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一夜惊魂
黑暗中的向日葵2019-01-27 22:283,189

  时光飞逝,大一的第一学期即将接近尾声,快到期末考试了,天气干冷干冷的,大家学习的气氛也是空前高涨,去上自习和早起去小树林背书的同学比比皆是,唐糖也觉得图书馆的位子有些难占,同寝室的小姐妹们商量后决定大家要齐心协力,每天没课的时候,就派一个人早起去占位,这样一来,大家每天都有位子上自习,而且大冬天的也不用每天早起去图书馆排队。

  自从那天晚上唐糖被张星辰强吻了之后,唐糖一直在躲着他,唐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躲着他,明明不是很讨厌,但是对他的这种行为却有些抵触,自己的初吻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有了。张星辰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依然接送唐糖,给唐糖打饭、打水,只是两人之间不怎么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这一天中午,张星辰和唐糖一起在食堂吃饭,唐糖终于忍不住地低声说,“张星辰,我很感谢这段时间你的帮忙和照顾,最近那个男生也没有再次出现来打扰我,要不我们的计划就这样终止吧,这样大家都轻松点。”

  张星辰眨巴了眨他的大眼睛,良久才默默地说,“难道我就这么令你讨厌吗?那天晚上的事,我一直想向你道歉,我……那天晚上,真的有点难以自控,唐糖,做我的女朋友吧,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对你有好感,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真的觉得你是个漂亮又优秀的女孩,我……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

  “当你身边出现了其他男生的时候,我真的很痛苦,因为你的美丽和优秀,所以我恨自己曾经的犹豫和胆怯,为什么让其他男生先有了接近你的机会,但是后来得知你并无这样的心思,我才决定做你的护花使者,我默默地告诉自己,这次一定不能再胆怯,你认为我们是在执行计划,但是,对我而言,这些并不是计划,而是我的心甘情愿。”

  食堂里人来人往,学生很多,人声鼎沸,但是对于张星辰来说,周围的一切喧嚣顿时消失了,在这个世界里,在他的眼里,只有唐糖,其他的一切仿佛定格在那里,无声无息。

  唐糖第一次收到男生这样的表白,何况还是张星辰这么优秀的男生,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动,张星辰的一字一句就像珠子掉进玉盘里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地砸进了唐糖的心里,唐糖知道张星辰对她好,体贴,温暖,阳光,对她很温柔,包括那天晚上的那个吻,现在回想起来都能感觉到自己周围在冒粉红色泡泡,“难道这就是爱情吗?”

  唐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答,因为真的不知道,所以有些手忙脚乱,张星辰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她心里的犹豫,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一段相处,他虽然不是很了解她,但是他能够隐约地感受到她身上的那些说不上来的孤独和清冷的感觉,这种疑惑,他想要弄清楚,想要了解,更想要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

  唐糖没有正面回答,张星辰也不想给她压力,就这样,等唐糖晕乎乎地回到寝室的时候,发现寝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寝室长金叶对唐糖说出了原因,原来是今天一大早,在校园里的中心湖附近,有早读的学生发现有人跳湖,幸亏学校保安下水救人救得及时,人被捞上来时还有一口气,但是因为意识不清,已被紧急送往医院,学校领导也紧急赶往医院,你知道跳湖的人是谁吗?

  是苏雨婷。

  唐糖惊得嘴巴张得老大,她没想到苏雨婷竟然回去跳湖,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医院里,她们见到了苏雨婷的家长,苏雨婷是家中独女,这次事情也让苏雨婷的爸爸妈妈一夜之间衰老了许多,苏雨婷的妈妈拉着她们的手,泣不成声,苏雨婷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面无表情。

  苏妈妈哭着说,苏雨婷一直不肯说出跳湖的原因,也不怎么配合医生的治疗……

  唐糖心里很难过,但是当时的她,以及在场的每个人,都没想到后续的事情发展那么严重。

  苏雨婷出院后很长一段时间,因为精神状态不太稳定,在校方的建议下,苏雨婷办理了休学,寝室里的6个人变成了5个人。

  也是在后来,在学校风风雨雨真真假假的传言中,唐糖她们才知道,苏雨婷在学校物理系里谈了一个男朋友,感情不错,但不知怎么回事,男孩知道了那件事,知道了那次苏雨婷在校外的放纵,便提出分手,苏雨婷不同意,一直又哭又闹,男孩无法忍受,瞒着她报考了国防生,参军走了,苏雨婷一直到在学校的宣传墙上看到了喜报才知道这件事,等找到男生寝室的时候,得知男孩已经走了。

