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厨艺
苏晨慕2017-10-31 20:112,173

  铃音将池华裳送到了沂水宫前,本想直接走掉,但是沂水殿中传出了一股怪异的味道,铃音好奇,就跟着池华裳进来了。

  池华裳也觉得这味道有些古怪,貌似在凡间闻到过。

  二人一步步循着那味道找过去。然后终于找到了那味道的来源,一同发现的,还有在厨房里满脸油光的沈慕衣。

  原来,待池华裳去课堂之后,沈慕衣也去学了点东西。因为想来池华裳还做不到百日一食,又怕神丹仙果什么的吃多了,池华裳单薄的身子承受不住,不知道会不会又啥副作用。沈慕衣便特地去了灶君那里一趟,正逢灶君下界去吃百家宴,沈慕衣只得让肴女教授了他一些凡间饭菜的做法。

  从未做过饭的沈慕衣虽然将肴女交代的步骤方法记得清清楚楚,谁知道自己做起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少许盐是多少?

  到底是淡点好还是辣点好?

  为嘛做出来的色泽这么难看?

  “奇怪,肴女明明是这么交代的,为何这味道差这么远?”沈慕衣尝着自己做好的菜,自言自语。正好看到自己袖口不知何时沾了油渍,又拿个块手帕擦了起来。

  “噗嗤!”看着眼前百年难遇的景象,铃音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了。一向高冷的沈慕衣居然有一天亲自下厨,恐怕没有比这个更让众仙家惊掉大牙的事情了。铃音想不到自己来一趟,居然得到了如此惊天动地的消息,而且貌似是独家!

  沈慕衣这才发现身后有人,转过身来,“嗯?”了一声,就看着铃音和池华裳如看珍奇一样看着自己,他依旧保持着那个擦油渍的动作,却是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挪开。

  铃音渐渐发现沈慕衣在用一种陌生的眼光看着自己这个“陌生人”,便知道自己该主动告辞了,“铃音见过仙君,小华裳的云团不见了,于是绾笛仙子命我送她回来。既然仙君在家,铃音这就告辞了。”

  “嗯。”沈慕衣没有挽留她吃晚饭的意思。

  “告辞,告辞……”铃音顺便摸了摸池华裳的头,生怕沈慕衣来个一指消除记忆什么的,毕竟仙人的脸面什么的还是很重要的,越想越有这种可能,于是简直溜得飞快。

  池华裳其实也不懂沈慕衣为嘛要在厨房烧饭,而且她似乎记起来,这种奇怪的味道,应该是饭烧糊的味道。所以,这顿饭做的还是挺狼狈的。

  因为这顿饭确实做得挺失败了,相比较起来,沈慕衣觉得它带来的副作用可能更大,便作罢了。改让池华裳吃了一小片仙桃,喝了一小盏琼浆。因为他着实怕吃多了,池华裳会太撑。心里也暗暗决定,这几天都好好去肴女那边练练厨艺。

  池华裳本来觉得这一点根本也无法饱肚子,但是君上既然说这样足够吃饱,那就当是饱了吧。

  然后二人开始闲聊,聊到学堂上的事情。

  “云团怎么会不见了?”沈慕衣自问虽然冷了些,但并未与哪个仙结仇到要无端欺负他的小童子。

  池华裳也不知道,摇了摇头。想了想,她还是没有说出被那个荞梓绊脚的事情。总不能让君上去找一个跟她一般大的小姑娘说理,若真心里不服气,她得自己找机会找回来。

  沈慕衣闭上眼睛找了找云团的踪迹,倒是并不难,却发现那云团已经不再听他使唤了。似有人又给它加了符咒,就这么静静睡去了。这断然不是什么神仙有闲心去做的事情,那么就只能是跟池华裳差不多大的那般小仙童中的人了。

  “华裳,告诉我,今天去绾笛仙子那里,有没有被人欺负?”沈慕衣蹲下来,看着池华裳,他当然知道事情并未严重到要他出手的地步,但是她被欺负了,不管她需不需要保护,沈慕衣都得让她知道,只要他在,就不容许有任何人欺负她。

  池华裳被那目光包裹着,那双眼中似知道很多事情,但是池华裳眼眸中依旧闪过一丝犹豫,她摇了摇头,眼光中却因为感动闪烁出泪光,“君上,我没事。”

  最后那三个字的语气,竟让沈慕衣有些动容,记得曾也有人这样跟他说过,可是那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已是身心俱焚,之后再也未曾回到他身边。

  “好。若是受了委屈,告诉我。”

  第二日,沈慕衣便开始教授池华裳飞天法术。

  沈慕衣本以为在凡间几乎什么都不会的池华裳,学起仙术来应该会花费些时日,没想到池华裳竟然学得如此之快,不出三日,便已经将飞天之术掌握自如了。

  “君上——”池华裳小小的身子在沂水宫外上方绕了一圈又一圈,心中念着诀,让自己越来越快,“我可不可以飞远一点?”

  “去吧,我自在你后面跟着。”沈慕衣说着也已漂浮在半空。

  池华裳得到应允,咻得一声如剑光飞了出去,口袋里的酥宝早已被饶得晕头转向,差点被甩出去。

  沈慕衣连忙跟了上去。

  池华裳飞过一个又一个宫殿,脑海中一个念头闪现,竟一个急转,直直往上飞去,速度越来越快,将无数云彩仙宫踩在了脚下,似要看看这天到底有多高。

  沈慕衣眉头一皱,瞬间消失不见。

  人间四百四病难,天界三十三宫阙。沂水宫已经是在十九天外,再往上去几重天,不仅是仙家之重地,重重天将把守,更是有灵气四溢,若仙道不深,恐会被反噬。

  池华裳心中的诀念得越来越快,让她觉得整个人都不似自己的了,如失控一般,只有速度没了方向,不由有些些心慌。低头一看,已经没了沈慕衣的身影。

  就在池华裳真的惊慌失措的时候,突然整个人都被裹得严严实实,抬头便看到一张严肃的脸罩在自己头上,她就这么缩在了沈慕衣的怀抱里。

  沈慕衣将速度降了下来,只轻轻道,“以你修为,暂时还不能再往上去。”

  池华裳趴在沈慕衣背上,缓缓往沂水宫飞去。池华裳只以为飞的尽兴,却不知其实已经将她精神耗去不少,不一会便倦意袭来,沉沉睡去。

继续阅读:第八章书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思华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