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呆子的真实身份
唐诗四百手2018-04-03 16:372,166

  “此话何意?”紫衣男子拧衣裳的动作不曾一顿,眸光平静无波。

  “素闻影尊虽貌若无盐却善勾魂夺魄之术,爱慕之人多如过江之鲤,不跟在她身边,又哪来的机会?仙友应当不希望永远失去这个机会吧!”说到这,白衣男子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我虽不知仙友在迷离之境隐藏身份的真实目的,但我想,仙友定不希望影尊发现你的伪装。”

  “你知道的倒还挺多。”紫衣男子依旧平静无比。

  细细揣摩着他的语气神态,白衣男子惊觉对方的淡然并非伪装,可到底是他的威胁不足以使对方就范,还是这伪装只是一场修行。

  半响,他收敛神识,嬉笑道:“你我既为同道,我当然是愿意帮助仙友的,也希望仙友能助我一臂之力,只要仙友为我取来影尊身上的一件物品,我不仅保证不会让影尊知晓你的真实身份,还能让影尊对你另眼相看,这么一来,仙友距达成自己的愿望也就近了一步。”

  “十万年前,我曾抱过你。”懒懒地抬起眼皮,紫衣男子的动作与付云如出一辙。

  “仙友……”他这话说得突兀,叫白衣男子无从接下。

  “当时你只有我掌余长,光溜溜的,虽然活像只泥鳅,但人当有的器物一样不少。”月色皎皎,华光灼灼,他逆光而站,唇角嗜着笑,面上神情叫人看不真切:“说来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小的时候,总喜欢追在我身后。”

  “君袭帝君!”白衣男子大骇,神色霎时变得庄重无比,低眉垂首真切道:“白叶无知,无意冒犯帝君,还请帝君原谅!”

  “本仙远离仙界已有十万年,你记不得本仙实属平常。”君袭帝君徐徐言罢,理了理濡湿的衣裳,抬脚朝白叶走去。

  “小仙不知上神乃君袭帝君,所造幻境对帝君的不好影响,小仙定会抹去。”白叶垂首,态度无比诚恳。

  他故意在幻境中不断提醒敖拜君袭帝君并非凡人,为的就是逼君袭帝君帮他从影尊那取得一件宝物,毕竟一个能在影尊和敖拜眼皮子底下伪装不被觉察的仙,其修为定在他之上,可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是十万年前以魔音退魔军的君袭帝君。

  “敖拜虽修为大不如前,但他的记忆,也不是你想抹就能抹去的。”说到这,君袭帝君眼中笑意渐浓:“还有,你能‘悄无声息’地进来并非是你修为已至,而是因为你手中的水晶迷阵。”

  敖拜的影响他根本不担心,因为付云现在的注意力根本不会在这方面,而过了今夜,水晶迷阵就会易主,他无需动手,水晶迷阵带给敖拜的所有讯息都会自动从他脑海抹去。

  “还望帝君指点迷津!”白叶拱手:“就请帝君看在看着白叶长大的情分上帮帮白叶。”

  说着,白叶的脸不由发热。

  纵然他玩世不恭,但也绝非厚颜无耻之辈,如今他威胁不成,反要上神看在旧日情分上帮他,光是这么一说他都觉得臊的慌。

  “往昔的情分?”长指交叠在一处,君袭帝君眸光暗了暗,徐徐道:“依着我同青丘狐族的情分,倒还真能给你提个醒。”

  “还请帝君明示。”

  “你进入迷离之境并非悄无声息,付云早已知晓,只是她生性好玩,又对你的水晶迷阵颇感兴趣,故由着你胡来,所以你若是生了窃取她宝物的盘算,我劝你还是趁早离去。”

  “君袭帝君,白叶对宝物势在必得,宝物一日不到手,白叶便不会离去。”

  言罢,白叶定定地看着眼前高大的男子,神色无比认真:“白叶想知道,若是白叶同影尊交手,您可会帮影尊?”

  他对影尊的宝物势在必得,虽然对方是魔尊,但十万年前元气大伤,他并非不敌,而敖拜虽然是上仙,但已被困住,也不足为惧,现在最重要的,便是眼前之人,他参与与否,决定了他的成败。

  “你既晓得我在伪装,便该知道我不可能在付云面前出手。”说到这,君袭帝君顿了顿,而后继续道:“更何况,莫说是只有十多万年修为的你,就是你爹来了,也不是付云的对手。”

  “影尊十万年前曾劫灭过,修为大不如前,只要君袭帝君不插手,白叶就有七成把握!”提及影尊,白叶紧了紧拳头。

  拿眼看着自信满满的男子,君袭帝君失笑:“不愧是白华的儿子,秉性当真是如出一辙。只是没想到这一样的秉性,会在同一人手上吃亏。”

  “帝君此话何意?”

  “本是想劝你走的,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君袭帝君负手,同时压低了声音:“记住,付云讨厌的便是狐狸,尤其是九尾狐,你若是藏不好你狐族的身份,那便藏好一条尾巴,否则就不只是败北那么简单了。”

  言罢,君袭退回树下,慢条斯理地拧起未干的衣袍:“付云好吃,烤九尾狐,是她最心心念的吃食。”

  “……”白叶看着神色淡淡的男子,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按照他爹白华的说法,影尊只是虚有其名,虽然被外人称道得貌若天仙,但只是个会些狐媚之术的无盐女,十万年前勾引他爹未遂,还被倒吊在树上吊了整整一夜。

  当然,不仅外貌不似传闻那般,就连法术也和传闻中出入甚大,法术不济,天赋不足,还曾劫灭重来过,法力最多与天赋平平的五万岁中仙齐平,则他也不会有自信独闯迷离之境。

  可看君袭帝君的态度,好似料定了他会输,而且输得毫无悬念,莫不是他爹所言有误?不该啊!难不成劫灭后的影尊因祸得福,天赋异禀?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一个白衣女子娉婷而来。

  淡紫色的月光笼罩在她身上,似披星戴月,一双星眸华光潋滟,掩去十里梅林的华彩,至此,浩淼天地间只余她一人,一人为景,一笑成画。

  白衣女子行至他前方一丈处停下,好看的眼直勾勾地盯着他,没有一丝女子的羞怯与避讳:“你就是白叶?”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魔路漫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