  一段时间里,寝室气氛有些压抑,再加上临近期末考试,大家都是早出晚归,唐糖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高中时代,她不想参与到别人的生活中,也不想别人闯入她的生活,就自己一个人,挺好。

  突然间,唐糖似乎又回到了过去,想起了周围压抑的一切,她想她这样的人生设定,现阶段连生存都很困难,现在的她,根本没资格谈恋爱。

  她不由地又想起那晚张星辰的那个猝不及防的吻,那是她的初吻,令人难忘,不可置否,她是渴望被人爱着的,但是,现阶段的她,根本顾及不到。

  在小女孩家上完课已经快9点了,今晚的课程因为小女孩一家要出游而临时有调整,唐糖没和张星辰说,打算自己打车回学校。小女孩的家境很好,位于城市西南的别墅区,离市里有点远,唐糖在路边等了十几分钟,都没有等到一辆出租车,附近也没有公交车站牌,将近1月的冬天夜间非常寒冷,尽管唐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可还是冻得直哆嗦。唐糖临时决定先往前走一小段,先活动活动身体,边走边打车。

  寒冷的冬夜,西北风肆意地吼叫,天气也很阴沉,感觉快要下雪了。唐糖越走越觉得不太对劲,走了将近两个路口,周围太安静了,没碰到一个行人,旁边的建筑也很陌生,此时脑中更是浮现了一些鬼片的镜头,唐糖越想越害怕,想打电话给张星辰,但是她没有手机。

  这个时候,从对面走过来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男人,唐糖围着围巾,把自己厚厚地埋了起来,男人经过唐糖身边时,有意无意地撞了她一下,唐糖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但那个男人却突然折返回来,从后面一下子勒住了唐糖的脖子,不由分说便把唐糖往旁边的绿化带上拖。

  唐糖被人从背后袭击,一下子就懵了,她只闻到男人身上强烈的酒气,还有可怕的强大的力量,她挣扎,她大喊,她绝望,可是男人的力气大的出奇,唐糖的反抗似乎一点用都没有。

  男人轻而易举地把唐糖拖到了旁边的绿化带,逼她拿出手机和钱包,唐糖一边大声哭喊,一边反抗挣扎,可是无济于事,瞬间几个巴掌下来,唐糖顿时被打得头晕眼花,脸也立刻肿胀了起来,嘴角似乎有咸咸的感觉,唐糖不知道那是自己的眼泪还是鲜血,唐糖在拼命挣扎中越来越绝望。

  可是,一瞬间,男人突然像个木头一样栽了下去,但随即又爬起来和另一个男人扭打在一起,情急之中,不知是谁拿出了刀子,冰冷的寒夜里闪着骇人的白光,朝着另外一个人猛地刺去,接着这个男人被一脚踢飞,捂着肚子卧在路边不能动弹,另一个男人又飞起一脚,将其踹倒在地,直到躺在地上的男人没有了还手的能力。

  惊魂未定的唐糖这才看清,那个人,竟然是程海。

  此时,程海一只手捂着另一只胳膊,唐糖看见有暗红色的液体流下来,程海受伤了。唐糖的心不知道怎么回事,剧烈地抽动起来,心里疼得厉害,也许是害怕,也许是紧张,但更多的是感动和心疼,就也像刀子一样,一道一道地划在了心坎上。

  程海迅速拉起唐糖,让唐糖赶紧上车,随即又报了警,唐糖这才看到程海的旁边停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唐糖被程海塞进了车里,鲜红的内饰,正如唐糖现在的心情。警察来后,带走了犯罪嫌疑人,还带走了唐糖和程海。

  程海在警方的陪同下先去医院简单地做了伤口处理,又和唐糖一起回警局做了笔录,出警察局的时候,天已经都快亮了。

  程海看了看脸部肿胀,头发乱糟糟的唐糖,笑着安慰她说,“我们这副被人打劫了的样子,还是先别回学校了,不如先找个酒店收拾一下自己。否则碰上宿管科的人,又要说不清了。”

  唐糖看着一脸镇静的程海,自己却忍不住地大哭起来,因为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唐糖不敢想象后果,她实在是太害怕了,身体忍不住剧烈地颤抖,程海把全线崩溃的唐糖轻轻地拉进自己的怀里,低头轻声地在她耳边说,“放心,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继续阅读:第11章 误会丛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似星辰,不似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