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又被欺负
苏晨慕2017-10-31 20:152,110

  池华裳成功救下了酥宝。

  虽然没看到刚才那一脚的后果,但是池华裳知道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荞梓人数众多,还是走为上策。

  但是救下酥宝,她落在了另一头,要过去,就必须穿过荞梓。那……还是看看荞梓怎么样吧。池华裳心中无比的慌乱,但是只要能救下酥宝,其他事情也没办法顾虑了。

  荞梓头上的两个翘起的发环,已经被踩扁了一个,额头上还有一点鞋后跟印,咬牙切齿的模样,让池华裳心知不妙。这下是真的彻底没有机会跟荞梓和解了。

  “我,我只想救回酥宝。”池华裳觉得自己没必要道歉,但是又不想自己接下来会难堪,可看着架势,今日算是凶多吉少了。书仙爷爷到底在干什么,学生不见了这么多,他也不来找找,还是他现在在假山里晃悠呢?

  荞梓双眼怒瞪,整个人都如魔怔了一样,将想扶起她的人狠狠推到一边,意思是今天你们谁也别想阻止我弄死这个小贱人。

  后面那几个小童子虽然一直宠着荞梓,但是这次她要欺负的是司水仙君的童子,皆不敢太过造次。酥宝之所以被欺负的太惨,就是方才竟还有人提议还是将酥宝还回去吧,而反而让荞梓更有理由加深对酥宝的怨恨了。现在她居然连只鸡都比不过了!

  池华裳看着荞梓怒气冲冲的样子,心知是躲不过这个劫了。打架这种游戏,她可完全不会。

  荞梓上前一步,右手往身后一背,掌中便已经多出了一个气弹。一个转身,双掌相接,便用尽力气将气弹推了出去。

  池华裳发现气弹时,已经来不及闪躲了,只是下意识双手一拦,那气弹直接穿过她的双手,触到胸前才炸开,瞬间池华裳被甩了出去。

  众人这才看出来,池华裳竟丝毫不会抵挡仙法攻击。

  被震飞出去的池华裳,只觉得胸口大片地疼,别说稳住身形,仅仅睁开眼睛都不容易。而她当然不知道,她已经不在仙帛宫之上了,身下已是一片空,这样直直坠下去,会一路坠到一重天,被那里的仙鹤接住,而池华裳这种还没仙气的灵兽,说不定就会被仙鹤当做补品吃掉。

  众小童以为荞梓闯了祸的时候,只觉得脖子一愣,有寒气从上方袭来,便看见池华裳落在了一片突然多出来的冰盘上。

  池华裳先是感觉周身一片寒冷,就好像那天刚到沂水宫被冰玉盘所缚一样。其实是沈慕衣冰封住了池华裳的身体,因为荞梓刚才那一击已经伤及了池华裳的胸骨。

  随后池华裳觉得被人抱起,同时一股热流直奔胸房,冲散那些疼痛感。

  沈慕衣抱着池华裳出现在众小童子面前,谁也不敢造次半分,纷纷后退去,以示与池华裳的受伤无关,他们最多只是欺负那只小鸡的帮凶。

  他本是路过此地,便想过来看一看,谁知却正好瞧见池华裳被震飞出去。

  “有没有觉得哪儿还是不舒服?”沈慕衣问着还一脸茫然的池华裳。

  池华裳狠狠感受了一下全身,依旧不明白,刚才还好疼的,怎么一下子一点感觉都没有了。神仙果然都这么神奇么。她摇了摇头,“君上,我不疼了。”

  沈慕衣将目光望向荞梓,“你是谁家童子?”

  荞梓知道沈慕衣是大仙,不会把自己一个小童子怎么样,而且为了她姐姐,她也绝不会退缩,“我师父是灵鹫师尊。”

  沈慕衣恍惚记得,灵鹫是有收个徒儿,跟他几千年前的一件事情有那么一点点牵连,便明白这小童子的所作所为是为何了,问道,“你,便是荞梓?”

  “正是本小仙。”荞梓虽还是个小童模样,却抬头挺胸,丝毫不在沈慕衣面前丢势。

  “今日你私自伤人,罚你去思过殿思过十日。”沈慕衣淡淡道,以示惩戒。

  “凭什么,是她自己没用。”荞梓不服。

  “好,那我现在就去告知灵鹫,让他前来见证,我再打断你三根肋骨。”沈慕衣一副公平严正的口吻。

  “思过就思过,不就十日。”荞梓可不敢请师父前来,惩罚倒不重要,三根肋骨她自己都能修复,但是若让师父知道她又乱用仙法,定又不会教她新法术了。那她何年何月才能比沈慕衣强啊。

  沈慕衣一甩衣袖,已经毫无兴趣让池华裳待在这里,便抱着她欲直接飞离仙帛宫。想了想,低转眉头:“你若对我有何意见,随时恭候,若再动池华裳半分,十倍奉还。”

  经过这一事,沈慕衣连补习班都不让池华裳去了。

  反正池华裳天资聪颖,沈慕衣随便教教,她也足以自保了。虽然这些有违他初衷,但那也是因为他初衷太过天真,以为只要池华裳在自己身边,学不学仙法,都无关紧要。

  只是,每当池华裳问起,这样是不是就算师徒关系时,沈慕衣依旧闭口不言,池华裳便只能乖乖继续喊他“君上”。

  池华裳悄悄问过尔弥,“童子”和“徒弟”哪一个对神仙更重要。尔弥说,当然是徒弟。虽然最后都是要离开,但是徒弟无疑比童子在仙人身边待的更久。而且徒弟是一辈子的事情,童子却是待到成人之身,便不再是童子了,也大多都会在这个时候被遣返或送走。

  池华裳又问,那仙人怎么决定是收座下童子还是收徒弟呢。尔弥摸了摸脑袋,也不是很懂,便自以为道,应该是看他的潜质和对他的喜爱程度吧。

  池华裳还问,课堂上有多少是童子,有多少是徒弟。尔弥看了一眼,这里就没有童子。他还不知道,池华裳只是沈慕衣收的童子,并不是徒弟。因为曾经找关系托旧友求沈慕衣收下个徒弟的人络绎不绝,都被沈慕衣回绝。所以,大家皆认为,沈慕衣断然不会收个童子玩玩。况且,他还对池华裳这么好。

  这样一来,池华裳更不敢告诉尔弥事实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思华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思华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