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奔(二)
芷语2017-10-21 09:271,101

  噩耗传来,就像晴天霹雳 ,玥儿感觉到房子要被劈倒了,爷爷奶奶支撑不住,晕过去好几次。一个家庭就这样毁了。

  那些天,玥儿觉得山是转的,水是转的,人也是转的。她哭着哭着,睡过去,睡过去又醒过来。想起妈妈给她穿上公主裙喜欢的眼神,温柔的像水一般,充满着柔和的爱。那时,她是最幸福的人。

  如果当初可以重来,她会硬拉着妈妈爸爸的手,用尽各种手段,不让他们出国,即使再穷,即使天天喝稀饭,吃蕃薯,也好过没有父母的日子,还有那个未出生的小弟或小妹呢?他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人世间的空气呢!

  一个家只剩下老的老,小的小。

  村子里好心人都过来安慰。

  白头发的老奶奶抹着眼来了,红着眼走了。

  壮年的大叔大婶也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一个家庭倒下了,一个人倒下了,别人的帮助只是辅助,只有靠自已了。

  那些妒忌玥儿的女孩,倒象获得了一种新生。

  她看着她们快乐的眼神,似乎看到人性里最无耻的品质。玥儿很恨她们。

  如果她们够善良,即使不慰问,也不用表现出那么快乐啊。

  玥儿写信的频率更好高了,松芳姐姐是她唯一的支柱。

  “姐姐,上有快撑不住的老人,下有传家的男丁,我不能倒下,可是我怎么办呢?”

  松芳说:“家里靠你了,你要坚强啊!”

  “姐姐,我不想读书了,我想把这个家撑下去。可是父亲又寄希望于我,但是,你晓得,爷爷奶奶上次打击过后,爷爷得了脑血栓,幸亏发现及时,住了院,但是家里所有积蓄都花光了。爸爸妈妈在国外没留下一分钱,案子成了无头案。怎么办呢?”玥儿不想上学了,想随松芳姐姐一起打工。

  松芳回信:“你成绩好,又是县里最好的中学,不要放弃,先支撑两年,等毕业了再说。总要有个初中文凭才好啊!”

  此时此刻,玥儿觉得松芳是另一个父母,是唯一的精神支柱。

  可是,从初二起,玥儿成绩一路下滑。上课时,总是心不在焉。

  夜里睡不着,每天想着父母,有时梦里梦到他们,好象看清了爸爸眼睛,又看不清,她想去摸,却永远隔一层纱的距离。直到醒来,她大汗淋漓。她真不想醒来,因为梦里有她的父母。

  老师也发现她不对劲。有一天,玥儿上课,上着上着突然睡着了。老师在黑板上写字,写着写着,一扭头,看到睡着的玥儿,他气不打一处来,精准地把粉笔掷向玥儿,玥儿满嘴口水地抬头,迷蒙的双眼在寻找什么东西,她的样子引起了全体同学的哄堂大笑。她一低头,看到趴着的双臂间,有一支白色的粉笔,才醒了过来。

  老师找她谈话,她低头不语。

  她始终没能走出来。一直混到毕业。毕业成绩已经属于中下了,好的高中已没有什么希望。

  玥儿想起爸爸的最后一封信,想起爸爸的期望,难过地流下泪来。

继续阅读:夜奔(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