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诡异眼神
必三页2017-10-22 08:262,333

  从良像只小馋猫张牙舞爪地撕扯着床上这个大她好几倍的猎物。她涨红着脸,眼里满是迷雾,喉咙干涩,下身燥热得想要脱光光,胸部好像也在剧烈燃烧,只要这男人触碰她一下,她就会像触电般地无比舒服,她脑海里只有一个目的,她要这男人,她要定了。

  这女人吃药了?像只发情的小母猫。青涩的脸上看起来红晕一遍,不像是害羞。那身姿扭曲着不断地靠近他,翘翘的臀部到有几分丰满,那鲜艳欲滴的嘴唇狂乱地想要表达什么。

  “啊!”

  趁种弘益思量的当儿,从良的小手盈盈一握,他的家伙像一只泥鳅滑溜溜地蹦跶出来,迅速升温、膨胀。

  隔着裤子,他也能体会那家伙有多粗,他闷哼一声,一股原始的渴望从心里迸发出来。从毕业到现在,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生活枯燥得只剩两点一线,家教甚严的他孤独到没朋友。

  长期干涸的沙漠渴望雨露甘霖。内心集聚着疯狂的欲念,渴望释放,渴望被表达。而眼下,这个看起来比他小好几岁的姑娘正疯狂地撩拔着他,他怔了一下,想要翻身起床离开,转念一想,不是已经上了他们的圈套,没有做,谁会相信?难不成让别人笑他年纪轻轻就不举?

  那里膨胀得越来越厉害,被小姑娘推搡着已到极限。

  他怒吼一声,像只雄狮残暴地扑向从良,撕开她本就衣衫不整的衣物,一下一下猛烈地撞击着,他的冲撞让从良的疼痛感增强,但内心的燥热稍有缓解,嘴里满足地笑着,却放肆地哭了。

  “没见过你这样的小姐。”

  从良的又哭又笑像是对他的挑衅,他像只巨无霸,复又将她压在身下。

  从良只感觉背后像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一路踢踏着她柔嫩的身躯,一下一下的冲击让她欲罢不能,仿佛几个世纪那般长久,从良疲倦得沉沉睡去。梦中,她的身子一直在动荡,她看见自己就像权力的游戏里面的龙母丹那样,被哥哥敬献给了魔王,获得至高无上的荣誉,从此以后,她的身体将不再是她的身体。

  一抹金色的阳光从窗帘缝隙中倾洒进来,从良浑身剧痛,头晕乏力,屋里的冷气开到最大,明明是夏天,从良却感觉像阴冷的冬天,她口渴,挣扎着坐起来,胯下立即撕裂般疼痛,洁白的床单上点点殷红,像雪中梅花般傲然屹立。

  她甩了甩懵逼的脑袋,昨晚,昨晚明明是她让良俊给姐姐下药的,怎么偏偏是她倒下?明明良俊对他发誓只爱她一个人的,他说他早就受够了从熙的叽叽喳喳鼠肚鸡肠,他明明说过要帮她打败姐姐的,他明明说喜欢她的活泼开朗不拘小节的……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个骗局,她被姐姐和良俊合伙坑了,还被这不知名的大叔给上了,她不由得一阵羞赫,浴室门开了,大叔裹了浴巾,她慌忙拉了被子遮住前胸。

  “怎么,你还害羞,干你们这一行的还有羞耻吗?”

  冷冷的声音足以摧毁任何一个无知的少女。

  面无表情的眼神冷冽地扫视她,突然,那目光像是僵住了,忽而转过一丝莫名的兴奋,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像是嘲弄又像是不可思议。

  从良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床上,洁白的床上梅花点点,没错,他分明是看见这个,眼光里才显露出一抹惊喜的异样。

  她懵懂了几秒,她怎么就不懂得羞耻了,他分明是吃干抹净后就想拍屁股走人,想走,门都没有,即便是被从熙这丫头出卖,她也不会就此罢休。

  男人穿好衣装,甭说,高大的身材穿上这身质地考究的衣服,看上去气质非凡。

  他刚准备开门离开,斜刺里窜出来个丫头把门,那廋廋小小的身躯, 蛮横地矗立在他面前,她的头顶刚好没过他的下巴。

  他微蹙双眉,极不耐烦地呵斥她滚开。

  “不要走,你是谁?是谁让你这么做的?你不能说走就走啊?”

  从良一口气歇斯底里地喊出心中的恐惧。

  他的眼神太吓人,仿佛快要将她生吞活剥。

  他一步一步地逼近,她一步一步地后退,退无可退,她紧贴着门,手心里攥出汗来。

  “我是谁重要吗,哪有嫖了还要告诉真名的?”

  他捏疼了她的下巴,目光一凛,推开她,大摇大摆地走出房门。

  从良弯下小小的身躯,相比身体的疼痛,她的内心不知道要强烈多少倍?

  她明白了,他把她当妓女,她欲哭无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从良简单收拾下便离开房间,经过酒店大堂的时候,几个服务员叽叽喳喳地掩嘴窃笑,从良假装没看见,一路跌跌撞撞走出大门。

  手机静音,不看手表,漫无目的,不觉饥饿,从良已经走了不知多少公里路,也不知道身处何方,比起心灵的伤害,脚上的疲劳和昨夜的折腾又算得了什么?她真不想就这样回家,这会儿的家里,又不知道被从熙那个小贱人怂恿成什么样子。

  妈妈赵丽凤这会该是一副圣母的样子吧,脸上挂着笑,心里不知道有多窃喜,还一口一个担心从良来着;爸爸又该是气得暴跳如雷,对于她这样的女儿,没有她的存在,他们不知道会省多少心啊?其实,也不是自己的亲爹亲妈,干嘛那么瞎较劲,怪只怪自己是个连亲爹亲妈都遗弃的孩子。

  从小……

  她不敢回忆过去,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同样是寄养的女儿,从熙与舅父尚无血缘关系,只因赵丽凤阳奉阴违,舅父从小待她就比待从良好。那小贱人同样遗传了她妈的口蜜腹剑,简直……这个家她实在呆不下去了。

  就在前天,因为一点口角,妈妈就要撕她的嘴,情节之中她不慎咬伤她的手,也不是故意的,可妈妈不依不饶,吓得她不敢回家,以妈妈的个性,应该早就通知爸爸回家,就等着家法伺候了吧。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中了范良俊的圈套,范良俊就是个软蛋,什么都听从熙的,她应该早就想到了,从熙怎么可能安好心给她过生嘛,一想到从熙和范良俊给她的陷害,她气得恨不得煽他们的耳光。

  可是,这么多年了,心里千百遍的复仇只能令自己心生烦恼,想得太多,早已酿成抑郁症。

  18岁了,也该独立了,既然没人在乎,不如去死。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丝丝温暖的话,那就是她的好朋友胖子曾春花和瘦子谭礼,一想到他们的组合她就想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