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意外发现秘密
书生意气2017-11-11 15:542,118

  门开了,却只开了一条缝。神色慌张的周建新伸出头来张望,见是他,吃了一惊,却又立刻松了一口气,疑惑地说:“是你?陈宏俊,你来干什么?”

  陈宏俊感到好生奇怪,这个人也太虚伪了吧?明明与娉娉在里边接亲,还故作不知,哼。他激动起来,提高声说:“我找魏娉娉。”

  “找魏娉娉?”周建新把住门,更加疑惑地说,“我看见魏娉娉的办公室里,刚才还亮着灯的,现在没人了?你找她什么事?”

  陈宏俊不能像上次在香格里拉大酒店捉奸那样强行闯进去,他伸长脖子往门里看去。却见低头坐在会客区里那张三人沙发上的,不是魏娉娉,而是叶小平。叶小平衣领半敞,头发散乱,脸涨得通红,神情十分慌乱。

  陈宏俊大吃一惊,不由自地往后退去。然后装出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样子,尴尬地转过身去说:“那周总,我走了,她不在,我打她手机吧。”

  他说着转身急步离开,像怕人追似地奔向楼梯口。

  “这个小伙子,脑子有毛病。”周建新嘀咕一声,把门关上了。

  陈宏俊从楼梯上走下去,心里难过死了。他没想到自己这么晦气,竟然又一次敲错了门。周总是不是知道我看到了里面的叶小平?要是知道,他会不会报复我?给我穿小鞋,或者设法把我调走呢?

  那我索性先发制人,把这件事说出去,或者干脆向姜董和韩总裁汇报。这样,他想报复我,姜董和韩总裁心里就有数了。

  可周总与叶小平的暧昧关系,已经在暗地里传开了?不是什么新鲜事,人家会感兴趣吗?陈宏俊的脑子在飞转,而且现在,单位里的人对这种情事好像都见怪不怪了,除了私下里议论一下外,平时大家都开只眼闭只眼,不当回事。只要当事人的后院不起火,谁也不管这种闲事。

  那我也可以把这件事偷偷告知他们的配偶啊。陈宏俊放慢脚步,手抚着墙壁,一步步往下走去,有些紧张地想,周总的爱人是个医生,叶小平的丈夫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叶小平看上去真的很风骚,也有些姿色,怪不得那么帅气的副总裁周建新也看上了她。叶小平这么年轻,至多三十二三岁吧,就当上了科长,是不是与这个有关呢?

  他们怎么敢在办公室里接亲?胆子也太大了吧?这个单位怎么会这样!陈宏俊越想越不是滋味,也深感害怕,为了名声和家庭,他们肯定会对我采取什么措施的。那我怎么办?是坐着等死,还是主动出击?

  说不定周建新还是个腐败分子呢。陈宏俊给自己想着主动出击的理由,也给自己壮胆。我去告知他们的家庭,或者向有关部门写匿名信,说不定还真能为单位,为国家挖除一个毒瘤。

  要这样做,首先必须搞清楚他们配偶的名字,工作单位或家庭住址,然后再写匿名信,把这颗定时炸弹率先在他们的家里引爆,再在单位里引起连锁反映,把那些腐败堕落分子炸得人仰马翻!

  对,就这么办!我就当一回无名英雄吧!

  那你自己呢?最后陈宏俊想到了自己的娇妻,娉娉是不是也像叶小平那样,跟别人在办公室里接亲?他由叶小平的媚态联想到自己的娇妻,心里更加发紧。

  眼前突然大亮,底楼到了。陈宏俊见没人,迅速走出去,隐到暗影里,去车棚里推助动车。他推了助动车往大门外走去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大楼上周建新的窗口一眼。

  这一看不打紧,陈宏俊吓了一跳。周建新的窗口,有个人影倏然缩了进去。他在偷看我?天,他真的开始偷窥我,算计我了!

  陈宏俊挺直身子,头侧向另一面,将助动车推出大门后,往前走了一段路,才拿出手机,打娉娉的电话。

  反正已经被人知道了,还是跟她说了吧。不是说,而是交涉。你不跟她交涉,说不定她明天一上班就知道了。这样,娉娉反过来会生你的气,也更有理由跟你吵架。

  不行,你不能太软弱!是她在骗你,你怕什么?至多离婚!陈宏俊心血上涌,一接通娉娉的手机,他就激动地冲着手机大声说:“你在哪里?”

  娉娉愣住了:“你怎么啦?”

  “我问你,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在办公室里啊。”

  “办公室里?”一股怒火直窜头顶,“我就在单位里,办公室里有个鬼啊。”

  手机里沉默了,长时间没有声音。过了好一会,才爆发出一声大喊:“陈宏俊,你你,又在跟踪我?”

  “是的,我在跟踪你。”陈宏俊气得声音都颤抖了,“可我没想到,你真的在欺骗我。你说,你到底在哪里?”

  娉娉似乎也紧张起来,愣了一会,才压低声说:“我,我刚才是在办公室里,后来才出来的。”

  “那你,现在在哪里?”陈宏俊追问。

  “在,在皇宫浴场。”娉娉有些不安。

  “皇宫浴场?”陈宏俊叫道,“好,那你不要走开,我马上赶过来。”

  娉娉赶紧说:“你赶过来干什么?我已经洗好了,要回家了。”

  陈宏俊刚要说话,娉娉就挂了手机。他连忙追拨过去,娉娉重新接听,温柔地压低声说:“你不要过来,在家里等我。我回家给你解释,好不好?”

  陈宏俊胸脯呼呼起伏:“你不能在那里等我吗?”

  娉娉有些着急地说:“我不跟你多说了,你不要这样逼我!我这里有特殊情况,回家给你解释不行吗?”没容他说话,娉娉就挂了手机。

  陈宏俊呆了一会,还是跨上助动车,往皇宫浴场扑去。“呜——”他将助动车拉到最高车速,发疯似地向前飞奔。

  耳边呼呼生风,路人纷纷侧目。一些骑自行车的人都惊讶地看着他,赶紧给他让道。

  皇宫浴场是本市最高档的浴场,里面什么样的服务都有。

继续阅读:第25章 娇妻的哭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第三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