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三大长老
许小蝶蝶2017-10-23 20:253,206

  “对,就是不让你们出去,怎么了!”言月树眼睛一瞪,怒道。

  “那我回去好了。”连小星直接转过身,说道。

  “小师妹……”善木有些迟疑。

  连小星轻哼一声,说道:“走吧,师兄,我不出去,三大长老知道我醒来了,自然会进来的,到时候问起来,可不是我的责任。”

  言月树听到此话,顿时火冒三丈,树叶子都气的直晃,“你这小丫头,居然拿三大长老威胁我,我在清月山呆了多少年,从建这个门派之前我都在这里,镇守木之灵脉,你以为区区三大长老就能管的了我的事情?”

  “哦?”连小星饶有兴致的扭头看了言月树一眼,“这么说,你不是一个看大门的啊?”

  “你说谁是看大门的!”言月树几乎是吼着说道,“我堂堂言月树,在此镇守灵脉,何以看大门,笑话!”

  “你不是看大门的……”连小星与善木对视一眼,狡邪一笑,“那你拦着我们做什么?”

  “我……”言月树有些哑然,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中了连小星的激将法,但又抹不开面子说自己就是故意在这里拦着找她麻烦的,憋了半天只能无奈妥协,说道:“我懒得与你小孩子一般见识,想过去便过去吧,我不拦你们便是。”

  善木大喜,赞许的看了连小星一眼,才向言月树说道:“谢谢言月树爷爷宽宏大量。”

  “赶紧走,少给我卖乖!”言月树骂道。

  连小星翻了个白眼,跟着善木从言月树让出来的一个缝隙走了出去,心里嘟囔道:真是棵怪树,脾气又臭,还死要面子。

  那个缝隙不是很长,不一会儿就看到了光亮,快走几步出来缝隙后,终于豁然开朗了。

  呼了口气,连小星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蓝天,和那扎眼的太阳,总算感受到几分真实活着的味道,她还以为这清月山没有太阳和蓝天呢。

  她现在站的地方还是半山腰,不过目光向下一扫就可以看到一个很大的圆形操场,外围竖立着八根柱子,中间有一个巨型的三足鼎,而操场下则是一眼望不尽的青石台阶。

  “善木师兄。”连小星突然有些惆怅,“为什么我爹去世了,却没有人吊丧呢?”

  善木眸里幽幽漫起伤感,伸手拍了拍连小星的肩膀,他低声道:“小师妹,以后这样的问题,不要问了。”

  莫名的,连小星感觉心里酸楚极了,吸了吸鼻子,她抬起头,努力让泪水不流下来,不明白这情绪从而而来,只猜想大概是这个身体的本能记忆吧。

  “想哭便哭吧,如今哭,没人会责怪你的。”

  善木的声音如同有魔力般,眼泪听话的流了出来,连小星被这无法抑制的悲伤淹没,加上莫名其妙来到一个陌生的时代,那些害怕委屈,通通都倾泄而出。

  轻轻一叹,善木静静望着那个蹲在地上捂脸哭泣的女孩,又想起来那个慈爱温柔的男人,当初他也是这般无助的蹲在地上哭着,是那个男人将他带回清月山,传授仙术,如待自己亲生孩子般。

  师妹,不管清月山变成什么样,我一定会在你身边的,即使我万劫不复,也会让你永远开心快乐的,掌门不在了,你还有我。

  风悄悄吹起,撩起鬓角的细发,善木眸色一闪,扭头望向身侧,只见一只紫色的小纸鹤扑扇着翅膀咻咻飞了过来,抬手朝纸鹤一点,那小鹤便张开尖喙发出一个老人的声音:善木,带小星来韵语阁。

  “是幺丰长老。”善木唇角泛起苦笑,该来的还是来了,刚出来就传语鹤过来,真是一点都等不及啊。

  连小星自然也听到那小鹤的话,心里还在猜那个小星不会说的就是她吧,难道身份被发现了。擦干脸上的泪水,她看向善木,问道:“怎么了?”

  “幺丰长老让你去韵语阁。”善木脸色有些不好,“估计是说继承掌门之位的事情。”

  果然是说她,难道这个身体也叫连小星?

  “小师妹,我估计到时候去了韵语阁三大长老就会让闲杂人等都出去,到时候你就说希望我留下陪你,知道吗?不要让三大长老把你一个人留下。”

  连小星感受到善木的担心和不安,心里一暖,她宽慰道:“没事的,我会这样说的,如果他们不让你留下,我就打滚撒泼,行不行?”

