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抱我
唐诗四百手2017-10-23 20:332,458

  得了自由,付云翻身下榻,一面走一面愤愤道:“此事难以查清,本尊姑且相信你的言论,不过从现在起,你必须离本尊十丈远,若是胆敢靠近,后果自负。”

  “可是你现在没有法力,若是遇上了那作恶之人,岂不是……”

  “用不着你管!”付云冷声打断他的话。

  “好吧!”君袭帝君耸肩,听着屋外猎猎作响的风声,眸中笑意愈发浓烈。

  她现在失了法力,且作恶者身份不明,必然要有人在她左右护着才是,只不过,他巴巴地跟着只会叫她心生恶意,帮忙这种事,自然是被帮者自己开口为上。

  迷离之境全靠她的法力支撑,如今的她形同凡人,无法维系迷离之境的四季。而单凭她那孱弱的身子,根本抵御不了迷离之境失控的风雪,她可是极怕冷的。

  “……”她让他不管他竟然真的不管?付云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恶狠狠地剜他一眼,抬手,用力将门拉开。

  “呼!”

  寒风怒号着灌入房内,夹杂着皑皑白雪,将方开门的付云吹成了雪人。

  冷意从每一寸肌理钻入骨髓,渗人血液,直叫她四肢僵硬,几乎动弹不得。

  感觉到背后有一道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她,付云咬牙抬脚,顶着风雪跨出房门。

  “三、二、一……”

  目送她走出卧寝,君袭帝君不紧不慢地数着数,声落,就见一抹纯白被风吹入。

  哆嗦着身子,付云疾步逼近君袭帝君。

  明知她为何靠近,君袭帝君却故作不明,连连后退。

  背脊抵在床柱上,脚背上一沉,他尚来不及开口,寒气便侵袭而来。

  双脚踩在男子的鞋面上,双手勾着他的脖颈,付云抬眼睨了他一眼,理所当然地命令道:“抱我!”

  “不是要我离你十丈远吗?”淡然地木着脸,君袭帝君得了便宜还卖乖。

  “本尊这是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付云说罢,哆嗦着将脑袋埋在他脖颈处。

  外面可真冷啊,她若是再晚些许回来,估计就冻僵了。

  “戴罪立功?”喃喃着重复她的话,君袭帝君哑然失笑。

  “你一法力比我高的老家伙,昨日又在我身侧,却没有发现有人要加害本尊,难道不该好好表现将功补过?”付云说完,用脚顶了顶他的膝盖:“你就说你抱不抱吧,你今日若是不当本尊的轿撵,日后可别指望本尊继续收留你!”

  失了法力还能对比自己强大且敌友不明的人颐指使气,果然是付云的风格。

  往昔记忆涌上脑海,君袭帝君眸光渐渐温柔,躬身将她抱起,轻声道:“那便说好了,待你法力恢复,不能将我赶出去。”

  “放心,本尊说到做到!”松开勾着他的手,付云舒服地窝在他怀中,指着门口道:“现在带本尊去北林,记得用法术护着点本尊。”

  “好!”看着怀中冻得面色发白的人儿,君袭帝君施展仙术将她笼罩,而后阔步朝北林行去。

  二人方离去,床榻上浮现一团黑气,那位置正是付云先前枕过的地方。

  黑气徐徐从门缝飘出,一路飘到了无人处,慢慢显出一个扭曲的轮廓,隐约可辨女子的风情。

  很快,黑气尽数拢起,露出一张精致的面容,竟是化成了付云的模样。

  手中凭空变出一面铜镜,上下照了照,而后满意地收起,步伐款款地循着花香走去。

  “尊上!”尖细的雀跃声响起,一抹粉白闪过,桃花怪紧紧地扒在素色的衣袖上,摇晃着花蕊撒娇道:“尊上来找小桃可是想小桃了?”

  “你想多了!”除了样貌,那团黑气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也都与付云别无二致。

  “尊上……”闻言,桃花怪花瓣耷拉下来,一副厌厥厥的模样。

  “好了,我有正事要做,你自己找个地方避避风雪吧,这雪一时半会还停不了。”“付云”说着,将桃花怪从身上拎起,而后松手,阔步踏入林中。

  “尊上……”桃花怪欲追上前,可她花萼方煽两下,便有一阵邪风吹来,直将它吹得摔入南林。

  “这阵风吹得好生奇怪。”邪风吹来,将付云的青丝带起,虽然她没有法力,但到底是自己创造的世界,一眼便瞧出了不同。

  “有法力波动。”君袭帝君拧眉,眸光沉沉地望向北林:“里面是什么?”

  “迷离之境共有天南地北四个出入口,通常开的天门,当迷离之境不受我控制之时,天地南三门会锁死,无论法力再高强的人都开不了,所以,如果有人潜入过,只能从北门离去。”付云一脸高深地解释罢,猛然捂嘴,忽闪着星眸,一副意欲杀人灭口的神情看着君袭帝君。

  这可是她的迷离之境最大的秘密,她竟然就这么自行泄密了?

  “你对北林还真是情有独钟!”君袭帝君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在她不解的目光中阔步奔入北林。

  北林的雪积得极深,但由于是新雪,并不厚实,施法于足上走过,会留下浅浅的印子。

  积雪擦过脚踝,偶尔碰到僵硬的异物,前行时带出,竟是被冻死的鸟雀。

  “烤山雀……”付云心疼地看着满地死物,心头对那害她没了法力的妖魔恨得牙痒痒。

  她的早膳、午膳、晚膳、宵夜,就这么没了,若是叫她抓到那动手脚的妖魔,定废了他一世修为。

  就在她心中祭出无数次宝器之后,头顶传来君袭帝君漫不经心的声音:“这是你创造的世界,你连有人闯入都觉察不出,就不要指望废了对方。”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付云大惊,抬头就见他紧抿着薄唇,目光专注地在北门所在的白皮松附近搜索,直到此刻,她心中的好奇和不解越来越浓:“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好似对她很了解,很熟悉,可为什么她的小册子里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记载?

  十万年前的挚友敖拜,十万年前的花座小桃,还有那个她应当痛恨一生的君袭帝君,除了这三个人外……不对,还有一个,也就是她默认将他留下的原因,小册子里有这么一句话——月华皎皎,无影之人不问出处。

  迷离之境的月乃是紫月,而他向来一身紫袍,所以她能断定,“月华皎皎,无影之人不问出处”这句话是十万年前的她为眼前之人所留,那么,他到底和她是什么关系?

  睨了他半响,得不到回应,付云偏开目光,懒洋洋地阖眼。

  算了,想不到,她还是继续不问出处吧,反正值得相信就对了。

  将落在北门附近的目光收回,君袭帝君终是开口,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北门并无异样,再去其它三门处看看,或许会有线索。”

  “你的意思是对方极有可能没逃?”闻言,付云眼前一亮,指着北门命令道:“将北门锁了,来个瓮中捉鳖!”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凡事无绝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魔路漫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