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凄惶绝望
必三页2017-10-22 08:252,186

  尼玛,这个时候你还笑得出来?

  宴从良,你丫就是一怂逼,没心没肺。

  她感觉从下身渗透出一阵一阵的疼痛,别忘了,被人抹干吃净亏你还当没事人。就这样原谅那小贱人了?吃亏上当被人耍。

  “我恨你们!我恨全世界!”

  从良红着眼睛,滨江路的江堤上一群白鹭被她的喊声惊起,他们挥舞着一致的翅膀逃向天空。

  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下江堤,就让这江水洗净我的肮脏,让我长眠于此吧!

  从良闭上绝望的眼睛,颗颗晶莹饱满的眼泪滴落在衣衫上。

  “姑娘,别做傻事?”

  江岸上不知何时已聚集了几十号人。

  “前面怎么回事儿 ?”

  “处长,好像是有人要跳江……你等一下,我调头抄近路,时间怕是来不及了。”

  “不用了,往前开,停在那里。”

  种弘益看看乌云密布的天空,命令着。

  拨开众人,种弘益的气场太大,众人急忙让开一条道。

  “你们等着看别人的笑话吗?”他头也不回地下了江堤,司机雷磊一路小跑紧随其后。

  “姑娘,你过来,江心危险。”

  从良哭泣着,听见有人近距离的关心,哭得更大声了,泪眼婆娑,却看不清来人的脸,只觉得那人很高大,高大到足以令人仰视。

  从良慢慢走进江心,偏偏这时天空下起了大雨,江水很快没过她的胸膛,种弘益在身后喊得越大声,她往江心的脚步就越快,再快,她也没能快过种弘益的大长腿?

  江水刚刚没过种弘益的腰部,他猛地从背后抱着宴从良,从良只感觉一股炙热的气息袭来,她试图挣扎,那人却紧紧地钳制住她,她没办法动弹,本就哭得泪人一样的她彻底服软了。

  “好了,没事了。”

  充满磁性的中气十足的声音满是柔情。

  他拖着她往岸边走,雷磊悬着的心此时才放下来 。

  他为他撑着雨伞。

  “不用了。”他把那女孩顺势扔进他的怀里,狠狠瞪了他一眼,“以后,这种事别在背后大声喊我。”

  雷磊一愣,不就是喊了你几声种处吗?那还不是担心你的生命安全,你说你为了这个不相识的小姑娘丢了命多不值啊?

  从良冷得瑟瑟发抖,不断地打着喷嚏。

  已经越过的种弘益有一丝狐疑掠过,遂折返回来。

  从良没精打采地靠在雷磊身上,挣扎着想要仰视这个靠近他的男人。

  两人目光相视茫然,种弘益怀着他狐疑的不屑的眼神一一扫过从良苍白的小脸,从良心里一凛,刚要张开O着的嘴,却发现刚刚还微笑友善的目光犹如一道劈人的闪电,冷不丁地打了个寒噤。

  “为什么要救我?你还不如让我死。”

  从良脸色悲伤,仿佛这个救她的人并没有给她带来希望,反而阻挠了她。

  她的鼻孔一扇一扇的,抽泣着,混合着雨水哭成泪人。

  种处冷冷地扫视了她一眼,迟疑片刻,吩咐雷磊将她带上车。

  “这、这合适吗?今晚的会议……”

  “取消今晚会议。”

  说完,种弘益大踏步往前走了。

  ……

  城东,赵丽凤在落地窗台光着脚走来走去,一只手缠着纱布,用一根粗布条挂在胸前,“真的不管从良了吗,老公,虽然她真的有点让人不省心,可她从昨晚到今晚,都没有回过电话,也不接电话,这是怎么了嘛!老公,是不是平常我对她太凶了啊?”

  “没你的事,是我管教不严,你哪对她凶,就是对她太温柔了,都是你惯的,手被她伤成这样你还帮着她,担心她,她就是个混世魔王,现在学着夜不归宿了。反了反了!你过来坐下,手上还有伤呢,别动来动去的。”

  赵丽凤从窗台下来,顺从地坐在宴席山身旁,

  宴席山翘着两撇八字胡,气得不停地跺脚,用手指着从熙:

  “你说你,你们一起出去的,你妹丢了你都不晓得?”

  “我,她那么大的人我哪管得了,你又不晓得她平常吼人有多凶?她连妈都没放在眼里,又怎么会服我这个姐……”从熙翻着白眼。

  “哎呀,老公,干嘛为这个责怪从熙嘛,对呀,从良她不是小孩子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她小小年纪就有点不、不学好……”

  “那你说,她究竟怎么了?”宴席山气得拳头击打在茶几上,咚咚作响,直教人心惊胆战。

  “你就说吧,从熙?”赵丽凤对从熙努努嘴。

  “我不能说,爸这会这么凶。”

  “你看你,吓着小孩子了。”赵丽凤一边揉捏着宴席山的肩头,一边嗔怪着。

  宴席山伸手拍了拍夫人的手,目光温和地对着从熙,柔声说道:“爸爸不生气了,反正从良从小就是硬骨头,还是我的从熙最乖,乖女儿,你放心大胆说,爸爸绝不会因为从良为难你……”

  “爸,从良真的长大了,昨天晚上,她仗着自己过生,胆子大得不要不要的,说要进行什么成人礼,跟一个男人去了包房,我们喊都喊不住……”

  宴席山微闭双眼,手心里拳头攥得老紧了。

  “爸,”宴从熙在爸爸面前用手晃了晃,“从良这会应该还在享受甜蜜生活吧?”

  “从熙,别说了!”

  赵丽凤呵斥着从熙。

  “没教养的小蹄子,都怪你们,平常怎么教育的?”宴席山气得两撇胡子上下蹿动。

  “爸,说了不生气的,为这种人气坏身体不值得。”从熙从地上站起来靠近爸爸,讨好地拽住爸爸的手臂。

  “从熙,怎么给爸爸说话,从良可是你的妹妹,做错事情我们应该包容,她已经够苦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找找吧。”赵丽凤不悦道。

  宴席山沉吟一会,摸了摸下巴,“甭找了,我们家没有这种不要脸的不孝子,若是回家,家法伺候。我没在的时候,多亏夫人视如己出把她带大。不懂感恩就算了,还把你咬成这样。”

  说完,心疼地轻轻触碰了下赵丽凤用厚厚的纱布包着的左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