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鬼(七)
芷语2017-11-06 16:541,684

  玥儿陪着松芳一起走出了医院。站在医院的大门口,松芳虚弱地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刺眼的白色阳光,她似乎感到一阵炫晕,有点立不住了,玥儿连忙双手扶住她。

  “姐,不早了,不如我们吃点,或者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玥儿建议。

  “行啊!”松芳有气无力地说。

  一家兰州拉面馆,吸引她们的注意。

  “两碗青菜拉面,一碗加一个大排。”玥儿想给松芳多吃点。

  松芳看了看玥儿,露出感谢的微笑。

  “姐,我来请你。”不一会儿,玥儿把一碗热腾腾的兰州拉面递到松芳面前。

  松芳的眼眶有点湿润。

  她把头埋得更低了,一边吃,一边似乎在流眼泪,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她迅速地擦了一下眼泪。

  “哈哈,又碰到你们啦!”玥儿是背靠着大门坐的,没有看到门口进来的人。感觉肩膀给人拍了一下。

  一回头,一张阳光的笑脸,还有露出可爱的小虎牙。是胡原。

  “怎么样,做工了吗?”胡原问。

  但还没来得及玥儿回答,胡原就自已接着说自已的事儿了。

  “我在表哥的打工的厂里,工资还不错,又不累,还行!”胡原好象永远开心的样子。一脸阳光,也没有注意松芳的不开心。

  玥儿吃完后,赶紧带着松芳起身准备走了,因为她感觉松芳脸色很不好看,想带她早点回去休息。

  胡原开心地说:“我来请吧,玥儿。”说完就很大方地付了钱。

  松芳实在太虚弱了,玥儿包了辆车,直接打到位于乡下的星晨鞋厂。

  到了厂区门口,松芳却要强打起精神,回到宿舍。她真的太累了,躺下后一起呼呼地睡到傍晚。

  “嘭、嘭、嘭”很大的敲门声,玥儿以为是赵子瑞,开门的却是一个珠光宝气怒气冲冲的摩登中年妇女。

  “请问,您找谁?”玥儿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被这个中年妇女扇了一耳光。

  玥儿被打得莫名其妙。捂着半个脸,生疼生疼。

  她才来这个厂一个多星期,没有和任何人结怨,也没有仇家。

  “为什么打我?”

  “打得就是你这个骚包狐狸精,我老公被你勾的七颠八倒,整夜不回家,你们过来,给我好好收拾她。”中年妇女一声令下,门外迅速挤进来几个壮年小伙子,非常彪悍。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人冲进这帮人群,把这帮打手推倒,并拦在玥儿面前,张开手臂,保护玥儿。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赵子瑞。

  “老板娘,你误会了,这就小姑娘是刚来才一个星期,啥事也不懂,您弄错了。”赵子瑞耐心地向这个被称为老板娘的中年女人解释。

  “她不是李松芳?”有点歇斯底里的中年妇女知道打错了人,声势明显弱了不少。

  “李松芳是我!”这时候,松芳也已从床上起来,站在玥儿身后。

  “你这个骚狐狸,我老公给你整天迷得不回家,你们给我打!”中年妇女一声令下,几个打手准备上前,全被赵子瑞轻松地拦在门外。

  松芳也不甘示弱,大声反驳:“你自已没有魅力管好自家老公,跑到我这儿撒什么野?这里哪有你家什么老公,你进来找找啊,如果没有,我去告你,毁我名声。你进来啊,如果你什么破老公在我这儿,我任你们把我打死,如果没有,你也别想出这个门。”

  原来这个被称为老板娘的中年妇女也不没什么耙子的主,松芳一出口,中年妇女突然觉得自已没了底气。

  “这种骚货,话也这么骚,别把我弄脏了手,走人!”说完中年妇女气得扭头走了,一帮狗腿子跟着悻悻地走了。

  看着这帮闹事的终于走了,楼道里都是一些厂里的中层干部,都站在各家门口看热闹。中年妇女一走,她们也各归各屋。

  “子瑞!”松芳还想和赵子瑞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说什么。

  “记住,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你我一清二白。”白净帅气的赵子瑞脸上一脸愠色,皱着眉头。

  他回过头,看了看玥儿捂着的脸,满是心疼。他走上前,他附下身来,轻轻打开她的手,细细观察着玥儿被打红的小脸。这一刻,玥儿感到赵子瑞浅浅的呼吸,均匀的热气喷到她的脸上瞬间觉得耳根一阵发烫。她的眼神触碰到他深遂的眼神,她赶紧躲开,她觉得他的眼水深得像一潭水,把她吸进去,无法动弹。

  “子瑞,对不起!”松芳轻轻地说。

  赵子瑞松开玥儿的手,脸上的疼爱立即收了回去,冷冰冰地看了一眼松芳,“没有什么对不起的。”

  赵子瑞径直走了出去。

继续阅读:夜鬼(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