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谁欺负谁?
唐诗四百手2017-10-23 20:322,224

  次日,日上三竿,阳光透过薄薄的窗户纸洒下,暖暖地罩在同榻而眠的二人身上。

  “唔……”鼻腔中哼出一个单音,付云抬手,捂住酸胀的腮帮子。

  忽的,她觉出口中有异物,猛然睁眼,入目是一片紫色,眸光向右飘去,可以看到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

  “嗖”地一声,付云猛然坐起,双手揉着腮帮子,黑白分明的星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榻上睡得正香的男子。

  只见他左手自然地搭在身侧,方才被她咬住的右手半曲着,衣袖上有多处深色的水印,小臂和虎口处残留着牙印,除了血迹,还有些许透明的液体。

  付云呆呆地看着眼前景象,揉脸的动作顿住,摸索着靠近唇角,恩,湿湿的。

  她昨夜吃的竟然不是狐狸?付云表情变化莫测,双手不住地挠着被子。

  打死她也不能相信她堂堂影尊竟然做梦咬人,而且咬就咬吧,竟然还流口水,把人家的衣裳都打湿了。

  思及此,付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虽然迷离之境并无外人,可呆子要是将此事告知敖拜那臭乌龟,臭乌龟定可以毫不留情地嘲笑她数万年。

  这般想着,付云挥袖,欲抹去呆子身上痕迹,可任凭她如何动作,都毫无结果,她的法力在这一夜之间毫无征兆地消失了,并且消失得一干二净。

  深吸几口气,付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榻上男子的目光起了变化。

  虽然昨夜那只逃入迷离之境的狐狸看起来和臭乌龟关系匪浅,但臭乌龟不会为了帮他而对她做手脚,他们二人相处的时间是不长,可臭乌龟重情重义,不可能做这种事。

  那么……

  付云眉心微微隆起,缩在袖中的手快如闪电般卡住君袭帝君的脖颈:“起来!”

  “恩?”君袭帝君早已清醒,在感觉到脖颈被卡住的一瞬缓缓睁眼。

  他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初醒的慵懒,眸中浮着一层薄雾,温柔又迷幻,付云眸光沉了几分,厉声道:“老实交代,你对本尊做了什么?”

  “什么做了什么?”视线触及她凌厉的目光,君袭帝君有一瞬间恍惚,但很快他便觉察异常,反扣住她的手腕,不费吹灰之力地将她桎梏。

  “你的法力呢?”看着她气恼涨红的脸,君袭帝君隐隐感到不安。

  “不是你做的手脚?”见他如此反应,付云的表情更加不好看了。

  迷离之境有灵之物笼统也就六个,小桃是她的花座,根本不可能做出害她之事,敖拜不仅法力不足,也做不出这种事来,芳婷就是一凡人,至于前庭的梅花精,连挪个位置都需要她帮助,除了眼前高深得危险的呆子,她根本想不到别人。

  “不是!”君袭帝君矢口否认,说话间,桎梏付云的力道加重几分。

  “既然不是你为什么抓着本尊不放?”付云怒,抬脚就是一记横踢。

  虽然失了法力,但她身手也比身娇体软的凡人强上百倍,只是她一时气糊涂,忘了眼前之人并非凡人,道行之高深在她有法力之时尚且看不透,更何况是失了法力的她。

  而当她反应过来,已经被压倒在榻上,踢去的左腿被单手截住。

  君袭帝君看着身下双目喷火的人儿,失笑道:“不放手便是怕你动手,没想到……”

  话音未落,又是一阵低低的轻笑声。

  “你……”

  “付云。”敖拜神气十足的声音响起,而后是“吱”地一声细响,付云尚来不及反应门便被推开了,狂风带着皑皑白雪灌入,冷得她忍不住往君袭帝君怀里缩了缩。

  “那个……付云,昨天放走白叶是我不对,但我觉得吧,咱们要好好说话,你先别打我,等我说完了也别动手,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敖拜以袖护头走进屋内,做好了随时逃离的准备,可屋内静悄悄的,他不免好奇拉出一道细缝,当下整个人怔在原地。

  “臭乌龟,进来不会敲门吗?”付云怒,更多的是事情被看到的窘迫。

  想她堂堂影尊,这将近两万年过得顺风顺水,向来只有她欺压命令他人,何曾这般狼狈地被桎梏过,可没想到她如此倒霉,方遭欺压,敖拜就半路杀出,这下好了,往昔树立起的高大无敌的形象瞬间灰飞烟灭。

  “你……你们……”敖拜指着君袭帝君,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你被他压着?”

  闻言,付云本就绷着的脸沉得更黑了。

  敖拜呆愣愣地将目光转向付云,见她神色有些许不对劲,心中那点撞破二人“奸情”的小兴奋被抑制住,眸光在二人之间徘徊,不确定道:“付云,该不是你被呆子欺负了吧?”

  “你觉得呢?还呆站着干嘛?”她被呆子压着,被欺负是明摆着的,难不成还要她开口向他求助?

  就在她以为敖拜会上前解围的时候,只见对方用衣袖将面一遮,疾步后退:“我懂,我懂,我方才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他真是愚蠢,竟然荒唐地觉得付云被呆子欺负了,哪有人在被欺负时会不住地往坏人的身上靠?

  “臭乌龟……”

  “我走,我马上走!”敖拜连声应着,一股脑儿溜得没影,同时不忘“贴心”地为二人将房门带上。

  “你给我滚回来!”付云恼,手朝前用力一指,随后顿住,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已经莫名没了法力,根本没办法把人捆回来,而她的怒喝,也被屋外的风雪掩埋无踪。

  “气死我了!”愤愤将锦被踹下床,付云转头,对上君袭帝君似笑非笑的眼。

  “看什么看!”恶狠狠地瞪了眼男子,付云将脸瞥向一边不去看他,心头油然升起挫败感,已经开始怀疑魔生。

  她做魔有那么失败吗?这么多年来她自认待臭乌龟不薄,连重话都鲜少说,可他看到她被欺压却窃喜,让他帮忙扭头就跑,要是呆子有害命之意,她现在岂不横尸榻上。

  “没看什么。”君袭帝君话音方落,就觉胸口被什么抵住,稍稍低头,能瞧见白嫩的脚趾。

  “起来!”脚撑在对方心口处,付云面色不善。

  闻言,君袭帝君扬眉,似笑非笑地睨着他,缓缓直起身子。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抱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魔路漫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