢慢地进入山道,身后响起了隆隆的摩托车声响,一道靓丽的倩影停在他的身边,“上来吧!”

  苏媛戴着头盔,露出洁白的牙齿,扔给种泓益一个头盔。

  “还犹豫什么?我们约定好了的!”

  种泓益无奈接住头盔,像这样走路,可能中午也到不了鸡鸣三省的财神坳。

  他抓紧时间跃上摩托车后座,两只手抱着苏媛,那大长腿紧贴着苏媛,心里也没有像原先那样过度排斥。

  拐过山路十八弯,弯弯曲曲的崎岖道路让坐在后座的种泓益惊了一身冷汗,乌蒙山区,果然名不虚传,喀斯特地貌,乌蒙山将金沙江和北盘江分割开,宴从良的老家就坐落在云贵川三省交界的地方,传说这里是鸡鸣三省,意思是三省相交非常近,可就是这样一眼就能看见对面的地方,得绕道而行。

  “我知道,这地方不发达的原因了,你看,苏媛,如果这里架起一座桥连接三省,交通便利,有利于老百姓贸易来往,再有,把山上这些农作物规模化种养殖,运输也就方便多了,你看,我坐摩托车都惊出冷汗了,稍不注意,下面就是湍急的永宁河,那边是金沙江吧?”

  苏媛熄火,俩人眺望这一处视野开阔的地方。

  “种少啊!别说搭桥,你看这公路?你这个想法有点不实际,这山上住的人家不多吧,既然人不多,你的计划产生的经济效益就少,而人家那些有条件的不都外出打工致富了?”苏媛喘着气,按着胸口。

  “你说得也没错,但是,你没有发现吗?这样穷的地方,住的全是老人孩子,这些留守的人是多想得到帮助?”

  “唉!总之啊,你的想法一时半会没法实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