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地狱一夜
必三页2017-10-22 09:002,220

  客厅里静悄悄,月亮柔和的清辉隔着落地窗倾洒满屋。从良蹑手蹑脚地摸向自己的房间。

  她刚准备转开门把手,斜刺里蹦出一个人来,冰凉的手紧紧地攥着她的手臂。

  “啊……”

  “别叫!”恶狠狠的声音劈头盖面。

  从良提到嗓子眼的气息平和下来,她就知道躲不过这小蹄子的魔爪。

  从良挣扎着想要开灯,被从熙一顿狠拽着拖进卫生间。

  反锁上门,水龙头哗哗地流淌着。

  室外,传来妈妈的咕哝声:“这么晚了还洗啊?早点睡吧,熙熙!”

  从熙打开一条门缝应了一声,从良试图夺门而逃,手刚伸出,便被从熙重重地压在门上。

  “咔嚓”

  从良忍不住一阵心悸,从六岁起,只要从熙不高兴,就会以这种方式惩罚她。

  她睁大眼睛,从熙漂亮白皙的脸上逐渐显出愤怒的愠色,大大的眼睛闪现出一道刺目的光芒,很明显地白眼球多余黑眼球。她鼻翼煽动着,嘴巴一张一合,多少年了,这张百变的面孔狰狞而扭曲,从良觉得很滑稽。她静静地瞪着她,到要看看今晚你弄出什么名堂。

  “瞪我?”从熙撸了撸袖管,“这两晚都跑哪骚了?”

  从熙凑上从良的身子,随即假装用手在嘴边扇了扇。

  “嘢~真的好大一股骚味……”从熙一股厌恶状。

  这很无聊,忍耐是我二小姐的本事,从熙,你丫有本事别让我开尊口,要干嘛,给个痛快?从良低着头,不再理会从熙的冷嘲热讽。脑海里不断出现那个高大男人的身影,一想起他,她的脸上便立即出现一股燥热,而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从熙说了什么,她根本不予理会,她摆弄着裙角。

  “啧啧,你哪有钱买新衣服?车过去……”从熙扑上来撕从良衣服。

  “你干嘛?”从良紧紧护着身子。

  “巴宝莉?你丫抽的,你穿巴宝莉?你被包养了?”从熙晃动着被愤怒、嫉妒迷蒙的双眼,咆哮着。

  从良从来没有发现从熙的愤怒会给她带来极大的快感,她以为接下来会有一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惩罚。等等,她说谁被包养?我呸,从熙你这小贱人怎么好意思说我?你才被包养,你穿的胸罩还是良俊 哥买的呢??说起良俊哥,从良内心一股怒火上窜。说好的一起教训从熙,没想到把自己的清白给赔进去,从良啊,你还是缺根筋啊,幸亏、幸亏那人、那人……想到这里,从良忍不住小脸通红。

  “你个花痴、白痴……我让你得瑟……”从熙取下马桶刷,劈头照准从良一阵猛打。

  “从熙,你太过份……求你别打了……”从良被揪着头发,趴在马桶盖上,很痛苦地口齿不清。

  从熙哪里理会她的求饶,愤怒就像火山爆发而不可收拾。从良顺势倒下地并立即翻身,将扑了空的从熙踩在脚下。

  室外,父母咚咚捶门的声音响彻耳畔。

  撞开门的刹那,两口子目瞪口呆。

  从良呆呆地不知所措,仍然死死地踩着从熙不放。

  “你还不松开?”父亲天打雷劈的声音像闪电抽便她的全身。

  赵丽凤嚎啕大哭,扑上来掀开从良的小脚,从熙眼泪婆娑,柔软地像个未经世事的瓷娃娃。

  “你还有什么话说?从良,这个家,你是呆不下去了。”父亲气得直哆嗦。

  “明天一早,我会给你买好票,你回你的蒙乌山,十八年了,十八年的情,我对得起你的父母了,你滚吧……”

  赵丽凤紧紧搂抱着从熙,“老公,这孩子脸色苍白,也不知道伤没伤着内脏……”

  宴席山斜眼看了看母女俩,“从良,你妈一直嚷着找你,给你说尽好话,背后一直都在关心你,你到好,看你做了什么好事,你们有多大的仇,用得着这样对待你姐姐吗?”

  宴席山拖着瘸腿走来走去,从熙在母亲的怀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抽泣着。

  从良坐在沙发上,拳头不由自主地攥紧。

  “说吧,现在给你机会说,你这两天去了哪里?你说你刚回来就搞这么大动静,你发的是哪门子疯?”

  “你问她?”从良头也不回地径直往房间走。

  “跪下!”

  一阵爆喝,从良怔了一下。

  “啪”

  从良捂着火辣辣的右脸,转回头怒目望向父亲那张青柠的脸。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他在寻找着什么?

  眼尖的从熙从母亲怀里挣扎下来,立即将父亲的拐杖拿了出来。

  从良额头被父亲的拐杖戳着,生疼的感觉让她备受屈辱。

  “爸,你怎么不问问从熙怎么回事?”

  “你还嘴硬?”

  腿上立即吃了父亲一棍,钻心般的疼痛让从良立即跪倒在地。还来不及思索,背上立即接二连三地吃痛。

  从良咬牙挺着,这都照的什么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觉得父亲打累了,从父亲通话的语气中感觉到她真的会被送回大山。

  从良躺在地上,背上的汗水和着丝丝血迹将衣服牢牢地粘在肉上,她蜷缩着,从未感觉到如此的悲伤。哪怕是那个冷酷的面孔,也曾给过她丝丝温暖的慰籍,只是,她很害怕,害怕不确定的未来给她带来伤害,因此,昨晚,趁他出去为她买药的时候,她不告而别。这样做对吗?她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他,已经做了她的男人。

  他的五官很立体,眼神犀利,鼻梁高耸,薄薄的嘴唇,近乎严苛的嗓音,虽然,表面上他冷若冰霜,但他从江里把她捞出来,给她买干净衣服,为她买吃的……这一切又彰显着他私下的脉脉温情。比起从熙母女俩的口蜜腹剑,这个陌生的男人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命运会再一次将我抛向何方?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今后,无论怎样也要好好活着,录取通知书还没拿到,也不知道考没考上喜欢的学校。

  从良挣扎着想要给曾春花和谭礼发消息。

  屋子里安静极了,隔壁房间里传来呼噜声,想必,他们早已彻底忘记她这个多余的人了。

  被遗忘的人,又何必苦苦证明自己的存在?

  从良苦笑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