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鬼(五)
芷语2017-11-02 11:271,374

  回到自已房间,玥儿睡意全无。

  她拿起床头的一本书,《平凡的世界》读起来。这是爸爸喜欢的一本书。说到底,爸爸根本没有留下什么珍贵的东西给她,最后一封信,她如同至宝一直带着。从家里出发时,她也顺便把这套书塞到行礼包里。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带上这本书,也许,上面留有爸爸的温度,每一张纸上,都有他手指翻阅的指纹,有爸爸落在纸上专注的眼神,有爸爸的心跳。她带上它,就象带上爸爸的爱,和爸爸的希望,带上它,就像爸爸一直在身边一般。

  她坐在床沿,抚摸它,安静地,伴随夜色,开始专心阅读。

  今天的夜静悄悄。没有她担心的夜鬼到来。

  她睡了一个好觉。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夜鬼的阴霾渐渐散去。

  但不管如此,她已有梅云说好,要搬到工人寝室去了。

  周六,夏天,艳阳高照。

  玥儿和松芳起得很早,到厂区的站点等着着公交车去市区。

  玥儿纳闷,赵子瑞怎么没来?

  话到嘴边又噎下。

  是不是吵嘴了呢?

  那么多疑问纠结在一起象一团麻,哎,怎么那么复杂呢?玥儿决定不问不想。

  那天到工厂,是黑夜,现在却是白天。她可以好好地欣赏风景,路旁绿油油的一片。玥儿打开公交车车窗,两边的空气清新舒适。她深深吸了一口,是浓烈的泥土清新。农村人在骨子里还是改不了那股清爽的泥土味。

  来到繁华的市区,松芳和玥儿进了一家妇幼医院。

  打住,玥儿想,松芳不是不舒服吗,为什么要去妇幼医院?

  但是玥儿看松芳一直阴着脸,不说话。她不也敢问。松芳虽说比玥儿大一岁,但实际上老成很多,玥儿走在松芳边上,就象一个跟屁虫,或者说是小跟班。她捉摸不透,有点害怕。

  医院很吵,一层是幼儿病区,全是小孩,有的抱着打吊针,有的哭得稀里哗啦的,有的在垃圾桶边乱拉小便。一进门就有一股呛鼻消毒水的味道,还有一股尿骚味和各种各样面包味奶味等混杂在一起。

  玥儿从没来过这样的场所,神经一紧,捂上鼻子,穿过这一片嘈杂之地,紧随着松芳来到二楼。

  和二楼相比,清静很多,走廊的坐椅上,有孕妇腆着大肚子坐着,也有的被家人搀着一摆一摆地来来回回无聊地晃着。

  玥儿不知松芳为什么带她来这个地方。

  在走廊尽头,一道标着“手术室”的门挡住了她们。

  松芳指着走廊的椅子说:“你坐着等着我吧,我先进去。”

  说完,玥儿看到松芳进了一间妇科门诊。

  剩下一脸懵懂的玥儿傻傻坐着。她不知道什么情况,松芳来这里干什么呢?刚刚从学佼毕业的她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医院。

  门外的玥儿最后听到医生说了一句:“你在走廊外面等着,手术人员会叫你的。”话说完,松芳出来了。

  玥儿终于忍不住问:“姐,你到底怎么啦?”

  松芳还是不响,她坐着,头靠着墙上,黑黑的眼空洞地望着房顶。

  “我怀孕了!”声音很低很轻。

  这声音像是闷在被子里发出的,玥儿费了好大的力气慢慢听才听出来。

  直到理解了以后,玥儿突然像抽了风似的尖叫:“姐,到底怎么回事?”

  玥儿看着松芳,眼神直勾勾的,想从松芳漂亮的脸上搜索些什么。

  “赵子瑞?”玥儿盯着她。

  松芳摇了摇头。眼泪流了出来。“他和我提出分手了。”

  “那么是谁?”玥儿紧追不舍。

  “是谁有那么重要吗,不说行吗?”松芳突然像一个小母狮,冲玥儿吼叫。

  玥儿被这一吼惊呆了。两个眼情瞪得像两个铜铃,半天说不出话来。

继续阅读:夜鬼(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