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追寻第三者
书生意气2017-10-28 16:112,133

  又有人说,办公室副主任朱金和有性搔扰现像。说他除了经常在办公室里几个漂亮的女秘书面前展示自己的文学才华外,还有些轻骨头,经常趁她们不注意时,在她们身上蹭来蹭去揩油等等,反正乱七八糟的传言不少。

  在这里办公的科长以上的人大都或大或小有些权力,甚至还有些背景,所以都比较有钱。许多人的隐性收入,都远远超过了他们硬性的工资和奖金。陈宏俊和娇妻都是一般科员,所以跟那些新聘来的大学生一样,是单位里最没有钱的人。而集团公司中层干部以上的人员,都既有权,又有钱,情感也就特别丰富。

  物质决定意识,当然也能决定性意识。饱暖思淫欲,权钱助色胆。所以这里的男女都特别会爱,特别迷色。怪不得这道围墙外的人们都议论说,这里的男女一个个都肥得流油,色得像狼。是啊,这里平静的湖面下,可谓是爱流滚滚,色彩汹涌啊!

  以前,陈宏俊对这两个暗流,尤其是色彩暗流不是很关心。他只是默默地看在眼里,听在耳中,不作任何评论,更不当义务宣传员。他对一些热心的同事背后窃窃私语,传说一些未经确认的信息,只听不说,只知不传。常常是听过以后,一笑了之。他想凭自己目前这个小小科员的身份,是奈何不得任何人的,也不可能知道集团公司的真正机密。所以还是先埋头苦干为好,等将来职位有所改变,才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陈宏俊最敏感也最关心的是有关自己娇妻的议论,可是他以前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过。

  也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顾钻研自己的电脑软件,全力以赴扑在工作上。他只对比自己上三届的校友朱金和的性搔扰问题有些疑惑,也不只一次地问过娉娉:“都说朱金和有性搔扰现像,到底有没有啊?你在办公室里,有没有被他搔扰过?”

  娉娉眼睛一瞪:“搔扰你着头!你就别跟着那些没事干的人,背后乱嚼舌根了。”

  娉娉态度越凶,陈宏俊心里就越宽慰。

  “根本没有的事。他是一个作风严谨,为人正派,态度谦和的人。”还有一次,娉娉说得比较温和,也更富人性,“再说,他是你的校友,介绍我们进来的恩人,是你单位里最要好的同事,又是我的顶头上司。以后你说话要注意一点,啊。”

  于是,陈宏俊就真的什么也不关心了,只埋头工作,只关心自己的娇妻。一下班就往家里赶,买菜烧给娇妻吃,以换取她晚上高质量的夫妻生活。可现在,陈宏俊再也不能不关心了,绿帽子都戴到头上来了,他能不关心吗?

  是的,这会儿他坐在电脑前,看似在修改他前一阵开发的一个办公软件,思想却在这幢办公大楼里巡游。

  陈宏俊觉得自己今天一走进这幢办公大楼,就变成了一条猎狗,嗅觉特别灵敏。身上似乎有好几台捕捉感情信息的探测仪,不断地向外发送搜索信号。同时,他也格外敏感地关注着同事们的反映。他首先偷偷观察着办公室里三个正襟危坐在电脑前的同事,看他们的脸色表情和言行举止是否带有暧昧嘲笑和幸灾乐祸的意味。

  陈宏俊的眼睛形似一眼不眨地盯着电脑屏幕,心思却怎么也集中不上去。他尽管还没有发现同事们有明显的异常,脑子里却一直在想着昨天那个神秘电话。他猜测打电话的人和那个有可能给他戴绿帽子的人都隐藏在这幢办公楼里。一个陌生人怎么可能知道我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又怎么知道娉娉的名字和动向呢?

  这两个人究竟是谁?陈宏俊在脑海里将这幢大楼上所有的同事一一进行排摸过滤,分析判断,却怎么也吃不准谁最值得怀疑。

  陈宏俊想来想去,最后确定,这个打电话的人一定在娉娉的周围,是一个对娉娉的情况和行动相当熟悉的人。那么,这个人是对娉娉有嫉妒之心的女秘书?还是对娉娉有所觑觎却又不能得逞的男上司?

  集团总部办公室有两间办公室,八个人。正主任林国强领导下面三个活动能力较强的秘书,负责集团公司日常事务和各位领导的活动安排,平时相当忙;副主任朱金和带领下面三个擅长舞文弄墨的秘书,专门起草、整理和收发集团公司的各种文件,相对清闲一些。

  朱金和是市作协委员,文笔不错,喜欢写些小文章,先后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过几十篇散文通讯类文章。在集团内部乃至本市文学界都小有名气,称其是集团公司的一支笔,所以才被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

  娉娉是在他的帮助推举下,从下面的一个培训学校调到办公室的。娉娉其实没有多少文学细胞,学的也不是中文,而是英语。她只是对文学有一点爱好,写过几首小诗而已。有一天,陈宏俊将娉娉一首发表在大学文学社办的油印刊物上的小诗拿给校友朱金和看。朱金和一看,立刻大加赞赏,他说娉娉很有文学功底和诗才,要是坚持创作下去的话,将来就是中国的一个美女诗人。

  说得娉娉脸一下子红到耳根。而他听了朱金和的评价,再次捧读这几首小诗,却还是看不出娇妻有多少诗才来。

  朱金和对娉娉非常赏识,马上在总裁韩少华面前推荐了她。这样,娉娉很快就调到了他的办公室。因此,朱金和是绝对不会自己或者叫人打这个电话的。朱金和要是发现娉娉有什么不正常,肯定会悄悄告诉或者巧妙提醒他的。朱金和不仅是他的校友和同事,还是他和娉娉进入集团工作的恩人。所以平时,陈宏俊只要一有机会,就请他喝酒,或送些小礼,以表谢意。他们无话不谈,非常知心。

  那林主任呢?他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陈宏俊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出他打这个电话的理由。娉娉说,昨晚林主任也参加了招待施总的宴会。还是想办法去问一下他,可怎么问呢?

继续阅读:第5章 谁侵犯了他婚爱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第三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