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西溪之约
必三页2018-08-01 21:492,386

  从良觉得有些尴尬,只见她呆立门口,两只手臂耷拉着垂立两旁,没精打采的样子。少顷,她便抬起那张沮丧的小脸,真诚而又可爱的脸上立即布满笑容:“蒙伯伯、恩国哥,我得回去了,谢谢你们……”

  话未说完,便一溜小跑……

  苏媛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种泓益,这让严谨的种泓益有些不自在。

  “我去去就来!”

  蒙恩国不待父亲同意,大步跨出门外。

  蒙镇长打着哈哈,“坐、坐……”

  种泓益有些失落,但还是缓缓落座。

  蒙恩国一路小跑,马路上,从良坐在摩托车后座微笑着向他挥手,无论蒙恩国怎样呼喊,那辆摩托车还是绝尘而去。

  …………

  “小姨,什么是结婚啊?”翠翠拿着手机,喜马拉雅正在直播。

  “去,小孩子听这个干什么?”从良一把夺过手机,狠狠地掐灭按键。

  “小四……”

  从良抬了抬眼皮,母亲那张比实际年纪苍老很多的脸显得有些疲惫!

  即便是心有内疚,从良依然不搭理她。

  母亲小心地往从良身边挪了挪,“是妈没本事,你要怨就怨我吧,翠翠还小,你别……”

  “行了,知道了知道了,我是有点不舒服……”

  “我知道,你是有想法的,这个山旮旯不适合你的……”

  “我到是想一辈子待这里哟,问题是你们愿意吗?我都不晓得我以后该干什么?”从良站起来,大声地吼叫。

  “孩子,是时候好好想想了!”父亲沙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你怎么出来了!”母亲立即小跑过去搀扶着双目失明的父亲。

  从良蹲下身子,双手捧着脸,泪水,不知什么时候从指缝潺潺渗出!

  回到床上,她小心地撕开信封,红色的通知书上赫然印着N市大学几个烫金大字。

  从良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泪水涟涟,“N市,我会回来的,我偏不信容不下,是你们,你们才不配在N市……”

  从良紧要嘴唇,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突然将通知书揉成一团,正准备扔进垃圾桶,恰好妈妈进来。

  “小四,你……”

  “没什么?”

  “我看看,你今天不是去拿通知书了吗?怎么样呢?”

  从良扭转身子,双手扣在背后,母亲直往背后瞅,很显然发现了从良手里捏着的纸团。

  无奈,从良摊开双手,母亲识字不多,但看到从良手里皱巴巴的通知书,瞬间若有所悟!

  “小四,家里穷,我手里只够你上大学第一年的学费,你看吧,你大姐二姐家里也恼火,自家的孩子也不管,光扔给我照看,从过年到现在差不多半年了吧,两家人没哪个拿过一分钱给我,倒像是我欠着他们,我应该的……你小弟也还小,男孩子嘛,总要让他多读点书,伙食也要准备好点,要不然,身体不好将来怎么娶老婆……”

  “你放心吧,我不会花你半毛钱,当初你们把我送出去,不就是害怕我是个拖油瓶吗?”

  “小四,妈妈对不起你,实在是穷得叮当响啊!……”

  “那么穷,干嘛还生啊?”莫名的怒火让从良克制不了爆发的情绪。

  母亲耷拉着脑袋,嘴里嗫嚅着:“要不,你相亲吧?”

  “相亲?”从良冷笑了下,“谁啊?和谁相亲?”

  “其实,蒙镇长家对你还真有好感……”

  “你说什么?”从良火冒三丈。

  母亲见这阵势,讪讪着准备离开。

  从良伸手挡住了去路:“怎么着?”

  “我怕说出来你不高兴?”

  “你现在说一半留一半我更不高兴!”

  “那好,我说出来你不许发火!”

  从良点点头。

  “镇长的二公子对你有意思!”

  “哈哈!”从良脸上挂着笑,眼里却喷着火般吓人。

  “你们是不是早就有阴谋的,怪不得今天我打电话给你说晚点回来,你还说不着急,让多玩几天都没关系!”

  “小四,咱家这么穷,难得你攀了镇长的高枝,我们全家也跟着沾光啊,你那两个小外甥女上户口还要指望你呢!”

  “关我什么事?”从良把母亲赶出房间。

  “蒙恩国……看我的眼神是有那么点奇怪,可我对他没什么好感啊,他除了长得高点,没看出有啥特别之处,再说……”从良摸着自己的嘴唇,仿佛,唇边还残留着种弘益的味道,她一想到种弘益,便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从良从包里拿出种弘益写的纸条,苍劲有力的字体让从良看得脸红心跳。

  她拨了手机号码,还没有听到“嘟”的一声就被连通了。

  电话码那头没有声音,从良等了一会,“喂!”

  “你怎么不打招呼就走了?”

  明明是责怪,从良觉得听起来怪有意思的。

  “我……”

  “你什么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不容商量的语气,从良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问你话呢?”

  声音有些粗暴。

  “我没有喜欢你,我根本就没有,你你为你谁吗?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从良不甘示弱,提高了嗓门。

  电话那头像是笑出声来。

  “晏从良,撒谎都不会,你不喜欢我,干嘛给我打电话?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不敢看我眼睛?为什么亲你的时候不反抗?”

  “你、你无耻……”

  从良恼羞成怒,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分明就是自取其辱。

  电话铃声响起,从良视若无睹,可电话像是不接不罢休,一直想过不停。从良本不想理会,但连续不断的铃声已经惊动本就隔音不好的隔壁父母亲住的房间。

  她生气地接了,却不说话。

  “我的宝贝,别生气好吗?刚才我逗你呢?”

  魔性又磁性的声音相当有吸引力。

  沉住气啊,从良,你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女人。

  “这位先生,请你放尊重点,不是人人都是你的宝贝,我接你的电话就是请你不要再打电话骚扰我了,再见!”

  “别,等一下啊!”

  “有什么快说?”

  “明天一早我找你,我们去趟西溪,你当向导!”

  “开什么玩笑,我来蒙乌山才多久,我还不知道西溪在东西南北何方呢!”

  “你别急,不就是同过伴吗?我去调研,你反正也没事,我看整个镇上就你文化高点,帮我记录下文件,拜托,我没有其他认识的人!”

  “你让镇长帮你想办法?”

  “唉,你先答应我,等着我,明早我来你家找你……”

  从良放下电话,眼睛望着天花板,许久未入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