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心事
苏晨慕2017-10-31 20:122,144

  担心受怕的池华裳这几天都做同一个梦,梦里的她一觉醒来,发现被子短了一截,自己的一双脚露在了外面,吓了她一跳,怎么一晚上自己的脚变得这么大了。

  池华裳猛地坐起来,才意识到自己的视线比以往高出好多,她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掀开被子,跑到妆镜前,果然看到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出现在镜子前,脸上笑容如三月桃花倾洒,不待她开心多久,却眉头一皱,想起自己若不是童子,便要被君上赶走了,便慌得闭上眼睛使劲跺脚,想变回小童子的身子。

  可惜,忙了半会,依旧还是那副妙龄少女模样,急的她都快要哭出来了。身后突然门声一响,沈慕衣站在门口,脸上本来挂着的笑意如遇冰凝住,叹了口气,道:“既你已化出成人模样,我也不便再留你,明日便收拾东西,遣返凡间,为妖为仙,看你造化。”便转身出去了。

  池华裳双目一花,两行热泪便溢了出来,喊了一声,“君上——”

  哭着醒来的池华裳,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房顶仍然那么高,手掌还是那么小,方觉又是这个梦。

  她其实曾经无比期盼着自己的成人模样,想象着自己穿着那身水仙长裙,提了裙摆跑去见君上的情形。她终于不再需要高高地仰起头去看他,二人隔着冰玉盘,脉脉对视,她绽开一个笑,照亮冰玉盘的寒光。

  于是这几日,池华裳一直被迫抉择着要不要长大,虽然她也不知道何日才能长大。但是这是个严峻的问题,她若能早点处理也是好的。

  她想着要是能让自己长大,又可以留在君上身边,那样就最好了。

  于是,池华裳只有一条路可走:让沈慕衣收她为徒。

  但是,这条路似乎很长。

  就这样,过了数百日。

  渐渐待池华裳学会了更多的法术,也慢慢熟悉着天界的生活习惯,但是去依旧很少能见到其他神仙来沂水宫串门。

  从以往少数的几次经历来看,似乎众仙对沈慕衣都有些许忌惮,除了墨夙姑姑。而池华裳在沂水宫见到的客人,目前为止还真的就只有墨夙和绾笛。墨夙一般都能陪她玩好一会,但是绾笛却每次都只是待片刻就走了,对池华裳也不甚热情。

  听尔弥讲,司水仙君沈慕衣这数万年里都独来独往惯了,几乎很少跟其他仙家有交情。至于是不是从他为仙就这样,尔弥也不太清楚。

  如果说沈慕衣的客人只有墨夙和绾笛。那么池华裳更可怜,她的客人就只有尔弥了。

  而且,池华裳其实不喜欢尔弥往沂水宫跑,因为她更喜欢去尔弥那儿,准确地说,是去尔弥的师父司炼仙君林丹那儿。

  林丹那儿灵丹多。

  不过,池华裳想去顺点灵丹妙药的想法,在第一次到司炼仙君的丹炉殿后,就已破灭了。

  司炼仙君其人,大抵是池华裳见过的最顽固的老顽固,他居然直接把池华裳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拒之门外。

  而且,因为司炼仙君炼丹入魔,整日披头散发,不修边幅,脑袋上的毛都被烧焦了,还说其实是为了做药引,房子里除了炉子还是炉子,连睡觉都是坐在炉子前睡的。于是尔弥除了去上课,也只能跟着在丹房边忙碌。真不知道尔弥在这种疯狂单一的硬式教育下,怎么坚持下来的。

  还好有些药因为太过重要,林丹会将自己的几个弟子都轰出来,一个人决定丹药的成败,这才有了尔弥一点点的自由时间。

  尔弥会用这个时候来做什么呢,居然是捣鼓他的小药炉!

  池华裳简直不能接受啊,被司炼仙君老魔头折磨还不够,他还要自虐?

  “你准备炼个什么药出来?”池华裳吃着一颗变化出来的雪糕,蹲下来看尔弥修炼他的小丹药。没办法司炼仙君这儿就是个大烤炉箱,她不想办法给自己降下温,恐怕会热得化出原型来,那一身羽毛估计就直接烤焦了。

  尔弥不慌不忙盯着小丹炉下面的小火苗:“这是师父炼元神大补丹多下来的余料,我看看能不能炼一点还神丹出来,虽然效果差元神大补丹百倍,但是好歹也有一定的回复神息的作用。要不要分一点给你?”

  池华裳摇了摇头,尔弥对着小丹炉聚精会神的眼神,简直就跟司炼老顽固如出一则,若她答应吃这些药,指不定就被当做小白鼠研究了,池华裳继续吃着自己的雪糕,“不要,谁知道吃了有没有副作用。”

  “肯定不会,还神丹我不是第一次炼了。况且,还有师父检验过。”尔弥一点也不生气,只是很平淡地解释,以证清白。

  “那你还能炼什么药?”池华裳对这种小药丸,一点也没兴趣。

  “补血丸啊。”尔弥道,又觉得还神丹和补血丸是天界最低端的补药,若只会这一点有点掉面子,不好意思加了一句,“其他的我也在学了,很快就能练出厉害一点的丹药。”

  池华裳有点担心尔弥长大了也跟司炼一样变得那么不可爱,便劝他:“我觉得你还是别炼了,我可不想你像你师父那样子,吃喝睡都跟丹药在一起,我可不喜欢跟一身药味的你玩。”

  尔弥听池华裳这么说,眼中有过一丝慌张,想想觉得自己没师父那么不爱干净,便道:“不会的,每次见你,我都洗个澡,你就不会闻到我身上的药味了。”

  池华裳见尔弥弄错了重点,有点无奈,只得陪着尔弥继续炼药,突然道:“你师父是不是有能提升修为的仙丹?”

  尔弥一怔,终于将视线从丹炉那边移过来:“你想干嘛?”

  “荞梓总欺负我,我想不被她欺负,但是我现在又打不过她。”

  虽然池华裳还没跟荞梓真正交过手,但是她也打听到了一些事情,当然这些事情都是尔弥告诉她的。荞梓在仙界这一群小童子中人气这么高,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几乎没人能打得过她。上次在书仙那,她都还没拿出自己的真本事呢。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司火仙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思华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