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寿辰宴
苏晨慕2017-10-31 20:122,183

  池华裳仰着脑袋,愣愣看着天上,摆出同样造型的还有她怀里的酥宝。

  “好多……神仙……啊。”池华裳嘴中叹了一句。

  准确地说,应该是,好多神仙在天上飞。

  “君上,这都是去天帝寿辰宴的么?”池华裳目不转睛盯着天上这场景,上一次见到这类似场景,是在小池的天空飞过一大群大雁,黑压压一片的。而此刻眼前的仙人们,衣冠华丽,身姿静雅,彩带飞舞,比大雁自然震撼得多。

  “嗯。今日不止天界的神仙,还有四海八荒好多灵山神洲之主、隐世上仙都会参加。”说着,沈慕衣和池华裳脚边也多出一片御云,沈慕衣牵着她的手,云团盈盈而上,便加入到了那群路过的神仙中。

  有的仙是独自而来,有的也带了一两个童子。一般能带童子前来赴宴的仙家身份也比独自而来的高出不少。当然也有无需以童子来证明自己身份的,比如那些早已身居三十天外的隐世上仙,看上去皆以满头白发,却精神矍铄,偶尔擦身而过的神仙皆鞠躬以表问候。

  沈慕衣和池华裳穿过芸芸众仙,池华裳发现没有一个童子能有她这样的待遇——被君上一直牵着手,站在身侧。

  他们都是跪在自家仙人的前侧,连眼珠都不敢转动一下,看到突然从后面冒出的女孩儿竟然盯着自己,还被一个气宇轩然的白衣仙人牵着手,那白衣仙人丝毫未在意身边的小姑娘“举止随意”,不明白定然不会想到那女孩只是个小童女,还以为是那仙人的女儿。

  池华裳这才明白自己的不同待遇,有些感激地看着沈慕衣。却发现沈慕正看着自己,眼珠一呆,不知作何表情。

  “是不是紧张?”沈慕衣见池华裳有些怪异,问道。

  池华裳其实一直当热闹看着来来去去的仙人们,这个好帅啊,那个严肃啊,还有个老爷爷一直闭着眼睛没睁开过啊;那个仙女姐姐的妆画得不太好,还不住往君上这边看,前面有个仙女姐姐满身的鲜花花瓣,好想飞上去看一看。她心中都是这些想法,也是刚刚才发现其他童子的小心翼翼,哪还有时间去想待会的事情,更加紧张不起来。

  但是,也不好说自己不紧张,不然白费了君上的关心,点了点头,随便问了一个问题:“君上,天帝是不是很吓人?”

  “为何这么觉得?”沈慕衣嘴角一笑。

  “因为人间的百姓都说皇帝很吓人,动不动就要砍人脑袋。天上的皇帝,会不会也有这种嗜好?”池华裳一本正经,甚至心中都已经相信了天上人间的皇帝一个样。

  池华裳如此说,若传到别人耳朵里,定会说这是大大的对天帝不敬,得禀报天帝将其定罪。在沈慕衣这里,却只当是一个小孩子的好奇之言,笑道:“待会你自会见到,应与你所想相去甚远。”

  宴会摆设在昊天宫的一片林苑中,正值繁花盛开之际,苑中香气弥漫,微风一过,花瓣纷洒,便犹如一阵花雨,莫不让人陶醉。

  赶至宴会处的仙家们,一改方才赶路中的沉寂,在这花苑里相互寒暄交谈着,三三两两相聚,品尝着仙果琼浆,等候着天帝戚方的到来。

  沈慕衣向来与这番场景违和,带了池华裳直接找寻自己的位置。其间,恰好与绾笛仙子打个个照面,便询问了一下自己的位置。绾笛热情地一直将他和池华裳带到了他的桌前,沈慕衣倒是迟疑了一下,但也还是坐了下来。

  绾笛从头至尾视线一直在沈慕衣身上,池华裳就像个小蚂蚁一样被无视掉了,于是池华裳只能默默在一旁玩酥宝。

  绾笛取了杯盏,想给沈慕衣斟酒。

  沈慕衣却抵住了她:“不用劳驾仙子。”他看了看身侧逗酥宝的池华裳,想到从未让池华裳做这些事情,突然来了兴致,“我身边有童子。华裳……”

  池华裳虽然不太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这绾笛仙子喜欢君上,她也多少听些了,也看得出君上向来都是回避她的,这斟酒的事情,自然也不能让绾笛来。

  “诶。”平时吃饭,沈慕衣也不会喝酒,倒是偶尔会一个人坐在沂水宫前树下的石桌前,一个人独饮,既然是独饮,自然就是释放情绪,池华裳不好上去打扰,所以,还真没给君上斟过酒,作为一个童子确实不该。

  池华裳终于做起了一个童子该做的事情,瞬间觉得自己有点存在感了。

  “此刻,墨夙应该正忙,麻烦绾笛仙子去帮忙看看。”沈慕衣谢绝了绾笛的殷勤,也怕她尴尬,便找了个理由让她离开。

  虽然一直都知道绾笛的心意,但是沈慕衣从来都是敬而远之。怎知绾笛竟在知难的情况,既不明说,也丝毫不退,不给沈慕衣半分拒绝她的机会,又总是让沈慕衣知道她的存在。

  绾笛脉脉看了一眼沈慕衣,又看了一眼接过酒壶小心翼翼倒酒的池华裳,眼神中闪过一丝不甘,退了下去。

  绾笛知道沈慕衣心中没有她,但是只要沈慕衣心中一直没有任何人,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委屈。别人眼中看到的是她的痴情和沈慕衣的凡心不动,但是她心中却是等待着希望,她幻想着,某一天,这个天上不近美色的仙人,在突然动情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是她。所以在每个人都不对沈慕衣抱有幻想的时候,她却始终站在他看得见的位置,又不让他破灭自己的幻想和希望。

  但是,一切都从池华裳的出现变了。

  他身边居然能容得下人,却不是她。

  她那些心甘情愿的等待,一天一天变成不甘的付出,煎熬着她,并化作为对池华裳的恨意。她压制着它们,求它们不要爆发出来。

  她知道,若真有那么一天,她因为嫉恨加害于池华裳,第一个收到伤害,却是她自己。她将再无可能有梦想成真的那一天。

  身后,沈慕衣将池华裳斟给自己的第一杯酒,一饮而尽。

  池华裳喂了酥宝一颗葡萄,自己又拿了一个仙桃吃了起来,并看着各色各样的神仙在那里吹胡子瞪眼辩论,有趣极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贺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思华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