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杀意
巳午未2019-08-11 11:123,731

  古卿面对着两只凶狠无匹的上古异兽,心中不免有些担忧,若是只有驳一个,他心中胜算倒是很高,如今又来了一个从不曾交过手的异兽狰,一时间他不知胜算能有多少。

  狰与驳看似悠哉悠哉的围着古卿转动,但古卿却深知它们两个是在寻找破绽等待时机,给予自己一击必杀。

  古卿不敢怠慢,手中擎着一根青铜棍,小心提防着这两个异兽,他自知出手并无胜算,索性以不变应万变,后发制敌,等待着驳与狰的出击。如今古卿身无法宝兵器,只得临时找了根普通的青铜棍当做武器,他御起真气,蓝光自手心流出,覆盖整个青铜棍,原本的古铜色青铜棍此刻也变成了盈盈蓝色。

  驳与狰以前以后,两个方向围着古卿,轻轻挪动身子,几乎不发出一丝声响,后面的诸位将士有心帮忙,到却被井寒拦住,毕竟此时上去帮忙只是添乱,能自保便是给帮古卿最大的忙了。

  忽然,那驳终于忍不住了,在转到古卿的身后之时猛的冲了过来,这一次,这驳可比上一次不同了。

  其实已如今古卿的修为水平来说,对战妖兽驳虽有胜算但也不易,之前那般轻易击败驳完全是因为出其不意,并且这驳长久不曾遇到敌手,麻痹轻敌,故此才败得那么快那么狼狈,如今它认真对待古卿,又有妖兽狰助阵,实在是不好对付了。

  此刻,驳忽然出击,额前尖角真气环绕(也许在妖兽的修炼中并不叫真气),转瞬而至近前。

  古卿不敢迟疑,身形急转,刚要以青铜棍回击,却闻身后又是一道疾风,且这疾风威势远在妖兽驳之上。

  古卿心头一惊,果然不出所料,这狰的实力远在驳之上。古卿无暇回击,身形急转,躲避两只上古异兽的攻击。一时间,只见三道光影飞跃腾挪于营寨之中,惊得一旁其余诸位连连后退。

  古卿与两只异兽酣斗良久,太极盾、千钧引、混元天罡、昆仑功夫、佛门拳脚,凡是能用之法古卿无所不用,即便如此却还是只能与这两只异兽战得平手。然而对战时间久了,古卿的体力却有些难以维持了,隐隐落入下风,身形也不似刚开始时那般灵活了。

  古卿心中清楚,如此下去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得死于这妖兽之手,需得尽早想出破敌之策。

  忽然,古卿转过头向着这边的井寒等一众将士喊道:“给我找一柄剑来!”原本对付妖兽最好的武器就是钝器兵器,但是面对这两只异兽古卿有些无力招架,而今日他身上的封印又松开了一些,若有剑,即便不去祭炼也能施展出佛门的伏魔剑功,故此才在这种情况下要剑。

  井寒等人先是一怔,片刻后明白了过来,可是众人彼此相视,却发现因为刀剑对皮糙肉厚的妖兽而言杀伤力太过小,此次出征大家竟然都没人携带剑。

  井寒等人无奈,最后只得喊了声:“千夫长大人,我们营中无人佩剑啊!”

  古卿一阵无语,心说以后出征这剑万万不能少了。只是如今迫在眉睫,该当如何应对这两只妖兽?

  忽然,妖兽狰在古卿分心思考之际,猛然变换方位,提升速度攻向古卿的后心。等到古卿察觉到狰地攻击之时,这妖兽已然来至近前。

  古卿避无可避,索性也就不去躲避了,就在这片刻间,他将全身能触发的真气瞬间汇聚在后背,以此来应对妖兽狰地攻击。

  只听嘭的一声响,狰地独角狠狠撞在古卿的身心之上,古卿的蓝色真气与狰的紫色真气交融在一处,现出一道炫目的光华,直刺得不远处诸位将士难以直视,便是那妖兽驳,也站在了原地,微微垂首不去直视那炫目的光线。

  片刻之后,光华散去,众人只觉得满目都是蓝色与紫色的残留,看不清眼前景象,好一会儿恢复了视觉,再看原本古卿所在之处,却是不见了人影,古卿不知在何处,而妖兽狰却是昂首挺胸地站在那里,似乎在炫耀着自己的胜利。

  这边诸位将士大惊,不知古卿去了何处,正要去找,却发现驳与狰依然转了过来,面向着这边的众人。所有人的心都凉了下来,他们明白,这两只妖兽不是他们能匹敌的。

  忽然,一道冰冷杀气弥漫,犹似九幽苦寒之地气息,鬼哭神嚎,天地灭杀。所有人都僵在了原地,并非震惊,而是全身不听使唤,想动却无法动。反观那两只妖兽驳与狰,也是僵在远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栗着,不受控制地慢慢匍匐了下来。与此同时,一道人影从不远处缓缓飘了过来,近了些众人才看清那正是古卿,只是此刻见到古卿众人却难以产生丝毫欣喜之感,因为那杀气是无差别对待所有人的,包括这些生死同袍。

  古卿飘飞回这营寨的上空,嘴角挂着鲜血,双目间闪耀着猩红的诡异光芒,他后背的衣服破开了一个大洞,想来是刚刚被狰攻击所致。驳与狰匍匐在地面上不敢动,三百一十五名将士们也不由自主的坐在了地上,被一股强大的威势压迫而近乎窒息。

