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凡事无绝对
唐诗四百手2017-10-23 20:312,423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迷离之境的雪越下越大,暴雪夹杂着冰雹,再加上不时卷起一阵飓风,直将古木吹得拔地而起,境内一片狼藉。

  听得越发刺耳的风声,敖拜后知后觉地觉出不妙,再奔回付云所住的卧寝,大开的房门内空无一物,莫说是付云这个大活人,就连摆放在里面的木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就在他怔愣在庭院中之际,“轰”地一声巨响,法力凝结而成的府宅坍塌,霎时化为乌有。

  “啊!”女子的尖叫声入耳,敖拜面色大变,飞速朝声源处跑去。

  当他赶到时定睛一看,不由松了口气。

  还好,受伤昏迷的是芳婷,不是付云,当真是关心则乱,一听到那略显尖锐的声音,他便乱了神,只不过……

  看着将芳婷揽在怀中的白衣男子,敖拜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迷离之境不是你能闯的,还有,松开你的脏手。”

  “闯不闯得了可不是由你说的算。”白叶不屑地反驳,搂着芳婷的手也并未因此松开。

  看着和往昔有些许不同的白叶,敖拜捏紧拳头,抬手就是一记重拳。

  往昔他拈花惹草就算是拈到龙宫来他也不管,但他绝不允许他碰这个与他同病相怜的女子。

  她已经因为情这一字失了影子,禁不起他处处留情带来的伤害。

  看着带着法力呼啸而来的拳头,白叶眸光闪了闪,而后将眼闭上。

  痛感袭来,他缓缓将眼张开,看着满脸诧异的敖拜徐徐道:“这一拳,我受了,因为你是为她下的手!”

  “你这是什么意思?”拳头举在半空中还未收起,敖拜不明所以地睨着他,很快,昨夜被付云从水晶迷阵中救出的画面窜入脑海,连带着原本被他忽略的话一并浮现——

  “净会给本尊惹麻烦,捡了个芳婷就算了,现在好了,她八百年前的男人找上门了!”

  原来,原来害芳婷失去影子的就是白叶。

  “你来迷离之境是为了芳婷?”看着他紧抱着芳婷的动作,敖拜高举的手慢慢放下。

  “是!”白叶毫不犹豫地应道。

  得了回答,敖拜心猛地收紧,疼痛钻心:“为了帮她找回影子?”

  “是!”白叶依旧回答得迅速。

  “真好。”敖拜的声音里有着不易觉察的哽咽:“但她是凡人,白华帝君能容她和你在一起吗?”

  八百年,她等了人界的八百年等到了自己的结果,那他呢?那个负他千年的女子,是否会在某日回头,回到他的身边。

  “我不会和她在一起。”无情的话入耳,敖拜猛然抬头,就见白叶温柔地看着芳婷,眼神是那么多情。

  “既无重修旧好之愿,为何又要对她如此上心?”怒气被点燃,敖拜松开的双拳再次紧握。

  “她的痴情影响了我的仙途,若不帮她找回影子,我会遇上过不了的大劫。”收起温柔的神情,白叶露出玩世不恭的笑:“敖拜,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你的想法还是那般刻板,你该不会还没忘了那个凡人吧?”

  “混账东西!”隐藏的痛处被生生揭开,敖拜暴怒,法力凝于双拳便攻了过去。

  拳风擦过,转瞬消失,白叶缓缓抬手,将溢出流光的袖口拢住,面上玩世不恭的笑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挥之不去的落寞。

  “白叶,你出来,白叶,你给本仙滚出来。”看着周遭翠绿的竹子,敖拜胸膛剧烈地欺负,面色沉得几乎能滴出墨来。

  又是那个该死的阵法,他法力在他之下,根本破不了水晶迷阵。

  “敖拜,芳婷和你不过是萍水相逢,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因此交手。”

  “那你就放我出去!”

  “迷离之境有我必须取得的东西,所以我不能放你出来,只能让你受些委屈了。”

  “白叶我告诉你,不管你想取得的是什么,你都当知道,付云不可能答应你,更何况,就凭你的法力,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趁付云没发现,你还是速速离开吧。”听到空中传来回复,敖拜连珠似炮道:“付云喜吃九尾狐肉,你要是让她抓到就完了,不仅会被扒皮,还会被用火烤着吃,看在兄弟多年的份上我才提醒的你,要知道,你要是再被她遇上了,我可帮不了你!”

  他想要取得的东西必然是用来帮芳婷找回影子的,可付云是个软硬不吃的,根本不可能答应他的要求。

  若是往常付云拒绝他也就罢了,可现在的付云失了法力,白叶又是个不知轻重的,逞一不合,付云要吃大亏。

  “上回你是在帮我没错,可这次你帮的是影尊。”看着怀中昏厥的女子,白叶施施然道:“迷离之境现在这副模样,你觉得付云能斗得过我?”

  “你……”敖拜一滞,旋即怒道“你敢动付云一根手指头试试?”

  “放心,我不会动她。”白叶说着,不再用神识与他沟通,将芳婷抱起,身形一闪便来到了北林。

  腾出一只手按上北门所在的白皮松,眉头忽的拧起,就在他心生退意之际,白皮松上涌出一股黑气,将他从北门扯出。

  他前脚方离去,后脚君袭帝君便赶了过来。

  看着空无一物的狼藉的北林,狂风将他的青丝带起,空气中传来潮湿的泥土气息和淡淡的、专属于九尾狐的气味。

  “白上仙,英雄救美的滋味如何?”迷离之境外,黑气凝结成影,冰冷低哑的声线与影子上那双灰暗无光的眼相互映衬。

  “这是你要的东西。”白叶摊手,掌心祭出一柄通体金黄的长剑。

  “诛仙剑!”黑影的声音越发森冷,而白叶手中的长剑在他发出声音后开始颤栗,铮铮剑鸣,那是宝剑遇到良主的兴奋和对仙血的渴盼。

  “白叶上仙将诛仙剑给本尊,就不怕本尊对你们神仙做些什么吗?”黑影说着,反手成爪,将宝剑吸入体内:“到时候,你可就是仙界的罪人了!”

  “你能够散去影尊的法力而不为君袭帝君觉察,就足见修为惊人,这个级别的诛仙剑只能伤害二十万岁以下的小仙,对你而言并无任何帮助。”白叶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很好地掩去眸中精光。

  他敢答应将诛仙剑给他,便是因着此剑在他手中起不了作用。

  “怎么能叫没有帮助,用来斩杀白叶上仙不是正好吗?”黑影发出森森的低笑,直叫人不寒而栗。

  这个级别的诛仙剑只能伤害二十万岁以下的小仙,不巧的是,白叶恰好就在这个范围内。

  闻言,白叶耸肩:“你若要对我动手,何必如此麻烦。”

  以他的修为,杀了他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根本用不着如此大动干戈。

  “白叶上仙,凡事无绝对。”留下这句话,黑影化作黑气消失不见。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该不该信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魔路漫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