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虽然你比本尊老
唐诗四百手2017-10-23 20:202,260

  行走在香气盈鼻的梅花林间,敖拜一面想一面笑,到最后,幽幽叹了口气,无比眷恋道:“想当年,本仙身后也是追随者无数,现如今却为了一个凡人的仰慕累死累活的……”

  说到这,他撇撇嘴,好看的鼻头皱起:“臭付云,就会用样貌压人,简直是胜之不武!”

  “除样貌之外,上仙似乎和影尊比什么都会输。”慵懒的男音入耳,敖拜闻声扭头,就见一人从林外走来。

  来者墨发紫衣,三千青丝湿漉漉地披着,还在朝下淌水,衣裳亦是湿透,紧贴着身体,勾勒出几分肌理,显然是刚从伏天泉出来。

  这副模样,在谁身上都会显得狼狈,可不知是因为来者剑眉的气度,还是凤目的淡然,看着就像个超然物外的仙人,和“狼狈”二字沾不上一点边。

  “臭呆子!”一见男子,敖拜顿时吹胡子瞪眼:“当初是本仙救的你好吗?你现在却站在付云那边,什么叫本仙和付云比什么都会输?本仙在某些方面也有碾压她的优势好吗?”

  闻言,男子一怔,旋即笑道:“上仙说的是年龄?”

  “你……”俊脸涨得通红,敖拜伸手指了他半响,而后拂袖:“本仙还有要事,不同你计较。”

  他说着,越过呆子快步离去,生怕对方嘴中再蹦出什么不中听的话。

  男子眸光暗了暗,看着自己脚下晕出的一片水渍,唇角勾起自嘲的笑。

  “付云,付云……”跨入前院,敖拜一面走一面扯着嗓子呼唤,以此来确定对方是否在屋内。

  “臭乌龟,大半夜的不睡觉喊什么喊!”伴随着一声低喝,一朵红底白座的祥云飘来,停在距敖拜一丈远处。

  祥云之上,付云身姿妖娆地横躺着,神情厌厌地睨着眼前扰了她清梦的男子。

  “我……我想问你个问题!”

  “说吧!”慵懒地打了个哈欠,付云半眯着眼,似随时能睡过去。

  得了应承,敖拜忙不迭道:“我和你比什么能赢?”

  “恩?”付云不可置信地抬眼,但只是一瞬便恢复慵懒模样:“事先声明,虽然你比本尊老了整整六万岁,但对于神仙而言也只是正值壮年,你莫要搬出凡人尊老爱幼的那一套,仗着你比我老让我去帮那个凡人。”

  闻言,敖拜的脸黑了黑,后槽牙咬得“咯吱”作响:“我没这个意思,只是随便问问罢了。”

  这个可恶的女人,答案竟然和呆子一致,早知如此,他就不该头脑发热开了这个话匣。

  “那你现在问完了吗?”付云说着,闭上眼,悠悠道:“没事我就回去睡了。”

  话虽这么说,付云却没有走的打算,毕竟敖拜会来她早已料到,不让他把话说出来,他根本不会安分。

  “别啊付云,还有事,还有要事!”听她这么一说,敖拜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当下奔上前拉住祥云,生怕付云使性子,扭头便跑了。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挥袖打开男子的手,付云依旧闭着眼,若不是敖拜手背泛红,根本看不出她动手的痕迹。

  “付云,你就不打算帮帮芳婷吗?佛语有云,相见即是缘,她会落入迷离之境,便是与你有缘,依你的法力,无论是帮她寻回影子,还是为她再造一个影子,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敖拜不怕死地再次攀上祥云,下巴往上面一支,摆出了泼皮无赖的架势:“看在我们为友那么多年的份上,你就帮帮这个际遇和我相似的可怜人吧。”

  “是小桃那个大嘴巴跟你泄的密吧!”直到此刻,付云这才坐直了身子,敛袖躬身与眼前男子对视:“既然你说到佛语,不知你可曾听过这么一句——能力越大,桎梏越大。”

  “付云是可怜人没错,但世间可怜人千千万,若是我每一个都去帮,莫说会废了这一身修为,就算这一身修为还在,也会因为逆天改命而惨遭天谴。”神色淡淡地言罢,付云继续道:“付云的影子落在了八百年前,虽然我弹指便能让她回去,但人界这八百年很有可能就因为这么小小一人而改变了。至于造影,你是上仙,我给你一个乌龟的影子都能叫你真身大变,若给她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影子,身为凡人的她根本把控不住。”

  “……”听到这,敖拜紧抿薄唇,半天说不出话来。

  付云说的没错,能力越大,桎梏越大,她身为影尊,若是轻易出手,造成的影响不可估量。

  “真的,帮不了她吗?哪怕只是让她留在迷离之境渡过余生也好。”他听见自己开口,语气中满是悲凉。

  他们都因情断影,因情失魂,这种相似的经历,让他想要去拯救对方,因为于他而言,就如同是在拯救自己。

  “凡人承受不了迷离之境灵气的恩泽,待上几日能开启她的慧根,但时间久了,只会倒吸她的阳气。”付云说着,从祥云上跳下,重重地拍了拍敖拜的肩膀:“让她在迷离之境待上几日,是我能给她的最大恩泽。迷离之境一日,人间一年,过几日她就算出去了,也不会被当成祸害、怪物,被丢入潭中祭祀。”

  “呆子也是凡人,为何呆子就可以留在迷离之境?”明知不该,疑问还是脱口而出。

  “对哦,呆子也是凡人!”付云一惊,掰着手指头就开始掐算呆子在迷离之境待的时日。

  一月?两月?三月?

  她在迷离之境内从不掐算日子,如今细想,根本算不出呆子究竟在迷离之境住了多久。

  “付云,你当真没骗我?”纵然心知付云不可能为这点小事骗人,但敖拜还是忍不住质疑。

  呆子是凡人这件事毋庸置疑,若是伪装,付云早就将他驱逐出去了,根本不会留这么长时间,由此看来,倒吸阳气一说不可能成立。

  “就算本尊拒绝你的要求你又能如何,我有必要骗你吗?”此刻付云心思全在呆子身上,说话也没了好脾气。

  “那这么说来,呆子不是凡人?”说出这话后,敖拜被自己的想法惊到。

  “好你个臭呆子,竟然敢蒙骗本……”话音未落,付云忽然身子一软,直直朝下倒去。

  “付云!”敖拜伸手去捞,可还是慢了一步,她像是瓷器般碎裂,连同眼前的所有景象一起,碎裂殆尽。

继续阅读:第九章:重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魔路漫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