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嫉妒之色
书生意气2017-11-16 09:302,191

  陆总却不太在意下属们的这些反映,反而越说越有劲:“他们的分工这样,陈宏俊负责技术科的全面工作,侧重技术这块,单若娴负责后勤方面的工作。但分工不分家,技术科两名正副科长,还有四名科员,要拧成一股劲,搞好各项工作。”

  办公室里肃静无声。

  陆总提高声音说:“随着我们公司业务领域的不断扩大,开发项目的不断增多,你们技术科的工作越来越繁重了。”

  “就是不说我们即将要涉及的动漫软件的开发,仅我们现在的主要业务,弱电这一块,就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我们已经中了市人民医院医用商务电子系统的标,正在参加市教育学院电子系统的投标工作,我们还在跟踪省高级人民法院,市电视台等弱电系统的工程。这些工程都有许多软件需要我们去开发,许多技术上的难关需要我们去攻克,许多现场施工方面的工作需要我们去指导。因此,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同志,肩上的担子都很重。你们都是年轻人,知识丰富,朝气蓬勃。希望你们不要辜负党和人民对你们的培养,不要辜负领导对你们的殷切期望……”

  这哪是一个领导在进行随机性的讲话?而像在大会上作报告。气氛过于严肃,不适合年轻人的心理特点。所以,办公室里六个听众的脸上都没有笑容。

  陈宏俊还感到有些尴尬。为什么我们的领导都喜欢这样一本正经地讲话呢?而且神情严肃,架子十足,一派官话,难道仅仅是为了赢得下属对他的尊重吗?集团总部的几个领导也是这样,所以平时,他对他们有些畏惧。

  “陈科长,你说几句吧。”他正在这样想着时,陆总突然点名让他说话。

  陈宏俊心一阵急跳,脸胀得通红。他心里也想过几句就职演说的话,可现在他突然一句话也想不起来了。他从小就有怯场的毛病,课堂上不敢举手发言,在过于严肃的场合,他一说话,脑子就要断路,有时甚至还一片空白,嘴掘得很厉害。

  科室里的人都掉过头来看这个新来的上司。陈宏俊更加窘迫,红头涨脸地憋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气不太顺畅地说:“我,没什么,好说的。该,该说的,陆总都已经说了。”

  办公室的气氛被他的结巴话和红面孔弄得更加难堪。办公室里的人个个都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等会,我们,科室里,再讨论吧。”陈宏俊又紧张地补充一句。

  陆总说:“好好,等会,你们科室里自己再说说吧。那单科长,你说几句吧。”

  陆总后面的话简直有些肉麻。

  “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单若娴大大方方地说,“以后,我们大家都要听陈科长的安排,对吧?一起把技术科的工作搞好。”

  “你们,谁还有话说吗?”陆总看着另外四个科员说。

  四个科员一个个都垂下头,不吱声。

  “好,那我走了。你们自己讨论一下吧。”陆总站起来,看了单若娴和两个美女一眼,才昂首挺胸走了出去。

  陈宏俊看到这个细节,忽然产生了一个感悟:我们的一些领导为什么喜欢讲话?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想在美女部下面前表现自己,以赢得她们的崇拜和感情。

  陆总一走,办公室里立刻陷入了难堪的沉默。

  坐在前排左边那个戴眼镜的美女起身把办公室的门轻轻关上,退回来的时候朝后面的陈宏俊看了一眼,坐到位置上,怪怪地咳了一声。那意思是说,你这个新来的科长,现在应该说话了呀。

  办公室里其它几个人也应和一般,在位置上不安地扭着身子。

  陈宏俊懂他们的意思,可他不知道应该怎样说,说什么。脸涨得红红的,憋了好一会,才用力咳嗽一声,嘴巴有些颤抖地说:“咳——呃,我——”

  两个美女都低下头去窃笑,害怕他说出让人更加难堪的话来。另外三个科员也都有些尴尬地望着他,等待他说下去。

  陈宏俊终于大声说:“晚上,我请大家吃饭,正好互相,熟悉一下。”

  “好——”戴眼镜的美女怪声叫道,“到哪个饭店?”

  “哦,这样好。”妩媚眼美女松了一口气说,“我以为我们的新科长,也要来个就职演说呢,好闷。”

  副科长单若娴附和说:“对,这种形式好,轻松愉快,又能起到互相了解沟通的作用。”

  陈宏俊说:“我刚来,不知道哪个饭店好一点?”

  “农家乐饭店不错的。”戴眼镜的美女说,“我吃过几次,味道好,又实惠。”

  “那就去那里吧。”陈宏俊说,“下了班,我们就过去。”

  “施培培,你有那里电话吗?先订一个包房。”单若娴真的当起了后勤科长。

  “没有。”施培培转过头说,“单科长,你电脑上搜索一下,应该有的。”

  两个男科员默默地看着三个女人特别高兴的样子,脸上泛出一层不易察觉的嫉妒之色。但陈宏俊这样一来,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大家一边在电脑上忙着,一边你一句我一言地跟陈宏俊聊起来,主要问一些集团总部的一些情况。两个美女显得特别活跃,甚至还有些兴奋。

  单若娴在电脑上查到这个饭店的电话后,就打过去订了一个叫“罗马厅”的包房。转过头对陈宏俊说:“陈科长,订好了,罗马厅。”

  陈宏俊说:“好。下班后,我们各自过去,不要一起走。免得让人看了,产生什么误解。还有,以后,我们在科室内部,大家都叫名字,好不好?不要叫什么科长副科长了。真的,那样叫,听着,既生疏,又别扭。”

  “我支持!”施培培还是第一个搭腔,“年轻人,就是要有一种新的作风,在科室里形成一种新的风气。”

  那个一直保持沉默的三十多岁的男科员,这时才接口。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们的新科长,还蛮开明的,啊?也谦逊随和,平易近人。不像有些人,稍稍得志,便端起官架子,唯恐别人不叫他官职,不尊重他。”

继续阅读:第34章 婚外情的火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第三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