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反被猜疑
唐诗四百手2017-10-23 20:212,134

  “真奇怪……”狐疑地收回目光,付云虽不理解他的口是心非,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追问,转而提起自己“走神”前的事:“对了,你知道用我法力闯出北门的人是谁吗?”

  “昨日闯入过的青丘上仙——白叶。”原本君袭帝君对他存有保护的心思,可经过今日这么一闹,他就算有心也保不住他。

  “怎么又是他?该不会是冲着芳婷来的吧。”一听到白叶这个名字,付云面露不屑的神情:“将人带走也好,免得留在迷离之境给本尊添麻烦。”

  “他是冲着敖拜和小桃来的。”

  “什么?他竟敢动本尊的人!”付云急急跃起,还未来得及从北门奔出,脚便陷在积雪中拔不出了。

  付云看看满地积雪,再看看自己被掩盖的双脚,身上那股子嚣张的气焰霎时消失。

  “付云……”君袭帝君伸手欲去拉她,还没碰到她的手,对方就扭身勾住他的脖颈。

  “先回去休息,本尊今天没睡好,等休息够了再去找他算账。”艰难地将脚从积雪中抽出,踩在他的脚背上,付云撇撇嘴,违心地说出这番话。

  其实此刻她恨不得扒了白叶的狐狸皮,可她现在法力全无,拿什么跟白叶斗?

  “你不打算找白叶?”她的回答显然出乎他的预料,君袭帝君挑眉,颇为意外地看着她。

  “找什么?找死吗?现在的我又打不过他。”付云说着,拿手肘了肘他的胸口:“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抱我起来。”

  “你打不过他,不是还有我吗?”君袭帝君失笑,说话间顺势将她抱起。

  “你?”付云像看怪物般看着他,而后伸出一只手戳着他的脸:“呆子,叫你呆子还真合适,你是不是做神仙做傻了?”

  “……”感受着脸颊上传来的力度,君袭帝君哭笑不得。

  “怎么看你都是三十万岁以上的老神仙了,难道不知道青丘狐族有一个叫君袭帝君的老家伙罩着,这次白叶能够闯进来,肯定跟那个老家伙脱不了干系。”

  “君袭帝君?”君袭帝君怔然,这件事怎么扯到他身上了?

  “你的意思是,你失去法力是君袭帝君所为?”她的说法实在荒谬,君袭帝君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怀疑对象的怀疑对象:“迷离之境对仙法有削弱作用,他就算再怎么强大,也做不到进入得悄无声息吧。”

  “别人是做不到,但他绝对可以。”说到这,付云面上露出愤愤之色:“十万年前本尊也不知和青丘狐族闹了什么矛盾,反正那些神仙一个个都不厚道,打不过本尊还搬救兵,最后本尊被那个叫君袭帝君的老神仙给一剑捅死了,当了整整八万年的天地灵气才重新凝成肉体。”

  她话音方落,就感觉抱她的手猛然收紧,稍稍抬头,能看见男子紧抿着唇,强撑着淡然神色。

  “被他的能力吓到了吧,青丘那么多人打不过本尊,他一剑就把本尊弄劫灭了,虽然你也比本尊厉害,但肯定不是他对手。”见他神色凝重,付云还以为他被君袭帝君的能力吓到了,正欲再说些什么,就听得头顶传来声音:“君袭帝君虽然护过青丘狐族,但这不能代表他和青丘狐族是一伙的,再者说了,就算他有意罩着青丘狐族,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待在青丘。”

  “怎么我感觉你好像很了解君袭那个老家伙?”斜眼睨着他,付云一手撑着他的肩,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你该不会是他的门童吧?”

  “……”亲手杀死她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君袭帝君本是伤感迷茫的,可她这一席话入耳,便叫他哭笑不得:“虽然我法力在众仙中不是绝顶,但也不至于沦为门童吧。”

  “本尊随便猜猜罢了。”付云撇撇嘴,脸凑近,压低声音道:“对了,你方才说君袭那个老家伙不会时刻待在青丘,那他现在在吗?”

  “不在!”看着她绝美的容颜,听她一口一个老家伙,老神仙地唤着自己,君袭帝君只觉郁闷无比。

  她若是完全忘了他也倒好,但她将关于他的事情记得支离破碎,重点划得更是叫他牙痒痒。

  “四十多万岁的老神仙”,“好管闲事”,“不厚道”等,缺点被她放大不说,他的好她更是一点都没记住。

  “你虽然是神仙,但你和臭乌龟一样,是站在本尊这边的,对吧?”双手亲昵地环着他的脖颈,付云脸凑得越来越近,直到二人鼻尖几乎触碰上。

  她的气息均匀地拂在他的面上,打乱了他的呼吸,君袭帝君眸光闪了闪,只觉她随时可能亲上来。

  但事实证明他想多了,付云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一双缀满星光的眼写着期待,叫他不忍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当然!”他听见自己这般回答,发自肺腑。

  得了应承,付云拉开二人的距离,郑重其事地拍拍他的肩:“呆子,现在我们就去找白叶算账!”

  一想到能够胖揍一顿白叶,她就不免雀跃,整个人也跟着不安分起来,双腿在空中小幅度地晃啊晃。

  “我只救人,不伤人。”一眼洞穿了她的心思,君袭帝君无奈地摇摇头。

  果不其然,听他这么一说,付云双腿止住摇晃,无所谓地耸肩道:“反正君袭那个老家伙也不可能控制本尊的法力一辈子,等本尊的法力回来了,有他受的。”

  “……”君袭帝君想要制止她,但想到她的脾气,到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现在不似十万年前那般爱慕他,定然是听不进他劝的,他此时为白叶说话,只会让她将他从亲近的名单中排除在外,这么一来,日后想再亲近她可就难了。

  不过这事他也不能放任付云为所欲为,否则定再次激化付云和青丘狐族的矛盾。

  “别站着不动啊,快点。”见他还愣在原地,付云用手肘别了别他的胸口。

  “好!”君袭帝君应声,紫靴踏雪,转瞬消失在迷离之境境内。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与虎谋皮焉有其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魔路漫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