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幻境
苏晨慕2017-10-31 20:162,269

  方才只算是才艺展示,接下来要的,就真的是技艺比拼了。考验的是仙童在未知环境的处事应变能力。

  墨夙将一卷画作扔到了半空,画卷展开来,是一副写实山峡江水画,池华裳从未见过如此逼真的画,画中山水就如同近在眼前,山峦翠绿、峡谷江水清幽,仙境之中都不曾多见。

  “这是我用沉香笔所画的一副幻境,便是你们今日的试炼场景,虽然是幻境,但是你们在其中的体验却是真实存在的,所遇的危险也是未知而具伤害性的。我已将沉香笔藏匿其中某处,找出并交至我手中,便算胜者。”墨夙道。

  “怎么找到它呢?”有童子问道。

  墨夙看了眼绾笛,解释道:“在靠近沉香笔的地方,你们会听到绾笛仙子的乐曲,乐曲可绵延数里,你们可以通过辨音,寻找沉香笔。”

  “找到之后,我们怎么出画呢?”

  墨夙道,“找到笔,这个幻境自然就解了。”

  幻境试炼,本不算大事,随便一个神仙都可以幻化出一个幻境,但有天帝和众仙再此,童子表现如何,关乎仙家脸面,故每个人都将自己童子徒弟喊过去,好好交代了一番。

  灵鹫仙君便也以一分元神幻化出一只灵鹫来,让其协助荞梓寻找沉香笔。这种带着十分之一的师父参赛的行为,无疑是开挂的行为,竟也没被阻止。

  于是好多仙人都将自己的宝物暂时借与童子一用,可见有多在乎。

  尔弥跑到司炼仙君坐前,希望得到什么灵丹妙药,能够转眼回到现实,但是被司炼直接告知没有此药,自己想办法去。司炼药也不给,箴言也没有半分交代,依旧自顾喝着酒。司炼本嗜酒,但因一次贪杯,浪费了一炉上好药材,从此便再也不在丹青殿喝酒了,只有逢宴会才会好好醉一回,因此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他跟书仙在这个时候,就如同莫逆之交一样,千杯嫌少。还是书仙看尔弥可怜,给了他一卷丹书,却也没交代有嘛用。

  池华裳跪坐在沈慕衣身前,想着沈慕衣能给她什么帮助。

  沈慕衣看着其他仙人们使尽浑身解数,恨不得就替徒弟来参赛了,想了想,“我好像……没啥能给你的。”

  “啊……”池华裳有点失落,但是想起沈慕衣说过,她输赢与否,他都不太在乎,但是这也太不在乎了吧。其他童子都加了挂,就她一个不挂,这一战简直毫无胜算啊。难道君上真的一点也不想收她为徒么……

  “你真想夺取第一,拜我为师?”沈慕衣看着池华裳,心中想着要不要给她一个令她心安的保证。

  “嗯!”池华裳狠狠点点头。

  “我不需要你夺得什么第一,只需要你好好保护自己。”沈慕衣看着池华裳坚决的眼神,希望这话池华裳听得懂。

  但是池华裳这个时候根本没法明白沈慕衣其中信息,正士气高涨,誓拿第一呢。她并不是一定要什么宝物,她只要君上给她一个支持的信号,她就能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然而君上这么说,她就有些泄气了,难道是委婉的暗示她要放弃么……

  池华裳默默否定了刚才的想法,反正,努力便是!

  这次,池华裳就真的不带着酥宝了。

  三十三个童子聚集在了一起,墨夙轻念法术,三十三个童子便化作三十三道光,散在了画中各处。

  转瞬之间,池华裳便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山水画中。所处之地密林一片,宁静听,山鸟叫声清亮,远处似乎还有潺潺水声,池华裳先飞身一跃,停顿在半空中,发现山林太密,视线内一片青绿,便再无其他事物。在想往上去,发现无法飞得更高。看来是幻境的上空看似广阔,却并不存在。

  池华裳决定以有限的高度,沿着流水逆流而上,缓缓飞去,没飞出多远,便发现前面再也过不去。看来到头了,所以她猜想自己是在画的最上端了。

  众仙在宴上关注着幻境中的各个童子的表现,虽然肉眼所观,它们都只是一个个小点,但只需开启心境,他们便可以看到画中人看到的一切。不过因为要看的太多,开启声音的话肯定太吵,所以他们都是看静画。

  池华裳的那个点,正是在画中心,偏右处。

  池华裳只得回头,往下飞去,并留意听着哪儿有笛声。

  然而笛声没听到,水声却越来越响。那溪水本来还是从乱石中穿流而过,慢慢汇聚成了一条小河,河床突然断掉,出现一片陡峭,河水深深坠落下去,池华裳一看,两山陡峭间,竟是一条大江。

  池华裳记得,这大江正处画正中,很有可能便是沉香笔所在。

  她便在这两山峭壁间,顺流飞下,所望每一处都是奇景,山石怪异,险峰交叠,好似身处人间险境。人迹罕至,却美不胜收。

  池华裳正聚神听着哪儿有笛声,却听见了打斗声。闻声觅去,发现竟然是尔弥和荞梓在打斗,荞梓本来就比尔弥厉害,如今还有十分之一个师父帮忙,尔弥明显节节败退,根本不是对手,很快就被荞梓用赋予束缚法的藤枝绑住。

  池华裳知道自己现在跳出去也无济于事,便在一旁躲着,静观其变。

  “怎么,你那个小相好没跟你在一起,真是可惜。”荞梓制服了尔弥心情大好,而且在她眼中,找到尔弥,池华裳就不远了。

  她要趁机将以前的仇都一块报了,只可惜那只讨人厌的小鸡没有一起进来,不然她一定拔了它的毛烤了当野餐。

  “什么小相好,别叫的这么难听。”尔弥很生气,但是他又确实打不过。其实书仙给他的丹书卷是很好的保护武器,可惜他不会用,还以为是指点迷津的保护,打斗的时候压根没拿出来过。

  “呵,等着我找到她,一定把你们绑在一起。当然,得我好好羞辱够她再说。”荞梓一想到池华裳,就一肚子气,就算找不到沉香笔,她都要找出池华裳!

  “要杀要剐随你便,你不许对池华裳动半分毫毛。”尔弥听到荞梓这么说,竟比自己输了还着急。

  池华裳听到尔弥这么说,差点就感动得跳出去大喊一声,“放开那个男孩!”但是想想,估计自己出去不到一分钟,就会听见尔弥喊“放开那个女孩”了,喊来喊去也没意思,还是暗地不动的好。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寻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思华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