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该不该信她?
唐诗四百手2017-10-23 20:332,125

  迷离之境内,君袭帝君定定地站在白皮松前,眉头拧成一个无解的死结。

  “有异样?”付云没了法力,嗅不出空气中九尾狐的味道,当下只能凭君袭帝君的表情来推断。

  “封锁北门的结界被破解了。”君袭帝君言罢,不等付云开口就补充道:“只晚了一步,破我结界的是你的法力。”

  “什么?”付云先是大惊,随后瞪着男子生气道:“你的意思是那人用我的法力破了你设下的结界?可问题是我的法力比你低,就算用我的法力也不可能轻易破掉,定是你设结界的时候不走心!”

  “迷离之境有削弱仙法的作用,往日只会削弱一成,可你失去法力后,迷离之境失控,已能削弱三成仙法。”说到这,君袭帝君垂首看着她,一字一句认真道:“付云,如果曾经有人做了伤害你的事,你会报复他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费解地对上他的眼,付云只觉一阵晕眩,原本潋滟的星眸刹那失了神采,空洞洞的,像极了没有魂魄的行尸:“你就说你做了什么吧!”

  “我说的是如果,如果有人做了伤害你的事,并且你因此劫……因此重伤,你会报复他吗?”青丘,九尾狐,无故消失的法力,这一切与过往串联,就不可能是巧合

  君袭帝君静静地看着她,面上平静无比,思绪则不断翻涌。

  迷离之境对仙法有削弱作用,若是硬闯,一定会被发现,所以不可能是神仙所为。

  空气中还残留着白叶的气息,说明方才触动结界并瞬间逃走的是他,这么看来,应当有法力高于付云的魔与白叶联手。

  可付云虽然只有二十万岁,但她乃星辰之辉孕育而成,天赋异禀,寻常的魔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而有记载的比她厉害的魔都被不同程度囚禁起来,更何况,那些魔身上的煞气根本不可能与付云身上的星辰之气相比,若是闯入他们二人必会觉察。

  想到这,君袭帝君忍不住拧眉,看付云的目光一时晦暗难名。

  他心知不该怀疑她,也努力让自己不去怀疑她,可她身上的气息是独一无二的,一觉醒来她法力便没了,他却没感觉到一丝异动,这根本不合常理。

  “要是有人这般加害本尊……”就在他摇摆不定之际,付云的一席话让他确定了最初的想法:“那本尊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会让他得到报应!”

  “……”她说得浑不在意,君袭帝君却听得如坠冰窖。

  她当真是这想法,当真是这性子,那么,她失去法力这事极有可能是她十万年前的记忆一手操纵的,只有它,才能在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完成这些。

  “那……你恨白华吗?”抱着她的手有些微颤抖,君袭帝君在怕,怕十万年前的旧事重演。

  十万年前的许多事他都相信她是被嫁祸的,但她将一小仙打得魂飞魄散,却是不争的事实。

  因为那个小仙害了她,她便要剃去对方仙骨,遭到剧烈反抗后心生不耐,施法将其打死,陨落六界。

  她太过爱恨分明,有仇必报,他早知她恨白华,却还庆幸她忘了过去,没想到,她是忘了,她的记忆却独立存在世上。

  若她真行了报复之事,伤了青丘狐族,势必引起天界诸神讨伐,届时,可就不是诛魔剑穿心那般简单了。

  “白华是谁?”付云歪着脑袋,空洞的眼中满是迷茫之色。

  闻言,君袭帝君稍稍松了口气,躬身将怀中人儿放在雪地上,按着昨夜记忆,从她袖中掏出封存有她记忆的小册子,一页一页地翻查,半响,他顿住翻页的动作,长指停在画上女子的唇角。

  她的记忆已经不在小册子上了,已经不在了,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她做的?那么她这般大费周章又是为了什么?

  “付云,我到底当不当信你?”合上小册子,将它放回付云的衣袖内,君袭帝君半坐着,紧紧将她拥入怀中,心头满是无力感。

  “帝君,虽然证据不足,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付云,这难道还不够吗?”

  “君袭,是付云,一切都是付云设下的局,她从不解释是因为她怕自己解释得越多暴露得就越多。”

  “每次事发,留在现场的都是她的气息,怎么可能不是她?纵然这世间有气息相近者,也不会雷同至这般,叫青丘狐族辨认气息六界首屈一指的桃花座都辨认不出来。”

  “……”

  付云劫灭前和劫灭后遭到的无数怀疑声在他脑内不断盘旋,君袭帝君头疼地按着脑袋,眉头拧成无解的死结。

  “为何所有人都不信你?为何仙界没有一个人信你?但凡有一个,我便会毫不犹豫地站在你这边。”将头埋在她肩窝处,君袭帝君痛苦道:“告诉我,不是你做的,告诉我……”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仅仅是蠕动着唇,不再发出声音。

  他活了数十万年,修炼,入定,入世,日复一日,直到遇到她,他才知晓自己一直是孤独的,才知晓原来活着,可以如此有趣。

  可最后,他还是亲手杀了她,只因为在众仙之中,只有他能克制她,从法力,到她的心。

  她的心在他身上,所以他才能轻而易举地伤她,可直到她死去那刻他才发现,他的心也丢了。

  她死后的十万年里,他重回日复一日的修炼生活,却再找不回那个无欲无求,无喜无悲的自己。

  “呆子,你怎么了?”神识回笼,付云这才惊觉自己竟然坐在雪地里,双臂被紧紧箍着,勒得她难以喘息。

  微微侧头,可以看见男子的侧脸,他面部的线条绷得极紧,像是在隐忍着什么痛苦。

  “你很累?”付云费解地看着他,不明白自己只是走了个神,怎么原本好生生的仙就给萎靡成了这样。

  “没!”将脑袋从她肩窝处抬起,君袭帝君恢复淡然的模样,仿佛方才黯然神伤的不是他。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反被猜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魔路漫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