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要憋出毛病来
书生意气2017-11-13 09:202,123

  陈宏俊气也不敢透,等待着那个欲抑先扬以后的可怕转折。

  “所以,单位想培养你,让你到下面的基层单位去锻炼锻炼。”茅国庆没有转折,而是来了一个因果。

  陈宏俊心里格登一沉:他们真的要支开我!

  “应该说,你是很幸运的。在同龄人中可谓是出类拔萃,让人羡慕。”茅科长又说,“你不仅有一个幸福富裕的家庭,还有一个娇美能干的妻子,而且才工作了二三年,就受到了单位的重点培养。嘿嘿,说句私下里的话,金钱美女仕途,这人生的三大美事,你都拥有了。陈宏俊,你真的前途无量啊。”

  陈宏俊一眼不眨地看着茅国庆,总觉得他的神情有些狡黠,话中好像含有嘲讽的意味。

  “你应该引以为自豪,当然,也应当充分重视,并好好珍惜这个机会。”茅国庆笑咪咪地说,“你要把它当作前进的动力,积极进取,努力拼搏,为以后走上人生辉煌,一步一个脚印地打好基础。”

  陈宏俊静静地听他说着,不吱声,也不点头。他的头脑里一直在想,这究竟是哪个领导的意思呢?

  “陈宏俊,你将来有了大出息,可不要忘了我这个小科长,啊。”茅国庆有些暧昧地说,真的,我为你感到高兴,也很看好你。”

  茅科长停了一下,更加神秘兮兮地说:“呃,陈宏俊,你对单位的这个决定有什么想法?我们想听听你的意见。你可以说说,你对单位和单位领导的看法,不要有什么顾虑,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

  陈宏俊感到有些意外,却又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并没有像茅国庆说的那么激动和高兴,相反总是觉得这个所谓的培养与娉娉的出轨有关。

  所以要他谈看法,实在是太为难他了。让他怎么说呢?单位领导想把他调出集团总部,目的是什么?真是为了让他锻炼,然后提拔吗?是调到本市下面哪个子公司里去,还是调出这个城市到外地去充军呢?是不是那个第三者为了更加自由地占有娉娉而想把我支开?

  陈宏俊脑子里有些混乱,也有些空白。他垂目想了好一会,才反问:“那你们想把我,调到哪里去呢?”

  “这个,还没有定。”茅国庆闪烁着眼睛说,“想先听听你的想法,然后再决定。”

  陈宏俊想了想,讷讷地说:“这是你们集体的决定,还是哪个领导的意见?”

  “是集体的决定。”茅国庆马上说,“集团公司不光是培养你一个人,还有几个,也会这样陆续招谈的。”

  “哦,是这样。”陈宏俊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地说,“既然是集体的决定,那我当然应该服从,对吧?不服从,也没有用。只是我想提一个要求,不知行不行?”

  “行,你说吧。”茅国庆说,“今天招你谈话,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和要求的。”

  陈宏俊憋了好一会,才说:“最好不要把我调到外地去,我希望在本市工作。”

  “为什么呢?”茅国太眼睛亮亮看着他问。

  “我要照顾魏娉娉。”陈宏俊想说得名正言顺些,却想不出来,只得说,“她还不太会做饭,娇得很,平时都是我做给她吃的。”

  “是吗?不至于吧。”茅国庆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说,“可我想,你还是不要因为一些家庭小事,而影响了自己的前途。”

  陈宏俊不吱声。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妻子出轨,是家庭小事?这话让他更加坚信,单位的这个决定,不,是哪个领导的这个决定,肯定与娉娉出轨有关。

  “陈宏俊,我想,不管最后领导怎么决定,你还是应该从自己的前途考虑才对。而且,服从领导和组织的决定,也是一个职工最起码的素质。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如果还有什么想法,可以向领导反映。当面不便说,你可以给我,或者姜董,韩总裁,周副总发邮件,都可以,好不好?”

  陈宏俊点头:“好的。”

  茅国庆说:“那今天,就这样吧。”

  陈宏俊站起来走出去。茅国庆又说:“对了,你对单位和领导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陈宏俊越发奇怪了,这个问题,好像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走出人事科办公室,陈宏俊心里想,今晚就以这调动为由,跟娉娉和好吧,然后好好过一次夫妻生活。他实在憋不下去了,再憋下去,他要憋出毛病来,对收服娉娉也更加不利。

  陈宏俊有时也很着急,想主动跟她和好,却又抹不下男子汉的面子。他不能像那些低素质的男人一样,怀疑妻子不忠,动辄就打骂,搞家庭暴力。他是个有文化的大学生,所以不能这样做,他只能以冷淡来惩罚她。不跟她说话,不帮她烧饭,不与她过夫妻生活…。。用这些文明的行为来表示自己的气愤,实现对她的制裁,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家庭冷战。

  现在他想想,忽然觉得这是错的。这样冷淡她,惩罚她,不就等于把她往别人的怀抱里推吗?于是他就感到内疚,也有些着急起来。

  下了班后,陈宏俊默默地买了些好菜,烧好了,顿在餐桌上等娉娉回来一起吃饭。而前几天,他不是一个人先吃,就是闷闷不乐地在外面吃好了才回去。

  娉娉呢?也不求他。回来见他已经吃了,或者没有菜,她就不声不响地自己烧。但大部分情况也是在外面吃,或者叫盒饭,有时泡一包方便就行了。

  夫妻冷战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也很可笑。常常两个人形如陌人,互不理睬,像哑巴一样在家里走来走去,各做各的事。晚上在床上更是像煎饼一样翻来覆去,互相发出需要对方的信号,却谁也不肯率先伸出手去。

  今天下了班,娉娉开门进来,见餐桌上顿了热气腾腾的四个菜,脸上泛起兴奋的红光。她朝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丈夫乜了一眼,欲言又止地走进卫生间去了。

继续阅读:第28章 娇妻异常兴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第三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