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难以恭维的睡相
唐诗四百手2018-04-03 16:402,130

  “烤狐狸……呜……”被抱回卧寝的付云此刻正做着美梦,梦里她烤了只硕大无比的狐狸,九条尾巴绽开,像极了漂亮的白花,随着火苗的上窜,漂亮的白毛烧尽,露出九根金黄酥脆的肉尾巴。

  “影尊,可以吃了!”芳婷的声音入耳,她眼前一亮,嗷呜一声一口咬住其中一根尾巴。

  “嘶!”君袭帝君倒吸一口凉气,稍稍垂首,便看见刚被他安置在榻上的付云双手抱着他的胳膊,嘴死死地咬住虎口处,好在他及时以仙术护体,否则早就被咬出血了。

  “付云……”君袭帝君有些哭笑不得,想将手从她口中解救出,可他方抬了抬胳膊,便被咬得更紧,惹得他都要怀疑是不是那本小册子故意做的手脚。

  不能现在将她弄醒,但这般被咬着也不是办法,就在他手足无措之际,小册子慢悠悠地飘了进来。

  “快让她把嘴松开!”君袭帝君无奈道。

  见此情形,小册子内的付云无法直视地摸了摸鼻子,但眼角余光又忍不住飘了过去。

  她从不知自己的睡相这么难以恭维,虽然她素来对吃食极为执着,虽然她常常梦到在吃好吃的,可她实在不知自己会做出做梦咬人胳膊这种有损她身为影尊形象的事。

  不过话说回来,能看到君袭如此吃瘪的模样委实解气,想到这,她忍不住暗搓搓地笑了,同时偷偷施法,让那咬人的力道加重。

  “快让她把嘴松开!”君袭帝君咬牙,从牙缝中挤出声来。

  迷离之境对仙法有警戒和削弱的作用,他只能小幅度使用才能不被发现,可没想到付云对吃如此执着,在睡梦中还能如此大幅度地使用法术,他要再不把手抽出来,被咬掉块肉还是轻的。

  “哈哈!”小册中的付云咧嘴,笑得见牙不见眼,但还不忘绕着君袭帝君飞一圈,风凉道:“我劫灭可是十万年前的事,莫说过了十万年,现在的付云修为已经精进不少,就算是倒退了,我一残留的记忆能做什么?”

  她话说得在理,可摆出的姿态却叫君袭帝君气得牙痒痒:“我知道你怕付云觉出你身份的不对劲,不能使用仙法,可现在也不是什么要紧情况,不过是我在做梦咬人罢了,难不成还能咬掉你一块肉?最后还不是硌得本尊牙疼!”

  “寻常的咬人当然没事,因为没人会往牙上注入三成法力!”手虽然还未破皮,但疼痛却是钻心的,君袭帝君要紧牙关,声音越发低沉:“认识你这么久,还真没发现你竟然有咬人的癖好”

  “这个……”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几圈,小册子里的付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听说睡着了就不会觉得痛,要不我吃点亏,同意让你在我的卧寝留宿一夜。”

  “你当真不让她松口?”用没被抓着的左手托着付云的脑袋,对于她的无赖行径,君袭帝君分外无奈。

  若一开始他没觉察,那现在他已经能确定,付云会咬得那么紧,绝对是眼前这个十万年前的记忆的功劳。

  “不是不让她松口,是我也没办法啊!”小册内的付云摊手,精致的脸上写满无辜,只是星眸中狡黠的笑意让她的伪装原形毕露。

  “呼!”重重吁出一口气,君袭帝君强忍着疼,斜斜靠在床柱上闭目休憩。

  “呜……”原本在睡梦中闷头咬人的付云发出细微的呜咽声,眼见到口的狐肉咬不下来,她有些心急,脚摸索着跟了上来。

  左脚抬起,露出赤裸的白嫩小脚,随着不断抬高,裙摆慢慢下滑,露出脚踝、小腿、膝盖……

  “啪!”小册子飞拍在付云的膝盖上,阻止了襦裙的下滑,小册中的人儿不由松了口气,可她还未来得及放松,付云的另一只脚也抬起来勾上君袭帝君的胳膊,动作活像是倒挂在树上的猴子。

  襦裙一寸寸下滑,而君袭帝君也好死不死地在这关键时刻睁开了眼,眸光一瞬不瞬地胶着在那双漂亮的长腿上,这下轮到小册子中的人急眼了:“君袭,快阻止她啊,你往哪看呢?快把眼闭上……”

  天啊,她劫灭后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还是以前她就是这幅模样,只是自己一直没发现?

  “呵!”君袭闷声低笑着,但还是微微躬身,抓住裙摆一角,阻止裙摆下滑。

  “呼!”小册中的人长出一口气,忽的那俊脸在她眼前放大,呼出的气息轻轻拂在她的脸上:“其实你不是施展不了法术,也不是没有法术,而是你和付云乃共通的,你作为她十万年前的记忆,法力只能以她的身体支撑运行,对于她身体之外的,你无可奈何。”

  声落,君袭帝君直起身子,手缓缓松开,目光追随着襦裙移动下移。

  他能确定付云下重口是她做的手脚,而她明明有法术,却对襦裙下滑束手无策,可见她的法术只能通过付云做出的动作施展。

  “你……你……哼,臭神仙!”小册中的付云狠狠瞪了他一眼,手指翻飞捏诀。

  须臾,君袭帝君感到手上痛感消去,这才寻了个位置坐下,替付云把襦裙拉好。

  他将手放得极低,半侧着身子,这么一来纵使付云整个身子都挂在他身上,也不会因此滑落裙摆。

  “嘶!”痛感再次袭来,这一次他虽有防备,却还是生生被咬出血来。

  “付云!”君袭帝君咬牙。

  “君袭帝君,实在不好意思,我就是个记忆,施法过度容易失控!”见他再次抬手,小册内的付云连忙停止施法,毫无可信度地轻飘飘地解释一番,小册子一闭,变回掌心大小,一股脑儿溜进付云的衣袖里。

  “你就不能让她松口吗?”君袭帝君的声音很是生气,但面上却挂着如沐春风的笑。

  他晓得她喜欢和他唱反调,这样正好,他可以堂而皇之地与她同榻而眠。

  “不能!”袖中传出付云的闷声。

  见目的达到,君袭帝君憋笑,肩膀轻轻耸动。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谁欺负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魔路漫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