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受欺负
许小蝶蝶2017-10-23 20:263,221

  不过一会儿,善木就提着一个小布袋子出现了在院子里,踩着厚厚叠起的海棠花,他看到还坐在桌子边上的连小星,唇角一扬,走进了房间里。

  “小师妹,吃东西了。”善木说道。

  连小星前后看了看,却没有发现那所谓吃的在哪儿,问道:“吃什么呢?”

  善木将手中的小袋子扬了扬,说道:“这个。”然后将小袋子放在桌子上,轻轻一点袋口,只见一阵绿光亮起,一堆果子流水般哗啦啦的涌了出来,铺满了整个桌子。

  哇!连小星眼睛一亮,忍不住吞了一口涎水,在善木的示意下,她拿起一个看起来像五角星一样的果子,这果子通体泛着粉色,底部根生着五条紫线,连着五角星的顶尖处,拿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汪莹莹的汁液瞬间充斥了她的口腔,松软的果肉带着酸酸甜甜的味道,她感觉细胞都活过来似得,三两口将剩下的吃完,她又拿起来另外两个不一样的果子,一股脑儿都塞到嘴里,风卷残云般,桌子上的果子不一会儿就被她给消灭了,只剩那个小布袋孤零零的躺在上面。

  满足的摸了摸肚子,连小星冲善木嫣然一笑,说道:“谢谢你,善木师兄,我现在感觉特别有精神呢!”

  善木只扬起唇角,眸子温柔。

  连小星转了转眼睛,试探性的说道:“那,善木师兄,我现在能问你问题了吗?”

  善木点点头,又伸手探了探连小星的天灵,感受了一下,才放下手说道:“小师妹,我刚刚见你醒过来就感觉不太对劲,你说话做事的方式都与以前有很大不同。”

  连小星心里一震,面上努力保存冷静,她低下头,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我醒过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又不敢直接说,担心对自己处境不利。”

  “没事。”善木摸了摸连小星的头,轻声说道:“我一开始以为是魔界的人对你进行了附体,想借你一举攻破我清月山,但我刚刚探查了你的天灵,并没有发现魔气,所以你应该只是受了刺激,才会失去记忆的,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回记忆的。”

  太可怕了,连小星的后背全是冷汗,这个善木居然在不经意间就将她察探了一番,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发现异常,但既然这样说,估计是暂时没发现她是附体于这个身体的吧。连小星面上扯出微笑,感激说道:“善木师兄,真是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善木摇头一笑,说道:“我从小便是掌门抚养长大的,你我虽不是亲兄妹,但胜是亲兄妹,如今掌门不在了,我只有你了。”

  听到这话,连小星心里虽然感动,但也听出善木语气里的惆怅,想了想,她问道:“善木师兄,如今我失去了记忆,应该要怎么办呢?”

  善木眉头一皱,显然也是有些担心,思虑一会儿,他才一点自己的太阳穴,引出了一道白色的雾气,只见那雾气在他手心了收缩膨胀,最后慢慢凝成了一颗珠子。

  “这是什么?”连小星心里好奇,问道。

  “记忆珠。”善木说道,然后将珠子递给连小星,“我没办法短时间恢复你的记忆,而且刚刚红水过来看到你醒了,三大长老一会儿肯定会召见你的,所以我只能抽取我的一部分记忆凝聚成记忆珠,只能维持一小会儿,你快观感,至少你能大略看一遍。”

  连小星伸手接过那颗珠子,感受着那颗珠子的温热,突然,一大片画面犹如回马灯般,在她脑海里穿插播放,许多她没见过的人,没见过的物,说着许多她听不懂的话,干着许多她不明白的事情,这一切都那么陌生,呈现这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对她而言,奇幻陆离的世界。

  记忆珠渐渐透明,连小星的脑海里也掠过了最后一副画面,高楼之上,一个面容儒雅,带着七星头冠的中年男人,左手持着一串念珠,右手掌着一轮八卦阵盘,他浑身闪着紫光,眉头倒竖,面色苍白,而他胸口,正插着一根黑雾弥漫的龙头长枪,在他的对面,身着黑袍的冷俊男人高高站在空中,唇角缀着嘲讽,一双邪魅的眸子里充斥着不屑。

  那个男人……连小星努力回想着那个黑袍男人的模样,是他吗,那个画像上的男人,脸分明是那个脸,但眼睛却总感觉不像,在画像里,他的眼睛,不是这样的……

  “小师妹。”善木一声轻喝,唤醒痴想的连小星,见她眼神还有些迷茫,他有些担心的扶住她的胳膊,问道:“没事吧?”

