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暮色凄然
芝心小丸子2017-10-31 20:192,120

  一行人赶了两天路,一路风景不同却都一样风雨滂沱,天色黑郁,却才是黄昏时分。

  “少爷,看地图,穿过这个山谷,前方就有城镇了,到时候也能好好休息了。”顾羽安的书童名唤小虎,此时正看着手中的地图,细细研究。

  小九坐在一旁,脸上有些微红,讪讪地说到:“顾少爷,不如我去后面的马车上叫醒我家少爷,赶了我们三个在这辆马车上,从晌午吃完饭都现在,他都在您家的马车上睡了一下午了……”说完挠了挠头。

  “不用了,路途艰辛,他能睡得着也是不易,等快到了再去叫他吧,我是无碍的。”顾羽安掀开小窗上的帘子,马车正行至高处,一侧是幽深山谷,一侧是山壁,提高了声音,对外面驾车的车夫喊到:“师傅减低些速度罢,山上可能会有落石,多多防备一些。”说完似是还不放心,对小虎说到:“你去叫车夫停下,等着我们家的车夫赶上,一起嘱咐一下。”

  “好的,少爷。”小虎应下,掀开了车帘,对着车夫大声说到:“师傅,停一下车。”

  “好唻!”车夫并不多问,缓缓停了下来,小虎和小九一齐下了车,两人撑起油伞,等在路边一颗大树旁,像是说起什么笑话,不时有笑声传出,车夫也下了车检查起马车来,顾羽安固定好帘布,拿起一本书读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少爷!少爷!”

  一阵急雨拍打着车盖,似是在掩盖着什么般急切,小九和小虎慌乱的声音却穿透了雨幕,朝着顾羽安的耳朵直刺而来,顾羽安扔了书,掀开车帘,情急之下额头狠狠撞向了车沿,瞬间红肿起来。额头上的感官却像消失了一样,顾羽安只感觉一丝血腥味飘进了鼻中,再也顾不得其他,跳下车,正在这个时候,一声凄厉的哀嚎响彻了山谷。

  “不!……”“我和你拼了!”不过一里之外,小九匍匐在地,双手紧紧抱着一个全身夜行衣男子的大腿,那男子手持一把匕首,发了狠地朝着小九的背上刺去,小九却不吭一声,只咬紧了牙,小虎从一旁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车夫手中抢过马鞭,用尽力气朝着黑衣男子抽了过去,几鞭下去黑衣男子身形不稳,也倒在地上,小虎一鞭子抽向男子的手臂,匕首应声而落,小九爬了起来,接过马鞭一鞭鞭地抽着男子,竟哭的像个孩子般。

  “小九,停下!绑了这人!”顾羽安终于赶来,大雨似乎将他的衣裳都灌满了,许是这雨太冷了,让他的双唇都颤抖起来。

  “顾少爷,你快去看看少爷,他……”顾羽安点了点头,朝马车走了过去,脚步微颤,心中竟有些怯懦,车帘上有几道血迹,车沿上的顾字木牌泛着血光,随风轻轻摇摆着。

  黑衣男子正被小虎反剪双手准备绑起来,听到小九的话,眼睛瞪大,似乎有些意料不到:“顾少爷?他才是顾羽安?!顾家马车,喜穿白衣,身高八尺,明明都对的上,那我刚才杀死的究竟是谁?”小九双眼血红,恨不得生啖了男子,恨恨地说到:“你给我记住!我家少爷名叫卢建为!不管少爷如何,小九我知道,你这条命,已经不属于你自己了!”

  顾羽安定了定心神,掀开车帘,只看到好友倚靠在软垫上,血红色染满了胸膛,在素色衣袍上显得格外刺眼,脸色不再红润雨丝击打在脸上,感受到了凉意,微闭的眼睛慢慢睁开,黑亮的双眼竟然还是那般神采奕奕,双唇惨白,眨巴着双眼看着顾羽安,喃喃的说到:“羽安,你来了……没想到我卢建为一介纨绔子弟的命也有人买……咳咳……记得叫我爹帮我报仇……我娘肚子里的宝宝已经五个多月了……以后也不会孤单的……算了……若是仇家太强大也不必报仇……咳咳……羽安……定要高中状元啊……”

  卢建为似是在微笑,一抹笑意凝固在嘴边,失去了鲜活,不再玩笑,不再呼吸。

  阴沉的天空不见暮色,响雷一个接着一个,闪电在天空中闪着。风,使劲地吹着,树枝被风吹得喀嚓喀嚓作响,黑沉沉的雨点发狂般地打击着大地,地上溅起的雨点就像鞭子似地抽打着世上的一切。

  “羽安,开开门,是娘!”顾夫人似是几夜都没有合眼了,眼下的乌青也没有掩饰,亲自拿着食盒,敲着顾羽安的房门。

  不过一眨眼的时间,门“吱呀”地开了,顾羽安急切地跑到门口,将顾夫人迎了进来,“娘,怎么样?是卢大人那边传来消息了吗?”伸手接过食盒,眼也不眨得看向顾夫人。

  “羽安,别急,那名刺客一直在找机会逃跑,看没有机会,最后竟是服下了事先备好的毒药,是以现在还无法查清他的身份,也无法替建为报仇。”顾夫人默默地住了口,不敢看儿子。

  “娘,他们要杀的人是我,建为是替我受过。我们顾家在这锡城开办书院,教书育人,从未得罪过任何人,父亲虽有些严厉,但从未与人交恶,在书院之中,我也秉承父亲的教导,从未与人有过争执,究竟是谁想要我顾羽安的命!为何不朝我来!”顾羽安使劲咬住嘴唇,强抑住心中巨大的悲痛,神情之间有一股执拗。

  “羽安……你别这样……你吃点东西吧!”

  “娘,我不吃了,我还是去卢家灵堂,再陪陪建为吧。”说完手中食盒一松就落在了地上,顾羽安步履匆忙地离开了。

  “珠儿,你说说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先前羽安已经在建为的灵堂呆了三天三夜,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了!回到家也滴米未进,如今他又去了,再这样下去,身子怎么受得住呢?可我做娘的还不了解儿子吗?我是阻止不了他的。建为走了,那么好的孩子,我这心里又何尝不难过呢……”顾夫人一方绣帕已经被泪水沾湿,一旁的丫鬟珠儿抽出怀中的帕子递了过去,也红了眼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仙,你犯桃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仙,你犯桃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