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鬼(一)
芷语2017-10-21 09:521,166

  玥儿第一天的工作,是跟随梅云,身材肥胖的梅云一边弄鞋楦,一边吩咐玥儿做这拿那。闲的时候,她就坐在梅云边上,看着梅云熟练地操作。

  梅云是技术骨干,七八年的打工生涯,早已把她磨炼的老成稳重。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是对玥儿热情。一听是松芳带来的小徒弟,几个妇女立刻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来。有的还围在一起,窃窃私语:“恐怕又是一个小狐狸精吧!”说完后,妇女们仰起脖子,哄然大笑,并绕有韵味地瞥一眼玥儿。玥儿感觉她们很莫名其妙,但是直觉告诉玥儿,这与松芳有关。

  她突然觉得自已很无辜,她只想打份工,只想赚点钱养家糊口,但是,她好象被立刻卷进了一个不深不浅的旋涡,周围的空气紧张,有点窒息难受。

  她还是给了这群妇女一个友善的微笑,她不想被卷进去。

  第一天的学徒生活,玥儿感觉即紧张又很新鲜,也很累。她早早地洗漱睡觉了。

  但是,刚睡着,她被吵醒了。

  开始,她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有人进来了,玥儿觉得她整个毛孔都张开了,她的每一根头发都竖了起来,她坐了起来。

  到底是谁,这人应当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隔着木门,她似乎听到了这个男人的粗喘,以及重重的脚踩地板的声音。感觉这个男人直接走向她的床边,粗鲁地把她摁倒在床上,她怕极了,憋着气,极力控制着心跳,极力控制着因为紧张而瑟瑟发抖的身体。她觉的身体如筛糠一般,浑然不能控制。她竖起耳朵听,木门外,是两个人。

  他是谁?

  “想死我了,宝贝,大白天,看到你,当作不认识,憋死我了,晚上让我好好亲亲你。”男人说。

  “轻点儿,隔壁有人在睡觉呢?”是松芳的声音。

  “管他隔壁是人是鬼呢,我只知道你,你个小骚货,我让你装,白天装得不认识我,现在,我要把你吃了,嗯,好嫩啊,全是水,嗯—嗯!”男人更加嚣张和放肆,说话声音很粗重。

  夜特别静,而男人的声音穿透夜,缭绕在周围,从门缝里挤进玥儿的房间,像一头野兽一般,扑向玥儿,玥儿惊恐的只能用枕头死死盖着头,扪上耳朵,大气不敢出。

  然而不消停的夜还没有结束,玥儿不想听,可声音愈演愈烈,房子又开始摇晃起来,随着,听到松芳压抑的声音先从喉咙里挤出来,像猫叫一般,又像是一股水流被狭窄的通道挤压,压抑地流着,小心翼翼,低矮迂回,一旦冲破狭窄,如开闸放水,一泄千里,再也抵挡不住,奔涌而来,夹杂着松芳母狼一般的压抑嚎叫,整个房子都地震一般,将要塌陷下来。

  难道,这是松芳的同居男友,不像,和那天接她的英俊男人一点也不像,那个男人应该是温和的,温文尔雅的。可怜我还是少女,在这样一个狼窝里,觉得到处都是坑。

  松芳,我能了解你多少呢,你是那个知心的好姐姐呀,漂亮的,和善的,热情的好姐姐,为什么在黑夜是一个不一样的你,让我害怕充满了不安全感。松芳,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又是一个惊魂之夜,玥儿种种猜思,一夜未眠。

继续阅读:夜鬼(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