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贺寿
苏晨慕2017-10-31 20:152,244

  那些人都离池华裳比较远。离她愈近的,反而跟沈慕衣一样,更显得安静。有些神仙见池华裳的目光游过来,还对她报以微笑,让池华裳受宠若惊。一个童子怎么还能有这样的待遇!

  她转身望了下边上的沈慕衣,沈慕衣根本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竟然闭目养神起来。池华裳便只得又转过头,回了人家一个微笑。

  她越来越明白了一个事实,自己家的君上好像是神仙里的神仙。除了在荞梓眼里。

  一个发现更加让她坚定了这样的事实。池华裳发现那个最前端最大的位置,竟就在不远处,与君上的位置之间,没有任何其他座位了。

  池华裳仔细回忆了下,君上除了就捣鼓捣鼓冰玉盘,见几个龙王,吩咐布几个雨,就好像没有其他业绩了,若放在凡间,连上朝的机会都没有。而她也确实没看见沈慕衣去昊天宫开过会,可现在,他们居然坐在了离天帝最近的位置!

  池华裳觉得真的有必要好好八卦一下君上的个人历史了。想到这里,池华裳下意识找了找书仙爷爷的位置,发现目光所及,发现不了。看来以后要跟他好好联络下关系了。

  见沈慕衣的酒杯又空了,池华裳便又帮忙倒满,结果没注意,洒了一点到桌上。

  沈慕衣故意吓唬她:“若是仙女犯了这错误,是要被责罚思过的。这可是千年琼酿,只有几个桌上有,后面桌子上只是百年琼酿。”

  “啊……华裳知错。”池华裳吓得不轻。

  沈慕衣不动声色将桌上的酒滴擦了去,池华裳这才安下心来,想着这千年琼浆就前面几个桌子供应,想必也是珍品,能用这孝敬下书仙,应该能得到不少有用的信息。想了想,便另外拿了个酒盏,也倒了一杯。

  “你也要喝?”沈慕衣疑惑中带着担忧,怕她会醉。

  池华裳摇了摇头,“酥宝一大嗜好就是喜欢喝酒,既然这么难得,我给它也尝尝。”

  酥宝还有另外一个能力,就是嘴中可以含着很多东西而不下咽,于是池华裳想着让酥宝先装作喝下去,再找机会用东西装起来。反正书仙爷爷也不会知道。

  酥宝闻到酒香,早就激动不已了,酒送到嘴边自然毫不含糊,尽管池华裳一个劲暗示,要酥宝别吞下去。但是酥宝哪里听她的,一小盏下去,还张着小嘴继续要。

  池华裳心里埋怨着酥宝不争气,见它喜欢,还是又给它倒了一杯,再喂它,发现它已经一脸通红,满足地睡过去了。

  不愧是千年琼酿,池华裳没见过酥宝这么不胜酒力的。

  可惜用这好酒贿赂书仙爷爷的计划算是暂时搁浅了,以后再找好酒的机会吧。

  正想着,觉得浑身毛的慌,一抬头,发现远处一双如猎鹰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又是荞梓。长大的荞梓,眼神却没改变多少,至少在面对池华裳时候没有变。

  想着接下来还有硬仗要打,池华裳小头有点疼。

  却听见天将一声高喊,“天帝驾到。”

  所有人离席相迎,哗啦啦跪倒一大片,却也有前排的几个仙人只是鞠下了躬,沈慕衣便是其中之一。

  “众仙家平身。”

  池华裳只觉得那声音如罄音般震晃人心,让人心生卑微,甘愿被其笼罩。

  再一抬头,便看到那身金色帝服的人正看着自己,像是期待已久的眼神,却得藏着一些情感,保持他天帝的高贵身份。

  君上说的对,这个天帝,跟她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他看起来跟沈慕衣差不多的年龄,没有胡子,没有皱纹,面容清朗,若不是这身帝袍和发束上那根金簪,大约更像是个满腹经纶的才子,直接预定当届的状元。

  “你便是池华裳?”戚方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对着池华裳。根本无视满堂早已准备好无数赞美和祝福之词的神仙们。

  众仙皆惊诧,没想到这个小灵童,不仅得到沈慕衣的垂青,连天帝都破格在如此场合下,第一个喊她应话。

  池华裳好像哑巴了,她觉得天帝这样的人,她能在角落里看到一眼就已经是很大的福分了。现在却直接被天帝问话,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直接回答“我是”,会不会丢君上的脸啊。

  一时紧张的池华裳,让众仙哗然,先帝问话居然毫无反应,简直就是不尊不敬。

  “正是。”开口的是沈慕衣,池华裳听到这两个字,刚才阻塞的呼吸突然畅通,失去感知的五官重新恢复知觉,即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起码终于露出一个好看的笑脸,还缓解自己啥话也说不出的尴尬,也希望天帝见到这笑容,不要与她一般计较。

  “华裳,拜见天帝。”沈慕衣感受到了池华裳的紧张,也有些不太适应这一刻全场的哗然。戚方驾到后便将目光定在池华裳身上,更让他始料未及,这不符合戚方的一贯做事准则。

  “华裳拜见天帝。”池华裳跪下去,磕了一个头,以弥补刚才的不知所措。

  戚方点了点头,示意池华裳免礼平身。沈慕衣领着池华裳落座,寿辰宴这才正式开始。

  首先是几位隐世长仙,一长串的贺辞听得池华裳云里雾里,差点就打起了瞌睡,最后没办法只得看着天帝发呆。

  然后是一些池华裳认识的仙人们,说的话也终于懂了些,就是拍马屁。可是等到大家祝寿完,都未等到沈慕衣上前祝寿。

  池华裳就不懂了,君上明明位置这么靠前,为何后面很多仙人都上前祝贺了,君上却没有。既然没有,又怎么坐在离天帝这么近的位置。

  真是越想越头疼,便不想了。

  在大家觥筹交错之际,墨夙起了身,道:“恰逢天帝寿辰,这最后一批小童子们也都学业有成了,我就领着他们排了个节目,既算是对他们的考核,也顺便助个兴,天帝认为如何?”

  虽说戚方是天帝,但是墨夙却是他的小姑姑,叫他一声“小戚方”都是说得过去的,所以很多场合说起话来也很随性,不需要太在意那些君臣之礼,戚方对墨夙也颇为宽待,在私下里更是任由墨夙以长辈的身份说教唠叨,也不以为然。

  戚方听闻好戏重要开场,道,“姑姑有心安排,我岂敢不从,自当拭目以待。”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破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思华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