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奔(三)
芷语2017-10-21 11:471,124

  这个雨季像着了魔一般,几天来,天天下雨,雨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条条望下掉。山谷里,积蓄的雨水变成一条条白色的瀑布,如白练一般,从苍翠的山间奔涌而出。

  这样的大雨,对农民来说,又是一个灾年。田里被水冲决了口。男人女人们,有的披上蓑衣,有的披上塑料布冒雨去田里把决口重新补好。

  爷爷奶奶老了,不能动了,玥儿刚刚湿着从田里回来。淋湿的衣服紧紧裹着她的身体。因为营养不好,身材细长消瘦,但依然看到她开始发育鼓胀的乳房。

  她换完衣服,发现奶奶躺在床上,“哎哟-哎哟”说很疼,腿骨里像是有很多蚂蚁在爬。玥儿想,估计是天天阴湿,老人的风湿又犯了。

  玥儿心疼奶奶,又没有什么特殊办法,只能轻轻给奶奶揉揉腿。

  “奶奶,不如我去打工好啦!”玥儿一边给奶奶揉腿,一边说。

  “不行,你读书好,一定要读下去。上个大学,给咱家争争光。”奶奶声音很弱,但很坚定。没有商量的余地。

  玥儿只能把话硬生生了噎了回去。

  雨继续下,滴滴嗒嗒。

  “玥儿,玥儿,我回来啦,你在家吗?”松芳激动又急切声音从门外的路边传来,原来是松芳从外地回来了,

  松芳收了漂亮的雨伞,放在玥儿家的大门旁。微笑着带着一股香气走进屋内。

  半年多没见,玥儿发现松芳姐长高了,更漂亮了,穿得很时尚,而自已,还是一个乡下姑娘。她对松芳更是喜欢和崇拜了。

  “玥儿,你高中准备考到哪所学校?”松芳关切地问。

  一听问这个问题,玥儿给松芳使了个眼色。

  玥儿离开奶奶房间,躲到厨房和松芳说,“又考不好了,二流的高中都难上,估计只能职高了。”

  “如果你只能上职高,怎么办?”松芳又问。

  “家里没钱了,负担重,如果考一流的,我就去向远房舅舅借点钱继续学习,如果考不好,我就想和姐一起去打工,行吗?”

  松芳说,“行,你还有个弟弟,如果把弟弟培养出来,也算对得起你爸爸,如果去打工,我介绍你去我们公司。”松芳是个直肠子,她替玥儿出谋划策,有话直说。

  “成绩也就这几天的事了,你能等几天吗?”玥儿也不知所措。

  “一定的,谁教你是我的好姐妹呢!”松芳笑着说,脸上有好看的云彩,那是少女的芬芳,那是初开的蓓蕾。松芳有好看的瓜子脸,白晳的皮肤,黑黑的大眼睛,笑起来很迷人,很讨人喜欢。

  看着美丽的松芳,玥儿似乎也有了憧憬,如果能像松芳这样多好啊,每年打工可以养活家,养活自已,读书太多,太久,也未必能过上好日子。其实无论考得好与不好,她已经决定和松芳去城市打工了。

  她要让爷爷奶奶过上好的生活,看好奶奶的病;她要让弟弟不为钱发愁,好好读书,圆自已和爸爸的梦。

  果不其然,成绩出来了,分数线也出来了。玥儿只能去职高。她和松芳向所有人瞒着成绩,准备几天后离开。

继续阅读:夜奔(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