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记忆
唐诗四百手2017-10-23 20:202,573

  这厢付云方闭眼,那边敖拜挥起的拳头便顿在空中。

  看着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白叶,敖拜松开桎梏他的手脚,无声地吁了口气,用指了指天,示意他现在离去。

  付云什么都好,法力高强,心地善良,但就是对吃这一字极为执念,但凡是她想吃的,就是翻了天也要咬到嘴里。

  虽然他挺讨厌白叶的,但毕竟二人相识数万年,他还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付云吃了,更何况,付云若是吃了白叶对她也没有好处,白叶可是青丘最受宠的小辈,背后有一整个青丘撑腰,这也是他敢独身闯入迷离之境的缘由之一,除了对付云能力的判断失误,更多的是对自己身份的自信,有恃无恐。

  捂着黑青的眼睛,吃痛地倒吸着凉气,白叶不急不缓地起身,屈指捏诀,转瞬消失不见。

  见那抹白影没了踪迹,敖拜这才松了口气,正欲离去,眼角的余光瞥见枕在君袭帝君肩上睡得正香的付云,当下迈开步伐朝她走去。

  “那个,是这样的付云,我把白叶给放了,狐狸肉不好吃,膻得慌。”明知对方熟睡了便听不见,敖拜还是兀自小声解释道:“他可是青丘狐族的,将来也是一方帝君,你若是真将他吃了,势必会与青丘结仇,到时候他爹白华帝君率青丘众仙杀入迷离之境,你就算法力再高深,那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言罢,他直起身子,看了眼背脊挺得笔直的君袭帝君,又看了眼毫无反应的付云,小声道:“呆子你别动,别把她吵醒了。”

  君袭帝君闻言,微微偏头,眨眨眼,算是回了他的话。

  “那我先走了,千万别跟付云说人是我放走的,她要是问起,你就说你也睡着了。”低声言罢,敖拜转身离去,走了没几步又回过头来,探究的目光在男子脸上来回巡视。

  方才在水晶迷阵中付云似乎提到了凡人不能在迷离之境久留,那么呆子呢?他会不会在伪装?

  要现在问付云吗?想法一出,敖拜便拼命摇头。

  他才将她的吃食放走了,要是再将她吵醒,非被扒了皮不可,这事还是留着,等付云火气过了再问罢。

  这般想着,他收回目光,一溜烟儿跑没了影。

  “率众仙杀入迷离之境?”君袭帝君失笑,低头看着肩上睡得毫无知觉的人儿,低语喃喃道:“你若是听到了一定会很高兴吧,毕竟这么一来就会有更多的九尾狐送上门,煎炒烹炸,可以换着花样吃。”

  “白华……”付云无意识地喃喃着,眉头拧在一处:“臭狐狸……”

  “付云,既然你选择了忘,为何不忘得干净点呢?”大手小心翼翼地抚上她的脸颊,她的眉、眼、鼻、唇还有熟悉的柔和的轮廓:“你恨白华,那一定更恨我吧,可为什么我听你说了那么多的梦话,听你念过那么多人的名,却始终不能在其中找到自己?难道你只将我忘得干净?”

  “唔!”觉出脸上有什么东西在动,付云不耐地挥手去扫,当二人的指尖触碰在一块,君袭帝君触电般将手缩回。

  他动作太过剧烈,原本枕在他肩头的付云身子一歪,直直倒在他的腿上。

  君袭帝君一愣,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那里还残存着她青丝的柔软,半响,他哑然失笑,眼中满是痛苦和自责:“我怎么忘了,你素来缺少警惕之心,不然也不会叫我伤得那般重。”

  他苦笑着,脑海里满是她弥留之际狠狠拍掉他手的决绝:“君袭帝君,你别高兴得太早,我付云是不会这么轻易死的,你一定要守好自己不会动的石心,再相遇,你会死在我的手里。”

  守好自己的心?他的心早已失守,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刻沦陷。

  目光柔软地凝视着怀中安眠的人儿,君袭帝君将左手放在她的腰上,轻手轻脚地把她环住,右手探入她的袖中,取出记事的小册子。

  “啧啧啧,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君袭帝君也会做这些鸡鸣狗盗之事。”黑暗中,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明明是刺耳的讽语,却因她嗓音的沙哑添上几缕风情。

  “付云?”君袭帝君身子僵住,除了被抓包的窘迫,更多则是身份暴露的惊讶,但慌乱只是瞬间,他便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淡然模样:“你是她留下的记忆,对吧!”

  “君袭帝君,后悔是世上最无用也是最自我折磨的一件事,我以为你一直很清楚这点。”薄薄的小册子无风自动,漂浮在半空中不断变大,最后翻到扉页,露出付云精致的面容。

  她生得和睡着的付云一模一样,只是晶亮的眸底一片死气沉沉,唇角的笑与其说是笑,不如说是一种形式。

  对上她的眼,强忍着胸口传来的钻心的痛,君袭帝君淡然依旧:“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就离我远点。”说完这话,小册子里的付云恢复了平静:“虽然我劫灭了,但你也别指望将十万年前的旧事翻篇,更别想帮着白华,九尾狐我吃定了!”

  “狐狸肉膻,味道怕是你不会喜欢……”

  “喜不喜欢是我的事,帝君未免管得太宽了。”冷冷打断他的话,小册子里的付云笑得轻蔑:“怎么,帝君石心动了?”

  “付云,或许我一开始只是骗你,但后面……”

  “但后面被我的血焐热了?”再次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付云唇角的弧度愈发讥讽:“还是被臭乌龟的血给焐热的?”

  她的话字字带刺,句句锥心,君袭帝君紧抿薄唇,没有出言反驳。

  “无话可说了?”付云挑眉:“那就速速离开迷离之境。”

  “你这么着急,是不是怕再次爱上我?”君袭帝君故意用起了激将法。

  “呸!”小册子里的付云低啐:“当初本尊喜欢你那是因为你不喜欢本尊,现在你巴着本尊,本尊根本不可能稀罕你!”

  “既然影尊不稀罕,那我做什么都不会碍到影尊,不是吗!”得了便宜,君袭帝君顺势而下,为自己的留下想到了完美借口:“再者说,我之所以来此,也只是想抓住那栽赃你的魔,那时的你十万岁尚且没有警觉,更何况现在只有两万岁,全然不谙世事。”

  “……”只是为了抓住栽赃她的魔?小册子里的付云扁着嘴,恶狠狠地瞪着君袭帝君:“你们神仙可真是无用,就会找替死鬼,正主十多万年过去了还没抓着。”

  她当初做了那么多,他的爱却始终没有信任,现在回来,也不是因为喜欢她或是后悔,而是对她的弥补,还有他作为帝君的责任。

  这般想着,她默认了对方的说法:“也罢,白叶我可以先放他一马,现在你找臭乌龟来,让他将我送回去。”

  “他现在怕是不敢靠近,还是我来吧!”君袭帝君说着,伸手一捞,轻松将枕在他腿上的人儿抱起。

  “君袭我告诉你,不许勾引我!”小册子里的付云一看到这景象,顿时急了,冲过去就要拍对方后脑勺,但被轻松避开了。

  “敖拜会不会过来你心里清楚,难道你想睡林子里?”君袭帝君言罢,面无表情地扭头就走,待看不见那册子上的人儿,唇角抑制不住地高高扬起。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难以恭维的睡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魔路漫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