  诡异的古卿悬立在空中,缓缓低头,看了看那匍匐着的两只异兽,轻轻抬手,一柄硕大的猩红色光剑缓缓在指前凝结,红色光剑凝实,剑尖缓缓向下转向,最后对向了妖兽狰,然而即便在这等情况下,妖兽狰还是难以动弹分毫,一副任人宰割的等死模样。

  面对着如今的这般情况,这三百一十五名将士竟然也不知该是高兴还是害怕。就在此时,那弥漫开来的冰冷杀气豁然散去,所有人都透过来一口气,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妖兽狰与驳也恢复了行动能力,但却并未选择攻击,而是猛然起身向着营帐在奔逃而去,转瞬便不见了踪影,与此同时,噗通一声响,那原本悬立于空中的古卿的身体重重地摔落在营帐之内。

  大多数人如同看妖怪一般警惕着古卿,但是却也有例外,昆于都率先爬起来跑向古卿,探了探古卿的鼻子与颈动脉脉搏,还活着,他也就松了一口气,一把抱起古卿直奔营帐。

  井寒等人迟疑了片刻,也都跟了进去,至于其他人,则平静了一会儿,而后各自回了自己的位置,巡夜警戒或者回营休息。

  古卿营帐中,昆于都将昏迷中的古卿小心放在床榻上,便不知能再做什么了,第七队的九个人都到齐了,但是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营帐中陷入沉默,大家都想避开那个话题,但是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去提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终于,蒋为英说话了:“刚刚,千夫长他……似乎是要杀死所有人……”

  昆于都大步上前一把揪住蒋为英的衣领瞪着眼睛道:“他救了这里所有人。”

  井寒等人上前拉开了昆于都,至于蒋为英,他面色复杂,没有反驳昆于都但也没有觉得自己所言有什么不妥,至于其他人,包括外面的那三百多名将士,他们的想法何尝不是与蒋为英相同。

  忽然,有士兵跑了进来,道:“百夫长大人,外面又来了修真者。”

  井寒等人微怔,但是南方的人这几日陆续的向北方撤退,来几个修真者似乎也实属正常,井寒看了一眼在场众位,叮嘱了一句:“刚刚的事保密。”

  众人点头,虽说刚刚古卿的确吓到了众人,但是他们也记得当初古卿的话,他身份特殊,若被他人知晓身份恐怕会惹来祸端殃及无辜。更何况在心底深处,他们不愿相信古卿会对他们有杀意的,毕竟那是一个与他们同食同寝的生死同袍。

  井寒率领众人快步走出营帐,而那来客也刚刚好落在营中,光华散去,现出一个青衣老者。老者环视了一眼四周,当最后目光落在这些迎出来的凡人将士们的身上时,神色却是一变,还不等井寒说话,便问道:“你们从何处学来的修真之法?”

  井寒等人大惊,心说这老头竟然一眼就看出了他们有修为在身,古卿曾对他们说过,但凡能发现他们修为真气的人,其修为恐怕都是一方势力门派中的长老级人物,也只有达到了那等修为水平,才能根据修真者身上的真气波动判断其修为。

  井寒上前抱拳行礼道:“我等是东海军团的人,数月前遇到一位修真前辈,他老人家传授了我们一宿强身健体保命护身的东西。”

  这老者微眯着双眼,上下打量了一番井寒,又看了看其他人,冷哼了一声道:“小子,我看,你们修炼的时间恐怕不止数月吧,恐怕最少也三五年了吧!”

  井寒等人不明所以,自己等人修行的确只有三个多月,如何来的这最少三五年之说!

  军中纪律严明,如今千夫长昏迷不醒,当以百夫长最大,百夫长中众人又以井寒为首,故此如今井寒说话,其他人只是分列两旁并不插言。井寒也不愿再与这老人争论自己这边众人究竟修炼了多长时间,茬开了话题道:“老仙人,您来此所为何事?”

  老人看着众人眼神中有轻蔑之色,冷哼了一声道:“我问你们,刚刚可看到这边有什么人斗法?”

  众人神色微变,彼此相视,最后都看向了井寒。井寒点头道:“刚刚在我们军营南边的峡谷中的确有一个人与妖兽斗法。只不过那妖兽最后被击退,那个斗法之人也御剑走了,从西方来又折回西方而去。”

  井寒之所以说奔西方而去是因为西方乃是广袤的九州大地,又多有修真仙山福地,从西方来似乎更容易让人相信。

  只是这老者微眯着眼睛盯着井寒,冷笑了一声,他是活了几百岁的人了,岂会如此轻易上当,刚刚众人的神色都已收入他的眼中,他明白这井寒对他说了谎。

  忽然,这老人身上发出一道威压气势。虽不同于不久前古卿所散发出那般让人不可抗拒,却依旧让人近乎窒息,老人一步步走向井寒,边走边道:“你敢对我说谎!还不如实交代!”

  井寒想后退,却发现身体被束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无力的恐惧感瞬间袭上心头。

  忽然,一道清凉气息扫过,井寒和周围的其他人身体一震,恢复了行动能力,急忙后退散开警惕着老者,同时转头看向那清凉气息传来之处,而后纷纷抱拳行礼道:“千夫长大人。”营帐的门口,众将士所对之处,那里有一个年轻男子扶着帐门艰难站立着,道:“前辈如此行为,恐有以强欺弱之嫌。”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章 为天下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