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长长的路
必三页2019-08-05 14:312,119

  快中午时分,种泓益和苏媛才来到财神坳的山脚下,这里古木森森,六月的天气,仅穿一件单薄衣服的种泓益觉得透心凉。

  “这里真是纯天然的避暑胜地啊!”

  “可不,你看,种少,这悬崖上还飘落有雨呢,你小心打湿啊!”

  一座山涧映入两人眼前,横跨两座大山上的一座石拱桥布满青苔,看样子,这个地方十分古老,但是,石拱桥的尽头,有可供摩托车前行的道路。

  难道只能步行了吗?

  石拱桥附近有两三座一楼一底的楼房,有人正光着膀子用簸箕晒东西,眼睛却不时瞟向两人?

  “唉,这位大哥,请问财神坳往哪个方向?摩托车走那一条路啊?”即便是眼前没有路,种泓益仍旧不失希望地问着。

  “去财神坳啊!”那光臂男打量着两人,从石拱桥走过去,大约一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废弃的房子,然后从这个房子的旁边上山,再走半小时就到财神坳了。如果你们的技术好是可以骑摩托的……”

  “算了,车放这里吧,我陪你走过去!”苏媛摘下帽子,无可奈何。

  “恐怕也只能这样了,谢谢你,苏媛!”

  苏媛双手叉腰,两腿颤颤,“也只是我才有这勇气走这山路,我记得我军训都没有经过这样的训练。”

  “哈哈哈!那今天就要看看你的风采了,走吧!咱们拭目以待!”种泓益打趣着。

  当两人来到财神坳,却被告知宴从良吃过早饭就下山了。

  种泓益看到宴从良老家还是土砖瓦平房,屋子里十分简陋,宴从良瞎眼的老爹十分谨慎,种泓益也就不便多说来此目的。

  原来,宴从良想要在假期找一份工作赚钱,母亲给蒙巴利镇长打了电话,委托给宴从良安排一份工作,蒙镇长当然欢喜,原本就有意让宴从良当他的二儿媳妇,明着谋一份工作,实际上也是为了拉近蒙恩国和宴从良的关系。

  宴从良和小弟走的是小路,也许在某一路段与种泓益失之交臂。

  门江镇虽然是一个小镇,在这个三省交界的边陲,繁华程度可不比县城差。

  青山绿水,小桥流水自不必说,风景和生态环境在全国数一数二,因此,这个小镇外来人口也特别的多,旅游到是其次,来此旅居的不在少数,你道为何,正是种泓益在车上听见的这里是打盐的宝地,何为打盐,就是吸毒呗!这个小镇没有工业,地处偏僻,鱼龙混杂。而贩毒吸毒的人隐蔽,几乎形成一条旁人看不见的产业链,因此,当地政府在脱贫致富的同时也肩负着扫毒的重大任务,可是,既然是一条产业链,毒贩们的狡猾程度可想而知,他们化妆成老实的农民,或者本身就是农民,这让扫毒工作的成效不是很大,反而让毒贩们更加谨慎。

  “徐阿姨以前在乌蒙山做什么工作啊?”苏媛和种泓益边走边聊。

  “哦,具体做什么我不知道,我那会才两三岁吧!好像我爸妈对这段历史不是很愿意记起,每次问他们的时候,都说那地方很艰苦……”

  “既然这样,那阿姨还愿意把你调到这里来?种哥哥,这不合逻辑啊?”苏媛歪着头。

  “我想,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虽然乌蒙山是一个苦寒之地,我又是男人,从小基本上没有吃过苦头,这一次栽了跟头,也许启发了我爸妈……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埋怨他们!”种泓益由衷地自豪着,他们家从爷爷这一辈起就是大官,外公外婆家也是权倾天下,他并没有受到挫折就已长大成人,他很感谢父母,是他们的教诲让他长成一个有怜悯之心的人,并不因为拥有众多资源而专横跋扈,这一点,他很欣慰。

  “嗯,可是……不过……”

  “唉,没什么可是不过的了,苏媛,你和我妹妹是同学,你应该清楚我们家的家教,相当严格,我们从小并没有觉得父母是高管,自己就有多特殊!”

  “所以,你们家境优渥,你们兄妹俩又多有教养,生在这样的家庭,真是好福分啊!”

  “苏媛,你也不错啊!”种泓益露出愉快的笑容,有爱的家总是充满着美好,即便是遭遇困难,也只不过是暂时而已。

  “我啊,也算是幸福的吧,比起我们刚刚看见宴从良的家,岂止是幸福百倍呢?我说这话不是贬低宴从良他们家,确实,你看看,这一路上的乡村人家,哪一家的日子有比城里好啊?”

  “是啊!以前总说勤劳致富,我看啊,也不全对,俗话说的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得给自然界创造条件啊!”

  苏媛吃吃地笑了起来,在内心深处,她很欣慰,因为种泓益并不是纨绔子弟,他心里装着百姓苍生,有着动人的悲悯情怀,更是一个有着远大理想的人。

  约莫黄昏的时候,俩人方回到门江镇,此时,华灯初上,小镇的灯光隐隐绰绰,分散在两条江岸上,亮晶晶地像闪烁的丝带,蒙镇长的餐厅此刻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巨大的霓虹招牌上,“龙凤山庄”几个巨大的烫金字体龙飞凤舞地伫立在三楼楼顶,餐厅不但经营特色地方菜,比如荤豆花,野生河鱼。当然也有住宿。

  种泓益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一群热闹的人立即鼓掌欢呼,为首的正是宴从良的姐姐宴从熙,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竟然不顾宴从良的反对,驱车五百里来找宴从良,随行的还有范良俊以及他们的司机兼保镖余建。

  “我认识你,你不就是那天范总的手下吗?你怎么在这里啊?你们想干什么?”种泓益一想起那天被人坑了的事就怒不可遏。

  “唉唉唉,公子哥,你放手,放手啊,咱好说好说……”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宴从良屏住呼吸,她看见种泓益,莫名的紧张又欣喜,紧张的是,看起来种泓益并不好惹,欣喜的是她少女初心,她感觉自己应该是很喜欢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