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险象环生
必三页2017-10-22 08:272,341

  迷离的夜,迷离的眼神。从良歪在沙发上,笑意盈盈:“姐,干杯!”

  从熙立马眉开眼笑,这个磨人的妹妹,印象中从来对她没有客气过。好在自己情商高上。只要自己的富商男友分分钟听她召唤,她才懒得理这个正在发育的妹妹。

  “不如我们一起干吧?今天是从良18岁生日,我们一起庆祝!”范良俊拿来酒瓶,一一满上。

  他魁梧的身材,梳着一丝不苟的头发,着白衬衫,看上去干练沉稳。

  从良抗拒不了那嘴边意味深长的笑,会意地一饮而尽。

  从熙嘴角翕动,冷冷地扫视着妹妹苍白的小脸。

  视线有些模糊的从良眼眸闪动,恍惚中仿佛看见范良俊在姐姐身旁耳语。

  “奇、奇怪,倒下去的不该是从熙吗?”从良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良俊,快扶着!”

  范良俊搀扶着摇摇欲坠的从良,在忽明忽暗的灯光闪烁下,不时触碰到一群跳舞的少男少女。从熙端着酒杯招呼大家。范良俊很快连拖带拽架走从良。

  走廊上寂静无声。

  “渴、我渴……”从良撕开自己的领口,内心里有一种急切的渴望,喉咙干涩。

  这女人,太青涩。

  要不是她平素耀武扬威,要不是她是从熙的妹妹,他才懒得管这闲事,怪只怪你姐无情罗。范良俊俯身望去,这丫头弯曲着腰身,重重地压着他环抱的手臂,发育不全的胸部影影灼灼有两个豌豆米大小的圆点摩挲着他的腰部。

  又瘦又小,这女人,不会超过90斤,范良俊嘀咕着。

  这女人,她还是女人吗?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哇。

  她哼哼着,这声音吓了他一跳,也让他格外注意到她的小脸,睫毛弯弯地搭拉在长着几颗雀斑的脸面上,小巧的鼻梁,唇部丰满,颈项修长,范良俊刚一凑上自己的嘴,没想到从良像久遇甘霖,立即不分彼此地狠狠允吸起来。

  感觉到拉扯得疼痛,良俊顾不上来,慌不跌离开亲吻她的嘴唇。好不容易进了电梯门,刚要摁下楼层,这小姑娘像只小狼崽子猛地扑上来,只觉一阵剧烈疼痛。

  这丫抽的,良俊顾不上嘴还被从良叼住,急忙拖她走出电梯,开关门的刹那,差点撞到一个穿黑西服套装的男人身上,那男人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便匆匆离去。范良俊心虚极了,开了门,将从良打横抱起,想也不想地抛向床。

  “嗯”

  一声闷哼,良俊竖起耳朵。

  “我要……”

  从良毫无羞耻的哼哼唧唧。

  不,不是,刚才那闷哼不像是男人的声音吗?

  屋子没有开灯,只见床上影影灼灼,巨大的声响让范良俊顾不得唇部的疼痛,慌不跌地逃出门外。

  临走不忘狠狠地锁上房门。

  得,反正他对这丫头没兴趣,被野男人吃了也好,免得他罪恶感巨大。

  他抚摸着被从良咬伤的唇部,一脸懵逼地走下楼梯。

  “你,你怎么……”

  从熙放下酒杯靠近良俊。

  “没、没事……”良俊摆摆手。

  从熙关切地握着良俊的手,酒吧里灯光昏暗,“怎么这么快?办了吗?”

  “办了!”良俊重重地点点头。

  从熙满脸狐疑,伸开手摇着良俊双臂:“人呢?不会这么快?”

  良俊满脸忧伤,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的委屈,“真的一定要这样吗?她是你妹,才刚18岁……”

  “住嘴,她不是我妹,我让你办你就得办,怎么?连你对她都没兴趣?你这怂样,有没有出息,说吧,她现在在哪里?”

  良俊向上努努嘴,“在楼上,药劲大得很,有、有一个……”

  “什么?我只放了一半呢。”

  从熙话未说完,被她好友拉着跳舞去了,到底良俊于心不忍,心里默念着让从良不要怨恨他。

  楼上,僻静的房间里。

  种弘益被那帮企业家灌了个饱,他本身不胜酒力。见他确实没办法自己开车,为首的范总笑眯着双眼,“给种处开个套房。“

  “不、不用!”种弘益摇晃着高大的身躯离开酒席,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摔倒。

  “为了你的安全着想,种处,看来今晚你必须在这过夜了。”范总张开满嘴金牙,低声对身旁的助手耳语。

  助手会意,荡笑着扶种弘益回套房休息。

  ……

  “办好了?”

  范总一脸严肃。

  “好了!”

  “没人看出什么端倪吧?”

  “没呢,不过,刚走到电梯口被两个小年轻撞个满怀,像、像是……”

  黑西装目光闪烁,不敢正视范总。

  “说吧,看见谁了?这件事最好不要被别人发现。”范总大手一挥,示意黑西装开口。

  黑西装双手交臂,一手摸着下巴,“刚发现像是少爷的身影,不过,他们什么也没发现……”

  “臭小子,年纪轻轻找死。”

  “我让小姐晚一点过去。我们这样做,他会满意吗?”

  “有什么满不满意的,他年纪轻轻就当处长,别人像他这年纪也不过刚毕业,他家祖祖代代都是当官的,我们拉拢他,以后项目就好审批了。”

  ……

  种弘益初入官场,虽说从小见惯了官场大人们的处事风格,可毕竟他刚毕业一年便被提拔成开发部经济处处长,这晋升速度简直青云直上啊,前来送礼的示好的简直踏破了他家门槛,这些人情世故都被他老妈徐文丽笑中带怒婉拒了。

  用妈妈的话说就是弘益还小,不能染上当官的恶习,不能让人抓住把柄。

  要不是表哥徐良彪介绍范总,他才懒得赴局,偏偏中途徐良彪接到电话离开了,可怜种弘益被他们灌了痛快。

  种弘益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喝得酩酊大醉,刚躺下不久,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压了下来,他闷哼一声,房里没开灯,便又沉沉地睡去。

  醉眼朦胧中,一具比他酒劲还要燥热的躯体俯伏下来,小手不规矩地在他身上上下其手。他笑了,这范总想是以为他好这口,可他真的醉了不好受啊,哪有心思想这情情爱爱的,到是这位小姐,猴急得不行。

  “滚开!”

  威严而掷地有声。

  “良俊、方浩、思岩、姐……我要,我要……”从良祈求着,渴望着,喘着粗气,拉扯着身边的种弘益。

  “啪!”

  种弘益挣扎起来拍亮电灯。

  “不是小姐吗?装什么装?”种弘益来气了,他本来想要洁身自好的,被从良这股子邪气给惹毛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