  看着面前善木的脸,连小星突然有些恍惚,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在那些记忆里,这个世界是那么黑暗,仙魔纷争,你抢我夺,尔虞我诈,好像只要为了利益,一切可以做的事情都能去做,她扶住桌角,面色苍白,济棉为什么要把她扔进这样的一个世界呢,相对而言,她才能够体会到,生活在地球现代,是多么幸福。

  见连小星迟迟不说话,善木担心极了,生怕那些记忆对她造成刺激,毕竟当初看到掌门被杀的时候,她是直接昏厥了过去,整整三天才醒过来,如今还失去了记忆,如果因为他把这些记忆给她看害她更加严重,恐怕他会内疚一辈子吧。

  迟疑了许久,善木才伸手扶住了连小星的肩膀,小声问道:“小师妹,你没事吧?”

  摇摇头,连小星说道:“没事,只是有些难受。”

  善木松了一口气,宽慰道:“没事就好,不要难受了。”

  扭头看着院子里的海棠花,连小星突然想出去看看,毕竟呆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抿了抿唇,她看着善木说道:“善木师兄,我想出去。”

  “好,那我们就出去吧。”善木说罢,又想起什么似得,问道:“你可还知怎么使用法术吗?”

  当然不知道啊……连小星默默翻了个白眼,我要是知道的话,早就潇洒走天涯了,还在这里磨叽。心里吐槽了一番,她才说道:“不知道,我失去记忆,所以也不知道怎么使用法术。”

  善木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没事,法术忘了还可以学的,你基础还在,学起来很快的。”

  连小星眸子一转,心道:是啊,如果真的学起来很快的话,她一定要趁机逃跑,在这里占用着掌门女儿的身体她很不安啊。

  有些好笑的看着眼睛转来转去的连小星,善木牵起她的手腕,说道:“走吧,我带你出去。”言罢,他就单手扣指,嘴里念了句“瞬移”,两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出到院子外的时候,连小星忍不住踉跄了一下,谁知身边的善木见状竟痴痴的笑了起来,说道:“我突然想起当初我俩小时候学瞬移的时候,那时我比你先学会,然后你就缠着我,让我带你去玩。”

  连小星眉头一挑,说道:“时间问题罢了,我迟早也能学会的。”

  善木哈哈一笑,“当初,你也是这般说的。”

  懒得理会这个心情大好的师兄,连小星打量着眼前的环境,只见他们在站在一条由树根搭建的小路上,沿着树根往上看,赫然发现一株株有序排列的大树,这些树茂密繁盛,时不时还有些许彩色的光线和斑驳陆离的光圈从叶隙中打了下来,印在褐色的树根上,显得分外好看,而且连小星还发现,这些树的根部,均镶嵌了一颗圆润的白色珠子,散发着柔柔的白光,让这条树根之路不显得黑暗。

  跟着善木走了约摸半刻时间,这条小路就到了尽头,却不是豁然开朗,而是被一棵更大更粗壮的树给拦住了。

  善木停下脚步,示意连小星不要说话,才朝着那棵大树弯腰行礼道:“言月树爷爷,小师妹醒了,我带她出去,请放我们过去。”

  连小星还纳闷为什么善木要对一个大树说话,没想到竟看到那棵大树的树干中央扭曲变化,居然幻化出了一个老人的脸。

  言月树绿幽幽的小眼睛瞥了一眼连小星,说道:“我不想让没礼貌的小孩子过去。”

  没礼貌?连小星嘴角一抽,说的她吗?

  善木眉头一皱,心里有些不悦,说道:“言月树爷爷,小师妹她大病初愈,所以我才让她不要对您行礼的,要知道每次对您行礼都要供奉我们的元气,我担心小师妹身体扛不住。”

  我擦,行礼还要供奉元气,这棵树是千年老妖怪?连小星感觉一阵恶寒。

  “没礼貌就是没礼貌!”言月树不爽道,“难不成我一大把年纪还要你来教我怎么做事吗?”

  我怎么觉得这棵树是故意找事啊……连小星暗暗咬牙,心道:刚来就被欺负,还是被一棵树欺负,真是欺负她新来的呀!眸子蕴起怒火,连小星想到那个盛气凌人的红水,不禁感叹哪里都有贱人,哪里都有挡路的。

  看着为难的善木,连小星心下思索,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计,她唇角一扬,看着言月树灿烂笑道:“大树爷爷,您不让我们过去是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王,让我撩一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王,让我撩一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