  善木哑然失笑,配合着点点头,他说道:“小师妹如此聪明,我自然是放心的。”

  佯装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她才道:“那我们要怎样去那个韵语阁呢?”

  “用这个。”善木指着那个小纸鹤。

  “这个……”连小星怎么也想不出这个小小的东西能做什么。

  小师妹当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连掌门制出的语鹤也没了印象,心里暗叹,善木左手叠于右手之上,来回扣印,最后一个暗金色的诀字飘到了小鹤身上,只见一阵白光大亮,小鹤蹭蹭变大,直到了能容下两人的身子才停止变化。

  “哇!”连小星惊呼一声,但未来得及发表言论就被善木一把拽住胳膊,扯上了纸鹤背上。

  纸鹤背上很平展,两个人坐一点也不拥挤,不过善木一直攥着连小星的袖子,直到纸鹤展翅飞起后才松开手。

  “好快啊!”连小星感觉自己就像电视剧里面的那些仙人,乘鹤而飞,就是她的鹤丑了点,没毛。

  “当然快。”善木眼神冰冷,“那些老家伙等不及实现计划了。”

  心里不禁一梗,连小星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善木说到等不及之类的话,可是他又不愿与她详说,像有什么难言之隐般。手指扣紧,她也开始慌了,去了那韵语阁,要面对什么呢。

  一路无言,纸鹤最后停在一座大殿前,善木揽着连小星从纸鹤背上飞下,上了台阶,在门口停下。

  台阶下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沿走廊下去,就是一个巨大的院子,摆设了许多木桩,剑墩,还有几个凸起来的圆台,上面还站有三三两两穿着青衣的青年男女,望见连小星与善木乘鹤过来,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门吱呀一声,缓缓开了,连小星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房间上座的三位老人,两男一女。

  根据善木给她的记忆,坐左边的那个黑衣老人就是传语鹤的幺丰长老,他眼睛很锐利,绾起的头发已经花白,留着山羊胡,是三长老;而坐中间的那个老人则叫玄玥,面容儒雅,看起来倒是让人很心生好感,但记忆里他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也是三大长老里的大长老;最后一位是个老婆婆,叫红浅,是红水的奶奶,记忆里她一向低调的很,可是通过红水那嚣张程度,估计也是个很有手段的人。

  三大长老,都在。连小星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缓步上前,低头弯腰道:“小星见过三大长老。”

  善木也跟着后面,弯腰行礼,“弟子善木见过三大长老。”

  “不用客气。”玄玥手掌一扬就将连小星的腰扶直,“我们听说你醒了,所以特意唤你来看看。”

  幺丰眼睛轻轻扫过善木,淡淡道:“善木,你退下吧。”

  刚进来就让退下,这态度差别也太大了,连小星扭头看了一眼在原地沉默的善木,看着玄玥道:“玄玥长老,你就让善木师兄在这里陪我们一起吧,反正只是寻常说话,留下也没大碍不是么?”

  幺丰眼神一冷,“什么叫没大碍,我们可是要说……”

  “幺丰。”玄玥打住了幺丰的话,向连小星笑道:“是啊,幺丰见你醒过来太开心了,才会想让你和我们单独说会儿话呢。”

  装好人能不能装的像一点,这一唱一和恶心谁呢。连小星心里暗骂,面上还要装作感激的模样,说道:“刚刚醒过来就有三大长老挂念,小星真是有福气。”

  红浅静静看了连小星许久,才走到她面前,牵起她的手,慈祥道:“这傻孩子,还跟我们客气什么,掌门去了,你就是我清月山的顶梁柱,我们都是你的左膀右臂啊。”

  这老太婆真是太狠了,两句话就把她的位置和她们的位置给定好了,她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红浅长老,小师妹刚刚醒过来,法力尽失,我觉得掌门之位一事还是要再论的。”善木见势不妙,立刻道。

  “法力尽失……”红浅扭头与玄玥和幺丰交流了下视线,才闷声道:“不过是悲伤过度的昏迷,怎么会失去法力呢?”

  “这个,我也不得而知,也许就是因为悲伤过度导致忘记了法术怎么用吧。”善木藏在袖子下的手攥紧,解释道。

  红浅抿唇不言,望着面前的连小星,才一字一顿的问道:“小星,你不知道怎么施展法术了吗?”

  连小星呼吸一滞,抽出被红浅抓住的手,低下头不知所措,她紧张的回答道:“我刚醒过来就头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是善木师兄唤醒了我的记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使用法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王,让我撩一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王,让我撩一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