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传说中的腾云驾雾
唐诗四百手2018-04-03 16:372,233

  “啊!”芳婷被吓得尖叫,桃花的声音在同一时刻逆风而来:“八太子,等等小桃啊!”

  等她?敖拜冷笑,手上捏诀,祥云翻腾,很快便消失在空中。

  这个桃花怪一出现就没好事,看它那副火急火燎的模样,估计是付云发现呆子进入伏天泉的事,现在要拿他兴师问罪,他要不跑岂不等死。

  “上仙,慢点,慢点……”寒风拂面,青丝打得芳婷脸生疼,再加上云朵左右摇晃,将她吓得腿都软了。

  感受着臂膀处传来的温度,敖拜眸光闪了闪,到口的呵斥哽住,就这么任由对方抓着,同时放慢了速度。

  待缓过神来,芳婷扒开面上凌乱的发,眼中的害怕渐渐消去。

  低头看向脚下,绣鞋被云雾包裹,只能隐约看见细密的纹路,若是定睛细瞧,还能透过云层看见地面上松软的白雪。

  “云,云在我脚下!”芳婷展臂欢呼:“原来这白云并没看起来那般柔软,可以踩,而且踩着分外敦实。”

  她说着,偷偷拿脚踱了踱云朵,坚硬踏实,比青石板软上几分,又不似泥地会凹陷。

  “腾云驾雾,云当然在你脚下。”身旁的欢呼低语让敖拜不由自主地扬起唇角,眸光温柔如水,语气里是自己都没觉察出的宠溺。

  “这就是传说中的腾云驾雾?”芳婷小心翼翼地蹲下身子,放眼朝来处望去,入目是锦绣山川,地泉似锦带绵延,与磐王泉一角相连。

  天地相接,万丈落差,本该如奔雷瀑布,振聋发聩,可地泉却如潺潺小溪,平缓柔和。偶有寒风拂过,波光粼粼。

  “这是芳婷第一次飞起来……”

  芳婷?敖拜恍然,眸中涟漪荡尽,只剩一汪死水。

  不是她,不是她!

  “上仙可真是个大好人!”芳婷由衷道。

  “敖拜,你对我真好,既然你这么爱我,可以把影子给我吗?”

  被他强行抑制的回忆涌上脑海,敖拜猛然回头,直勾勾地盯着眼前女子,任脚下祥云随着他的情绪剧烈晃动。

  “上仙,你怎么了?”芳婷惊呼,担忧地看着神色变化莫测的男子。

  他的眸光太过复杂,似爱似恨,似喜似悲,明明眼中没有一滴泪,可她却觉得他在哭,而透过他的眼,她看见了同样神情的自己。

  “没。”收敛心神,敖拜勾起唇角,换上高傲自得的模样,仿佛方才黯然神伤的人并不是他。

  “……”芳婷嚅了嚅唇,无数的疑问在心头翻涌,最后只化作一声轻叹。

  眼前的上仙似乎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不靠谱,亦没外表看起来那么欢乐,他的故事,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痛心。

  祥云降落,在脚踏上柔软泥地的一霎消散。

  “到了!”敖拜广袖一拂,原本空荡的泥地上凭空多出一间精致的木屋:“付云同呆子不识五谷,常年靠吃花度日,所以迷离之境内没有东厨,不过这种小事难不倒本仙,因为本仙会法术,可以变。”

  敖拜说着昂首,表情自大浮夸,与先前那个自恋的上仙无异。

  “哇!”芳婷配合地瞪大眼睛,滴溜溜地环视眼前的精致木屋,同时不忘抬手揉眼:“天啊,上仙你好厉害。”

  “东厨和柴火已经有了,至于食材,就只能靠你自己了!”敖拜说着摊摊手,走到梅树下盘腿而坐。

  “多谢上仙!”芳婷盈盈一拜,而后提着裙摆奔入一旁的林子中。

  “芳、婷。”轻声念着女子的名,敖拜拧眉,偏头看着自己的影子。

  他的影子欣长,精瘦,和本人如出一辙,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影子不属于他。

  “芳婷,你的影子为什么会丢呢?”回想着那一瞬间他看见的悲伤的眼,就像是透彻的天泉中倒映出的自己,他知道,芳婷和他是同类,都曾为情所伤,或许,他们失去影子的原因是一样的。

  思及此,敖拜捏诀,在空中画出一个龟壳。

  龟壳初时被层层雾气所包裹,随着他所渡法力增多,雾气有序凝结,形成一句诗——芳心错……

  芳心错什么?敖拜拧眉,手上用力,画出的龟壳龟裂,“啪”地一声掉在地上。

  “挂算不出来吗?”看着龟裂的龟壳,敖拜不由伤神了。

  虽然在迷离之境他的法力受限,但也不至于连一个小小凡人的过往都挂算不出,除非是被人刻意隐去的。

  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要煞费心思地用法力隐去一个凡人的过往?看芳婷单纯的模样,不可能与会法术之人起过冲突才是,尤其对方的法力还在他之上。

  “八太子,八太子!”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桃花怪的声音从远处飘来。

  头疼地扶额,敖拜起身,挥袖招来祥云。

  “八太子,您先别走啊,听小桃跟您解释!”

  “解释?”抬脚的动作顿住,敖拜狐疑地扭头,就见桃花怪煽动花萼气喘吁吁地飞来。

  听她那话里的意思,难不成不是付云发现呆子的行为要对他发难?思及此,敖拜挥开祥云,慢条斯理地整理衣裳,悠悠道:“解释什么,说吧!”

  “八太子……”粗喘着气,桃花怪累趴在枝头,声如蚊蝇道:“小桃要替尊上解释……她弄断天桥并不是生了坏心思……而是那个凡人命中有水劫,一但离开迷离之境回到人界就会被抓去沉塘祭祀……”

  “祭祀?”敖拜挑眉,显然不相信对方的说辞:“我也没怪付云,她是什么性子我了解,知道她没生坏心眼,你不必撒谎为她辩解。”

  “八太子,小桃没撒谎。”一听他这么说,桃花怪便知他不相信,当下不由急了:“小桃说的是真的,呆子是尊上叫去的,为的就是能有借口破坏天桥。”

  “恩,我知道了。”敖拜随意地应和着,显然不愿在这话题上多费唇舌。

  付云是魔,虽然本性不坏,却也没有仙的悲天悯人,更别说突然出手搭救一个无亲无故的凡人。

  “八太子,小桃说的是真的。”桃花怪急得都要哭了。

  就在此刻,它注意到浮在空中龟裂的龟壳,当即指着龟壳笃定道:“八太子不信可以用龟壳卦算,小桃保证八太子挂算不出那个凡人的过往!”

继续阅读:第五章:指点迷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魔路漫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