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互相揭短
唐诗四百手2018-04-03 16:332,140

  “当然听过,青丘小淫魔的‘美名’谁人不知。”双手环胸,敖拜不屑地直翻白眼。

  “你这条臭龙,说谁淫魔呢?”白叶大怒,手中水晶球一转,作势就要丢过去。

  “青丘一共就两淫魔,大淫魔我就不多说了,至于小淫魔,谁应是谁!”敖拜亦怒,横眉冷对。

  青丘共有两个臭名昭著的风流狐狸,一个是他面前的白叶,另一个则是白叶的父亲白华,二者皆是玩世不恭,虽然模样相去甚远,但骨子里的风流却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就是睡了你二姐,你有必要记三万年的仇吗?”

  “除了我二姐你还睡了我青梅竹马的母龙!”

  “我这是帮你看清她的真面目,再说了,你不也和我抢过牡丹仙子吗。”

  “你还好意思说牡丹仙子,拨撩了人家,转头就看上桃花仙子,所以故意把人往我这边推,我差点被牡丹仙子掐死!”

  “俗话说得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要做鬼你去做,今天我非帮付云烤了你不可!”敖拜说着扑了上去,两个加起来二十多万岁的上仙扭打在一块。

  “啧啧,神仙的生活真是多姿多彩!”付云啧啧称奇,说话间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只鸡腿,一面咬一面目不转睛地看着二人打架。

  这两仙也不知是有多大的仇,不对,应当是不知敖拜对白叶有多大的仇,招招照脸招呼,拳拳到肉的声音听得她都觉脸疼。

  “你怎连骨头一块咬?”君袭帝君拧眉,夺下她手中的鸡腿,就见骨头上一排整齐的牙印。

  “你干嘛?”付云猛然转头,警惕地盯着他,生怕他把自己的鸡腿给吃了。

  “骨头不能吃。”君袭帝君说着,撕下一块肉递到她唇边,见她没反应,当下薄唇微启:“啊!”

  “……”眼睑颤了颤,付云张口,目光不自觉地在他脸上多停留了一会。

  君袭帝君只是笑,慢条斯理地撕下鸡腿上的肉喂给她吃。

  “好奇怪,这回竟然不咯牙了。”付云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再转头去看厮打在一块的二仙,却怎么也看不进去,满脑子都是男子含笑的脸。

  其实她心里明白呆子不是凡人,甚至高深得危险,可他伪装着,不用一丝法力,她也就不去戳破。

  她不知自己为什么不去戳破,或许是在迷离之境的万年时间里太过无聊,又或许是小册子里“缘”这一字太过玄妙,总之没有危险发生,她也就放纵着这一切。

  “敖拜,你可是仙,你要帮魔吃仙会遭天谴的!”黑了眼圈的白叶低吼着,因着自知理亏,他只招架不还手,脸已然破相。

  “遭你大爷!”敖拜说着,对着他完好的右眼就是一拳:“学着凡人一肚子花花肠子就算了,还学凡人绑架这一招,动老子的二姐,还敢用水晶迷阵困住老子,我就没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仙。”

  “敖拜,虽然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但你敢说你就没欠我的?你满万岁那年砸碎了我青丘的宝物!”

  “你来龙宫的时候顺走了我的夜明珠。”

  “你来青丘的时候将一只扁毛红狐的毛剃了做狐裘。”

  “你来龙宫的时候摸了鲛女的胸!”

  “你来青丘的时候偷喝了我爹的酒。”

  “……”

  “这两人真无聊。”从开始的发笑到现在无聊得直打哈欠,吃饱喝足,付云伸了个懒腰,歪着脑袋枕在君袭帝君的肩上,半阖着眼,慵懒道:“是不是神仙都这么无聊?”

  听起来他们的恩怨是从敖拜一万岁时开始的,现在旧账已经翻了两万年了,还有五万年待说,估摸着得折腾到明天。

  “神仙活得久,活得越久,就越寂寞,所以总是要给自己找点事做的。”君袭帝君的声音压得很低,眸光有些缥缈。

  付云闻言,抬眼去看他,因着靠在他肩上,只能瞧见他唇角微微翘起的弧度。

  “你说得在理,我也是因为无聊才捡的敖拜。”看着两个拧成麻花的仙,听着他们将旧账翻得振振有词,付云忍不住再打了个哈欠:“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捡错了,他总能找出些事来。”

  “这样不正热闹吗?”偏头看着肩头黑乎乎的脑袋,君袭帝君暗暗握拳,低哑的声音很好地掩去了他的紧张。

  “我不需要热闹,只要有一人陪我说说话就行了。”付云说着,从袖中掏出小册子翻看,目光落在首页上呐呐道:“恩,捡一只自恋的龙就行了,多了容易遭受背叛,自恋的龙是不会背叛我的。”

  闻言,君袭帝君痛苦地闭眼,从唇角生生挤出一句完整的话:“你不是一直待在迷离之境吗,又怎会知晓背叛为何物。”

  “我是不知道啊,但我的心知道!”紧握着小册子,付云知道那是她的心,是她劫灭之前留给自己的话。

  册子上说了,她一万九千岁的时候应当去一趟北海,那里有一条她以前认识的龙,不对,应当是乌龟,一只劫灭后升仙的魔龟。

  那只魔龟是为了保护她而劫灭的,再世成仙,她当护他周全,所以她不远万里跋涉至北海救下敖拜,并将被锁在册子里的魔龟的影子给他。

  册子上还说,如果有影子靠近她,她要假装爱上那个影子,直到影子的真身出现,若真身是一个叫君袭的上神,她要用针将他的心扎得千疮百孔,然后杀了他,这也是她口口声声说自己爱上一只影子的缘由。

  “你这话说得好生奇怪。”牵强地扯动唇角,君袭帝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手中的小册子,如果可以,他此刻便想将它抢来撕碎,好叫她永远遗忘了过去,可她说这是她的心,他又如何能去撕她的心。

  “你这凡人,说了你也不懂!”付云摆摆手,闭目道:“我先睡会儿,等他们打完跟我说声。”

  “好!”君袭帝君沉声应下,置于她身后的大掌稍稍前移,在距她纤腰不足一寸时又猛然缩手。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记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魔路漫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