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久别重逢
必三页2017-10-25 22:342,138

  马路上空荡荡,此时正是正午,有几辆载客的摩托车停在马路对面,这会见有乘客下车。便都一窝蜂的冲了过来。也顾不上马路上是否还有其他车辆。种弘益紧蹙眉头,这样的横冲直撞,简直太不负责任了!

  “帅哥去哪里?”

  “兄弟到哪里嘛?”

  ……

  种弘益三缄其口,初来乍到,他不愿多言。众人见帅哥高冷,看他模样像是有些来头,笔挺的西装,头发剪得有些短,墨镜下是高挺的鼻梁。一双薄而有型的唇,整个五官有些宽大,脸型看起来极具侵略性,虽长途跋涉,仍神采奕奕,再加上身材挺拔,看起来不像是好惹的主,众皆纷纷离去。

  种弘益手一抬,那小年轻立马调转车头,“大哥,你叫我?”

  “唔,镇长家在哪里?”

  “哦,不远不远,离这里还有2公里,从前方路口往右走,过桥后左走,看到一个丁字路口,往左过江九大桥,一直走到岔路口往右,走完这条马路就会看见一条宽阔的马路,那是国道,你往右走,就是往永宁县那边的方向,约莫500米的样子,就会看见三层楼的独立小院,那就是了。”

  “好的,谢过!”

  种弘益拎着包,大步流星从小年轻身旁掠过,甚至,小年轻怀疑他是否记住刚才絮絮叨叨讲了那么多。

  种弘益只是想观察这个镇的地形地貌,并非他天生爱走路,也不是腼腆到连给镇长打电话都不敢。

  永宁河江整个镇一分为二,并在江九大桥转了一个弯,江九大桥下居然还有一个江心岛,不知名的白鹭还是其他小鸟飞来飞去,不远处居然有一叶扁舟,不知谁家的白发渔翁在独自撑着,虽然是汛期,可河水清澈平静。河岸两旁的房子没有超过五层,尽皆掩映在翠绿茂密的各色树木下。很显然,门江镇的自然生态保护得相当完美。

  幽静的环境,新鲜的空气,偶有汽车呼啸而过,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种弘益悬着的心立即放松下来。

  看起来这里一切都很新鲜,马路两旁的人家过着富足而享受的生活,正午时分,他不止看见有两户人家将刚刚宰杀好的鸡鸭放在燃烧着的稻草堆里烧毛,老爷爷拿着那些已经被开水烫干净了的鸡鸭开膛剖腹,老奶奶颠着小脚忙前忙后,一副充满人间烟火的满足模样。

  那小脚老太冲种弘益笑笑,种弘益这才发现有些失态,摸着瘪瘪的肚子才发现有些饿了。

  他掏出手机,依然是几十条未接电话提示,拨通镇长蒙根生的电话,一个豪爽的中气十足的语气响彻云霄。

  “你在那座桥?咱门江镇五公里内有三座桥,每个方向都可以互通,啊,这样这样,你在桥头别动,我派车来接……”

  种弘益眉头轻蹙,仔细一看,双车道的桥上灰噗噗一片,两边的栏杆竟然是汉白玉雕琢,桥墩上一只怪兽张着血盆大口,桥上确实没有标识,这就难怪外地人不清楚了。

  不到五分钟,一辆红旗牌高级轿车出现在种弘益面前,车身很亮,应该是才买的新车,副驾上探出一颗年轻的脑袋,“种哥,上车吧!”

  早有人将后车门拉开,种弘益抬起大长腿,落座后,司机开在桥头树荫掩护下停下,几人在车上寒暄了一会,原来,那个坐在副驾驶的人是蒙镇长的二儿子蒙恩国,他的年纪与种弘益差不多,司机小刘,三十多的年纪,小平头,与种弘益坐一起的是个胖胖墩墩的男人,身体看起来虽胖却也壮实,音如洪钟,这点种弘益已经领教过了。蒙镇长的脸上一年四季几乎没什么变化,永远的红通通的,他应该很能喝酒吧,各自介绍完毕,车刚启动仿佛就已到院里。

  蒙镇长与种弘益并肩而行,“原本想在镇上最高级的饭馆给你接风,你父母和我都是多年老朋友了,我也把你当小侄辈,你不要拘谨,就当是自家,今天就当回家吃饭……”

  “一样一样的,在家吃好!”

  “小种啊,你先在家住几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家里的车、人都随你调遣……”

  “蒙伯伯,不用客气,我的调令明天应该会来……”

  “嗨,早着呢!你先熟悉熟悉环境,咱们这地方虽小,人际关系啊不比大城市简单……”蒙镇长垫着脚尖凑近种弘益耳旁。

  前院看起来不大,两旁各有三四间大小的房间,中间是三层楼的洋房,客厅在一楼,迎面是一副巨大的迎客松,种弘益咧嘴笑笑,都说没品位不要乱显摆,这迎客松却是通用的客厅挂物。

  种弘益被引到餐厅,餐厅里很明亮,一张宽大的大圆桌,原先桌上坐着的几人热情地招呼大家,蒙镇长邀种弘益坐在他的右边。

  重新落座后,蒙镇长笑意吟吟,“今天给小种接风,大家多喝点,多吃点,上菜吧!”

  不一会儿,衣着整齐划一的厨子们一一把菜上齐。

  蒙镇长来了一瓶像花瓶一样的红色圆瓶酒,很精致细腻的酒器,高脚陶瓷酒杯,十分讲究。

  “小种啊,来咱这穷地方,要啥啥没有,但这好酒好菜啊,管饱,我们这地儿,好客,来来来,大家先喝起。”

  种弘益虽然从小就在酒桌上泡过,毕竟个性生性内敛,他客气地端起酒杯,随着蒙镇长的目光一起扫向周围,这一看不打紧,差点洒了酒,他心内一凛,一股痛惜之情立即袭便全身。坐在他斜对面的正是他日夜寻找的姑娘。

  他看得有些呆,从良更是羞赫,以为永远不再见面的他,居然阴差阳错地很快见面了。

  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从良曾经担忧过。联系不到他,也不能为他做什么,所有的臆想也不过是一厢情愿。

  眼前,这个人又那么真实地呈现在她的面前,看见他就想起了他结实的身体。

  要不是蒙恩国打电话让她来镇上商量领取录取通知书,并被蒙恩国热情相邀,她是万万见不到他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